简体正體
ad image
2008年奧運會期間,法輪功學員在馬三家勞教所加工二極管。(法輪功學員於溟提供的視頻截圖)
2008年奧運會期間,法輪功學員在馬三家勞教所加工二極管。(法輪功學員於溟提供的視頻截圖)

驚人內幕:您用的牙籤與筷子從哪來?

【希望之聲2019年8月3日】(明慧網)中國有句老話叫“病從口入”。當我們嫺熟的用筷子夾起美物,怡然的用果品籤品嚐水果,愜意的用牙籤剔牙縫時,您可知這些用具從何而來?這些表面光鮮、潔淨的餐具,很多卻是從髒亂不堪的中國黑獄中加工出來的,不僅衛生環境令人作嘔,其安全性更令人毛骨悚然。

雖然我對中共的奴工產品早有耳聞,而實際情況卻仍令我大吃一驚。通過查閱明慧網的文獻資料發現,這種危險的奴工產品已遍及我們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包括牙籤、筷子、食品袋、果汁盒、糖果、月餅、汽車坐墊、羽絨服、十字繡,等等,簡直無孔不入,無所不在,讓人防不勝防。

傳染病氾濫的監獄裝出來的醫用棉籤和“衛生筷子”

一、這樣的餅乾你會吃嗎?

1992、1993年,美國對中國奴工產品問題予以指控時,外經貿部(現更名爲商務部)辦公廳官員的張亦潔經手處理此事。她親自撰寫“調查反證材料”,迅速上報國務院併發往各有關部委和駐外有關使領館,統一口徑不承認中國存在奴工產品出口,堵住了國際社會對中共奴工產品的指控。

張亦潔怎麼也不會想到,在她修煉法輪功後遭非法勞教,2002年在北京女子勞教所同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被強迫沒日沒夜地生產她曾經否認其存在的奴工產品。在自述中她寫道:“如今迫爲階下囚,就在生產勞改產品,並且累得直不起腰身、伸不直五指,兩眼昏花對面看不清人,這個玩笑開得不小!”“有一種被玩弄被人抽了嘴巴的感覺。往事不堪回首……”

奴工們的身心遭受局外人難以想象的痛苦,挑戰生理極限的奴役、惡劣的生存環境、體罰甚至是酷刑,他們很多人身體消瘦、患上各種疾病,有的就此抱恨撒手人寰。他們製造的產品卻流向世界各地,或成女子身上耀眼的飾品,或藍天下的七彩傘,或競技場上角逐的運動品,或人們身上穿着的名牌,或稚嫩孩童手中的玩具,或泛舟垂釣的漁具,或婚慶上的精美糖果,或慎終追遠祭祖的供物,或餐廳的筷子,或醫用的針管,或女性的衛生巾,或是霓虹奪目的聖誕樹和各傳統節日的點綴,或……”

奴工者,有法輪功學員,還有呼籲民生疾苦、敢向強權要公平的人權義士及律師等等其他人士,年齡從16歲至70歲不等。在高牆鐵窗裏,皮鞭揮舞下,他們很多每天要從事12~19小時的殘酷奴役。甚至當“生產任務”繁重時,他們要“加班加點”,幾天幾夜不得閤眼。

雲南女子勞教所,一法輪功學員不願生產“餅乾”,獄警問她爲什麼。她回答:“這樣的餅乾你會買嗎?”警察被問住了,沒吱聲。她繼續說:“一袋袋麪粉堆放在泥土地上,做餅乾的機器上糊滿了灰塵,攪拌那個夾心的東西的機器也是糊滿了灰塵,這樣生產出來的餅乾能符合衛生標準嗎?……你去看看那個廁所是什麼樣子?屎尿遍地,臭氣熏天,插足的地方都沒有,便後在自來水管上衝一下手,連塊擦手的毛巾都沒有,只能在自己系的圍裙上抹兩下子就去包餅乾了,這樣的餅乾你會吃嗎?我是煉法輪功修真善忍的,爲的是做好人,我不能做傷天害理的事,所以這活我不能幹,我於心不忍。”[1]

二、殯儀館的垃圾布製成“勞保”手套

遍佈中國的一千多家監獄、勞教所的幾百萬現代奴工,日日夜夜在最惡劣的工作環境中,從事着有損健康甚至危及生命的工作;那些感染了結核病、皮膚病、肝炎、性病等傳染病的在押人員得不到有效的隔離與醫治,仍被迫繼續生產勞作,從兒童玩具到牀上用品,從時裝到內衣,從化妝棉簽到牙籤、衛生筷……僞劣、有毒和被病毒污染的奴工產品被銷往世界各地,進入千家萬戶。

被“譽爲”“百年老監”的上海提籃橋監獄,其中的四監區是一家掩藏在電網高牆下的出口服裝加工廠,生產各類針織和非針織衫、襯衣、內衣等,對外稱“申江服裝廠”,許多拿着訂單的外貿公司直接就到此加工。據上海監獄管理局、勞教局的內部報刊《大牆內外》報導,該廠配有先進的進口設備,已形成年產各類服裝四十萬件的生產能力,二零零五年產值五百八十八萬元、利潤四百八十四餘萬元。

貴州省中八女子勞教所二大隊有個專門生產“勞保”手套的車間,所有手套的內層都是用從殯儀館、醫院和垃圾場收來的垃圾布,不做任何處理直接裁剪製成的。這些垃圾布污穢不堪,經常可見死亡通知書等物,血跡、污垢、黴斑遍佈,臭氣熏天,地上、牀上、牆上、天花板上到處是密密麻麻的蒼蠅。勞教人員被迫在毫無防護措施的情況下勞作,任憑充滿細菌、病毒的塵埃、污垢灌滿口鼻,沾滿全身。二大隊就有幾十人手腳潰爛,流膿流血,有的人腳上爛出大洞,都能看見骨頭。

由於痛恨獄方的超極限奴役,新疆天山毛紡公司的監獄車間裏的刑事犯都故意把最髒的東西往毛衣上抹(每件毛衣最後要經熨燙整形,上面的穢物和血跡表面上看不出來),那些毛衣上帶着他們最惡毒的詛咒、爬着蝨子、沾着疥瘡患者的膿血;上海勞教所、監獄長毛絨玩具生產車間裏的刑事犯也將滿腔怨氣發泄到正在做的產品上,甚至故意將帶有病毒、病菌的髒物吐入玩具的內膽中……

許多(被冤判入獄的)法輪功學員以絕食抗議迫害。其中,中國奧林匹克化學特等獎及數學一等獎獲得者瞿延來,從入監的第一天起就絕食絕水,已持續近五年。獄警用野蠻灌食方式折磨他,故意將插管在其胃裏亂戳,致使他胃大出血四個多月,還把他在水泥樓梯上拖上拖下,使其雙腿被磨得鮮血淋漓,露出白骨;周斌被惡警指使“包夾”猛踢下身,猛踩腳關節,生殖器及關節都嚴重受傷;熊文旗、杜挻等學員長期被捆綁在刑牀上灌食,造成食道大出血、四肢肌肉嚴重萎縮;張一明被強迫長時間頭頂便桶罰站,還被將頭按進便桶……

上海第三勞教所更把不轉化、不服從奴役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到青浦醫院,二零零三年十月,陸幸國被在一小時內活活打死,遺體面目全非,嘴脣皮沒了,牙沒了,頸上都是血;郭錦富被同時用五根電棍電擊致大小便失禁……。

獄方制定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刺激政策:每“轉化”一個學員,逼其籤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悔過書”,獄警可得獎金四千元;一年內“轉化”三至四個學員就可分住房、提幹。爲此,獄警不擇手段迫害學員,甚至以減刑、減勞動定額來驅使普通刑事犯人做“包夾”,脅從監控、摧殘學員。[2]

三、黑龍江奴工產品

1.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奴役未成年女孩

兩位未成年女孩因信仰被非法判刑,遭奴役

在黑龍江女子監獄原二監區,二零零三年非法關押了兩位因修煉法輪大法而被非法判刑的未成年女孩——十七歲天津法輪功學員徐子奡和十六歲雙鴨山市法輪功學員孫茹雁。她們同樣遭受長時間、超體力的奴役。

二零零三年四月,黑龍江雙鴨山市年僅十六歲的孫茹雁,因和一位法輪功學員住在一起,而遭警察綁架,被惡警李洪波打耳光、恐嚇、威逼、辱罵,被邪黨法院誣判三年,被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二監區迫害。

徐子奡(徐子傲),與母親孫緹、姥姥王嘉慧、舅舅孫喬都修煉法輪功,一家人其樂融融,幸福和睦。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徐子奡一家遭受嚴重的迫害,還是中學生的徐子奡,也遭到綁架、關押,甚至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時年十七歲。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給監區的生產任務逐年增加,從2008年的8萬,漲到2010年的28萬。只要掙錢,什麼活都幹,種類很雜:撮棉棒、挑冰勺、裝牙籤、縫亮片、縫帽子、編車坐墊、編中國結,等等。2010年7、8月間,監區又進一批牙籤進行包裝,由於長期以來監區供水緊張,每天連中午的刷碗水都沒有,更談不上便後洗手,可想而知牙籤的衛生質量,監區只顧自身的經濟利益,又把消費者的健康放在哪裏?[3]

在監區有五人聯保制度,表面上是互相監督,實質上是四個刑事犯包夾一個法輪功學員,一天24小時事無鉅細的監控、彙報,吃、住、行、勞動都在一起,不僅如此,對不承認是犯人的法輪功學員不準接見、不準打電話、不準通信,對外則宣揚法輪功學員不見家人,不要家了。監獄搞第三產業,生產任務除了日常做警服的任務外,有挑牙籤、修補亞麻布、串珠子、編汽車坐墊等等,又是加班至14小時以上,不幹完不準休息。[4]

(在押人員)長年被強迫做役工,每天從早六點到夜裏十一~十二點,用有害膠做月餅盒,縫帽子、挑冰勺、棉籤、牙籤,車間膠味令人窒息,包裝上居然還寫高級消毒棉籤。法輪功學員張雅琴被迫害得心臟病復發,腿腫得穿不上褲子,保外回家就去世了。[5]

這是當年黑龍江女子監獄爲出口到韓國生產的牙籤的商標

2.黑龍江省女子戒毒所:用僞善迷惑人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黑龍江省女子戒毒所。

我們每天裝各種各樣的牙籤,也是象裝筷子一樣到處亂扔,沒完成就加班加點,或者拿回宿舍幹,並且和加期減期聯繫起來。特別是有一種挑牙籤的活特別累眼睛,有人幹這活都乾的噁心嘔吐,我有一段時間眼睛看什麼都花眼,眼睛疼痛。在這個期間,不間斷的有法輪功學員被關進來,她們一來就被單獨隔離強迫轉化。從戒毒所回家後才知道六十多歲的老同修劉術玲在此期間被活活電擊迫害致死。她們還採用的一個辦法就是用僞善迷惑人,先軟後硬,僞善不好使了再撕下僞裝大打出手。當樓上發生着上大掛、坐鐵椅子、電刑致人死亡的慘劇時,警察張春景還掉着眼淚勸另一位絕食的老學員張淑琴吃飯,這一花招掩蓋了樓上的血腥,也迷惑了那些刑事犯,反而認爲法輪功學員不講人情。[6]

戒毒所沒有休息日,經常加班加點,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還有部份犯人被強迫做奴工。曾經織過亞麻布、揀紙頁子、挑黃豆、玉米種、挑筷子、挑牙籤、做手工藝品、十字繡等,在不透風的地下室也幹過活。近年來,一直裝牙籤,每人三大箱、兩箱、一箱不等,完不成任務扣分加期。[7]

3.黑龍江前進勞教所的陰陽食譜

前進勞教所關押着從萬家勞教所搬到前進勞教所的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整天承受着邪惡的迫害。她們在又大又冷的車間裏一天要幹十四個小時的奴工活,夏天打冰棍杆,挑牙籤,扛冰棍杆袋子,扛牙籤箱子,裝車、卸車、栽樹、種地、鋪道板、超負荷的勞動,很多老年法輪功學員累得舊病復發。[8]

零九年二月,前進勞教所把暖氣就給停了,警察們上班穿着厚厚的羽絨服,懷裏抱着熱寶,凍的在地上直蹦,呼出的氣都是白的。而我們在這種情況下,挑牙籤,在兩個大隊有三十多人不同程度地凍傷,惡警陳麗華到車間看見大夥坐在自制的坐墊上大罵:“把墊都他媽的給我撤了,上這來享福了,別忘了這是勞教所”。由於冷沒有暖氣,食堂面不發,我們就天天啃硬硬的饅頭,所謂的菜湯就是凍的大頭菜化了做的,一進食堂那刺鼻的味,就別提多難聞了,警察們捂着鼻子說:“這什麼味?比豬食都難聞,給狗都不會吃”。另一個說:“喂狗也得有點肉呀”。而我們喝的湯別說肉,油腥都很少。[9]

哈爾濱前進勞教所對奴工們的餐飲不可謂不煞費苦心而不失荒唐。早餐是玉米麪粥,每週唯一的一頓二米粥是用三斤米給近七十人做的“粥”。中午晚上都是饅頭,菜都是“湯”,就是一盆水裏面放點半乾不淨的蘿蔔條、白菜條或大頭菜絲做成白水煮菜湯,看不見一點油星。被關押的六、七十人,每月食堂只用一桶油(九斤),平均每人每月不到一兩三錢的油,還包括分出一部份油去抹籠屜。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食堂牆上列出的明細賬卻清楚的寫着每月大米、白麪、豬肉、雞蛋、豆油、蔬菜、豆腐甚至調料各多少斤、多少元錢。

調查顯示,這絕不是個例,100%的看守所、90%以上的監獄和勞教所都是這樣。[1]

4.長林子勞教所的“高溫消毒”牙籤

長林子勞教所二零零四年四、五月份,黑龍江省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五大隊開始幹挑牙籤的活,牙籤的包裝盒上都印有“高溫消毒”的字樣,我在長林子勞教所幹了那麼長時間挑牙籤的活,沒見那個牙籤消過毒。

經常往五隊送牙籤的是一個60多歲的老太太,據說她很有錢,工廠在哈爾濱學府路一帶,往五隊送牙籤一送就是一車(平頭)五、六百或七、八百箱,而且要求在限定的時間內幹完。

五大隊隊長趙爽爲了完成這老太太的活,連續幾次,每次都連續很多天,從早上5點幹到後半夜3點,每天只讓睡2個小時的覺,而且每人是挑四箱的任務(注:四箱就是40盒,一盒爲1萬多支),把牙籤打成盤,從盤中拿鑷子一根一根的挑選不合格的牙籤,牙籤分爲一等籤、二等籤和廢籤,一等籤用來摳牙,二等賣給飯店做臘肉或往果盤上插,牙簽在打成盤的過程中會有很多散落在地上,沾滿灰塵,就是這樣的牙籤依然打成盤,挑選以後作爲成品。而且有的做活的人手上長有疥瘡、長着膿胞,流着膿水的手抓着一把牙籤;有的牙簽上面有貓尿(五大隊養貓養狗)。[10]

長林子勞教所還有一個球廠,那裏主要生產籃球和鞋,他們使用的膠是有毒的,主要是苯和二甲苯,有毒物質苯和二甲苯等順着下水道流入松花江。因爲水是循環體,水蒸發之後再下雨會危害到全世界人民。中國人癌症病、白血病等各種疾病高發,有很多是中共政府人爲的污染環境造成的。[11]

5.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挑牙籤、扒瓜子

這有一百多法輪功學員,分成三個班,每天超負荷奴役勞動,吃的是板糕(全是一籮到底的玉米麪),有時還不熟,喝白菜湯,就是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也得天天干活:包鞋底、打冰棍杆、裝農藥、挑玉米、挑牙籤等活。每天從早上五點到晚上十點多,如果完成任務能睡覺,完不成12點也不讓睡覺。

明慧網文章“黑龍江雙城市高勳宏遭受的迫害”中寫道:我當時分包鞋底子,手指頭都磨破皮了,天天半夜十二點多睡覺,把我眼睛熬的通紅;後來挑牙籤,累的我眼睛有一段時間看東西模糊不清,那也得幹奴工。隔幾天就裝一次車,牙籤箱子三四十斤,每人一次拿一個往車上搬,一裝就是兩三個小時,年歲大的也不例外,也得倆人擡一箱,有時趕上烈日炎炎時幹活。[12]

萬家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都在13大隊,每天被強迫挑牙籤、扒瓜子。在萬家勞教所非法加工的食品中,包括白瓜子、小豆,勞教所還逼迫被關押者折大米袋、裝牙籤、冰棍杆等商品。做這些商品的人,有的滿身滿手都是疥瘡,流膿血,用牙籤挑開就幹活。而這些商品卻直接出口或進入市場批發銷售,沒有任何衛生方面的檢驗許可。[13]

萬家勞教所給法輪功學員規定的生產任務,在就寢前根本無法完成(晚10時),手編汽車坐墊、粘假睫毛、補亞麻布、粘拖鞋、挑冰棍杆、牙籤、印製盜版書、織毛衣、縫電話墊等等。12隊奴役迫害致死的趙鳳雲,就是被迫爲國鑫印刷廠俞(音)姓老闆加工盜版書所至,其中一臺JBE3-50膠本機用的膠具使用的劣質膠有強烈的刺激性,造成很多人頭暈噁心。趙鳳雲就是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苯酚中毒窒息而死。[14]

6.哈爾濱第二看守所:“碼雞翅”

哈爾濱第二看守所強制勞動,裝飾一種在看守所本屬違禁品的牙籤。在一天都不準洗一次手的髒亂環境下,用膠水往牙簽上粘彩色裝飾穗、製成水果籤、甚至還裝盒出口,有些患有性病的女犯也不洗手參與勞動,晚上睡覺連平躺的地方都沒有,所有人側臥一個挨一個、俗稱“碼雞翅”,夜間不讓上廁所。牙簽在骯髒的地板上扔來踩去,被奴役者上廁所後也不讓洗手,就包括得性病的刑事犯人也必須同樣完成纏牙籤的生產任務。[15]

7.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車就在外面等着,死了火化

雙合勞教所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2005年夏天,這個大隊讓法輪功學員和刑事犯幹挑牙籤和挑衛生筷子的活。幹活的地點就在宿舍和走廊裏,衛生條件極差。有的時候沒有活兒時,就讓大家把從地上掃起了來的所說的廢籤又分給大家,重新挑,表面上是節省牙籤,不浪費,實際是不讓這些人休息,可這些牙籤都是從地上掃起來的,同菸頭,垃圾已經混在一起,怎能讓人重新使用。做筷子的環境也同樣如此,筷子經常堆在走廊,走廊裏有許多刑事犯人隨地吐痰,甚至有時還有人往走廊裏大小便,(這個人精神有些不正常,後來被放了。)這就是人們經常使的牙籤、筷子的一道很骯髒的加工過程。2006年1月份,此勞教所把所有的幾個大隊重新分隊,才專門找了生產車間,但仍有小部份人仍在樓道里幹活。幹活的刑事犯人有的是有病的,但也都必須幹,衛生條件極差,這樣的衛生筷子、牙籤讓老百姓用真是害人。[16]

五十六歲的呂新生累得吐血,躺在牀上起不來。逼挑筷子、挑牙籤、縫帽子圍巾、糊藥盒等,超強度、超負荷每天定任務。質量不合格返工,完不成任務,晚上不讓睡覺拿監室裏繼續幹。有的常常幹到半夜,有的要幹到通宵。[17]

堅持不寫“四書“的學員,被胳膊吊到鐵椅子上,把胳膊擰一圈緊緊用鐵銬子扣上,把腳死死銬住,再用繩子把手和腳拴在一起吊上,既站不起來,坐不下,跪不住。旁邊的幾個打手還拽着捆着學員的手腳的繩子往上拎然後猛一鬆手,再拎再鬆手……有的被折磨得昏死過去。惡警們就扒開嘴灌藥,或潑涼水,醒後再打。一輪一輪惡警施暴,昏死過去被潑冷水醒來再接着打。罵聲,踢打聲,悽慘的喊叫聲,鐵椅子和鐵椅子的撞擊聲響成一片,殺氣騰騰。惡警們明目張膽的叫囂:“已經跟火葬場聯繫好了,車就在外面等着,死了火化,打死算自殺……”

王延興被打的只有出氣沒有進氣;高淑英胳膊手、腿腳都腫成紫黑色,滿身傷痕,雙腿被打殘;張立羣胳膊已經紫黑色、腰直不起來;姜玉竹被折磨的無人樣;盛奕步履艱難;王國芳嘴和手都受了傷。王國芳說:“咱們要證實大法的堅不可摧,我要找所領導、警察談。”沒想到這成了高淑英跟王國芳的最後一面,王國芳被雙合勞教所酷刑活活打死。王國芳的屍體兩手腕處有很深、很深的手銬印,紫青色而且破皮了;整個前胸呈紫青色。法輪功學員每一秒鐘都在煎熬中。[17]

8.佳木斯的“人間地獄”

黑龍江佳木斯的勞教所看守所都在搶工,加班加點的抓勞力,監獄的勞教給法輪功學員與犯人強加任務,主要是製作牙籤(一邊粘花比較長的那種)、方便筷子、冰棍杆,牙籤,每人一天最少要8000個,有的高的達到12000個,如果一天干不完,就會遭到毒打,而且第二天仍不減量。所以有的人要不停的幹,有的甚至幹到下半夜3點多鐘,就是這樣如果完不成,還會遭到由勞教指派的犯人的毒打,監獄中的衛生條件很差,聽說這些牙籤、方便筷子,經過監獄加工後經朝鮮運往美國。[18]

關進佳木斯看守所,那真是人間地獄,每天規定每人完成一千多個牙籤,往牙簽上粘花,出口,完不成任務,就體罰,不讓睡覺。看守所處處刁難法輪功學員,家屬買的棉被、褥子不給用,用破的鼓大包的髒被,定的飯,生活用品,故意把名字寫錯,發不到本人手裏。[19]

(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每天都被強迫着必須完成一定數額的奴工出口產品——將牙籤纏好後,再用有毒的膠粘成準備出口到海外的工藝品。而佳木斯看守所規定那些定額,是這些法輪功學員即使每天二十四小時不停歇的幹,都無法完成的。而看守所的伙食極差,每天每人只能分到兩個很小而且夾生的玉米麪窩頭,而這種玉米麪往往是作飼料用的,裏面摻有很多沙子,人吃起來十分牙磣。[20]

9.牡丹江監獄看守所的“衛生”筷子

二零一零年六月初,牡丹江監獄出工時間調成早六點半到晚八點,奴役時間達十三四小時。爲應付檢查,包裝造假,強迫服刑犯人說:每天勞動八小時,每月休息兩天。

有些人幹活回來錯過了洗漱時間,十到二十天不洗手、不洗衣服,有些人身上長有疥瘡、攜帶牛皮癬病毒等,出工幹活時就用那雙流着膿,長疥瘡的手去挑“衛生”筷子、雪糕棒、穿牙籤、插假眼睫毛、做衣服。身上撓壞了的皮膚都掉皮,有些人身上長的疥蟲、牛皮癬病毒等都把衣服弄髒了。生產加工出的奴工產品攜帶大量傳染病毒、細菌和疥蟲等,對消費者健康構成極大危害。這些產品不僅供應本市,還向國外出口。

二零零四年,有一個犯人因把監獄的衛生筷子有病毒和細菌的情況寫在紙條上,想夾在筷子中向買主說明真實情況被查到,結果被獄警用電棍、木棒打得奄奄一息,擡去醫院根本不給治療,幾天后死亡。

(牡丹江)看守所裏除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外,還有很多是殺人、放火、賣淫、嫖娼等犯罪嫌疑人。許多人患有各種疾病,其中不乏艾滋病、性病、乙肝、開放性肺結核、疥瘡、陰蝨等傳染病毒攜帶者,不時向那奇癢處抓撓,而且如廁後大多數人不洗手。而看守所強制奴役在押人員幹手工活,裝筷子、挑牙籤等,就是將成編織袋的散裝筷子一雙一雙地裝入印有“衛生筷子”字樣的連成串的每個小塑料袋裏,或獨立包裝的酒店專用袋。可是這些幹活的手,有的粘有排泄物,有的流着膿血,大部份人手上都生了疥瘡,也不讓洗手就這樣幹活。這些包裝精美卻帶有大量細菌、病毒的“衛生”筷子就從這裏流向市場,到老百姓的餐桌![21]

10.綏化勞教所:往他頭上一頓砸,把椅子都砸碎了

黑龍江綏化勞教所二零零八年開始幹牙籤的活,劉高峯,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十月份,被當地派出所綁架到綏化勞教所,他學編織汽車坐墊,學得慢一些,惡警刁雪松指使惡人孫立峯、範志忠一邊打嘴巴子罵着“快點編。”惡人孫立峯更是火冒三丈,拿起劉高峯坐的木製椅子狠狠往他頭上一頓砸,把椅子都砸碎了,惡人也砸累了才住手,劉高峯昏倒在地上。[22]

惡徒用電棍、膠皮棒抽打法輪功學員,使用繩索,用菸頭燙,用火燒手指、腳趾。勞教所強製法輪功學員超時奴役勞動,粘牙籤,每天16小時以上,有時還逼着加班加點。早上5.30起牀後只有15分鐘的吃飯時間。饅頭、米飯有時是半生不熟的,只有很少的菜。隨即被迫到車間去做奴工,乾的活包括挑牙籤、編坐墊、做服裝等。[23]

11.呼蘭監獄:直接用手和嘴來完成的包裝

黑龍江呼蘭監獄每天工作十四五個小時,加上工作環境差和營養不良,很多人身患各種疾病,呼蘭監獄共能關押三千人左右,其中至少有十分之一的人患有不同程度的肺結核,很多在傳染期也不隔離,還繼續從事奴役勞動。監獄的奴役勞動項目有編織、製造、工藝品、食品籤、牙籤、服裝等等,而這些產品或出口、或在國內市場銷售,而出口的食品籤、牙籤全部未經過任何消毒和任何檢測,直接用人的手和嘴來完成包裝,而從事生產的人在長期非常惡劣的環境下長時間勞動,很少有完全健康的人,生產車間又十分髒亂,生產出的食品籤和牙籤可想而知衛生狀況會如何,而且在包裝的時候都是手搓或是嘴吹開塑料包裝袋,牙籤的包裝紙則是用舌頭一舔就粘好,這其中就包括很大一部份結核、肝炎等各種傳染病患者。[24]

四、遼寧奴工產品

1.遼寧省女子監獄:奴工產品及合作廠家

遼寧省女子監獄服裝廠規模很大,一共四層樓,常年加工大量的外貿服裝。一監區做警察服裝,二監區是新收入監隊,五監區做名牌服裝,七監區做出口服裝(經常加班),這些監區都是給各個廠家、商家做的工裝、西服、羽絨服等很多種服裝,品牌很多,有長城、保沃、福田等,還有哈爾濱鐵路電務、工務的工作服等等。[25]

遼寧省女子監獄的獄警,獎金都與產值掛鉤。所以各監區警察拼命榨取法輪功學員和犯人的血汗。很多奴工產品的原料都是有毒的,監獄生產條件惡劣,手工捻棉籤時,有人從廁所出來不洗手,有的犯人患傳染病、性病,有犯人患乙肝病,等等,就這樣一些人仍天天做着牙籤袋、筷子袋、麪包袋等。以下是遼寧省女子監獄近幾年的部份奴工產品及合作廠家:

﹡“好利來”蛋糕包裝盒、“瀋陽桃李食品廠”麪包袋、漢堡盒等包裝盒。還有其它品牌的食品盒、藥盒、鞋盒、化妝品盒等。

﹡爲“吉林省榮發服裝廠”生產“榮發軍裝系列”服裝。監獄內主要製作各類警服、軍用雨衣、棉大衣。

﹡爲“日本飛龍公司”生產服裝,出口日本、韓國。有飛龍牌男褲等。

﹡爲“上海百家好製衣”生產各類服裝,用於出口。品牌BASICHOUSE。

﹡爲“瀋陽天潔公司”做棉籤。“瀋陽天潔衛生保健製品有限公司”的產品出口美國、歐洲、以色列、澳大利亞、韓國等。

﹡爲“遼陽廣林服裝企業集團”製作出口服裝。“廣林公司”的服裝出口日本、韓國、香港、巴拿馬、美國、英國、加拿大等。

﹡爲“撫順銀河服裝廠”(位於遼寧省撫順市望花區雷鋒路西段11號)加工日本、韓國服裝。

﹡生產各種女式內衣。還爲“大連外貿”、“丹東外貿”加工出口服裝。

﹡十監區,爲“瀋陽中和服裝有限公司”加工服裝,該公司來監獄的監工人員姓王;爲“丹東裕鑫服裝廠”加工服裝,丹東廠家的負責人姓蔣。

﹡爲“瀋陽安娜服裝集團公司”製作“邦邦牌”褲子等。出口韓國、日本、歐美等國。[26]

十二監區集訓矯治監區(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十三監區、老殘監區、醫院、小號都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這些監區做紙類包裝:新生活紙袋、奢蓮紙袋、蒙牛牛奶盒、好利來蛋糕盒、食尖食品袋、麪包袋子、酒店用的食品袋子、筷子袋、牙籤袋、裝海鮮袋、化妝品袋、醫院裝病歷袋、美年大健康袋、各種考試題袋、檔案袋、考駕照袋、照片袋、銀行裝錢取錢袋(建行、工行、鐵路銀行、中信等)、世博教育袋子、酒店房卡、各種信用卡袋、過期香皂重新包裝、出口德國的工藝品(心形掛件)、各種禮品袋等等。[25]

2.瀋陽張士教養院與沈新教養院的罪惡

瀋陽張士教養院專門關押迫害男性法輪功學員。張士教養院的奴工生產包括:加工梳子、包筷子、加工假睫毛、編織烤肉的鐵網、加工霓虹燈泡等。張士教養院常年與“瀋陽海威飾品有限公司”合作,生產髮梳,出口日本、美國、歐洲等十幾個國家,海威公司負責提供原料和組裝,張士教養院強迫法輪功學員和勞教人員生產梳子頭和包裝盒(即“插皮子”和“糊盒”)。糊盒用的膠水發出嗆人的氣味,這些材料對人體都有害。

李效元,是沈飛第一模具廠的優秀技工,爲人善良無私,工作出色,很受同事尊敬。二零零二年過大年前,堅持修煉法輪功的李效元被綁架,關進瀋陽張士教養院,經歷了被扒光衣服、吊掛在鐵門上用電棍電擊、毒打、在冰凍室對他反覆冷凍折磨,但他仍然堅持信仰“真善忍”。最後惡警把他和犯人關在一起,強製做高強度的奴工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李效元拒絕參加奴工勞動,遭到惡警楊樹和一幫犯人用十二萬伏電棍電擊、毒打、不讓睡覺,連續折磨四天。李效元被打得遍體鱗傷、全身腫脹,無法獨立行走,上廁所得坐特製的椅子。同年五、六月間,李效元被張士教養院祕密轉押到遼寧關山教養院,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九日在那裏被迫害致死,時年四十六歲。

瀋陽沈新教養院的奴工產品有:西方節日用品,彩色蠟燭,泡沫壓縮材質的小綿羊、鴿子、鷹、骷髏頭、球、五星等,還有飾金的福字,插筷子等。[26]

3.大連教養院:幹不完不許睡覺

大連教養院額外勞動就是白天現場勞動結束後,上樓,晚點名後,再勞動。一般幹到9點、10點,最長到12點,幹不完不許睡覺。額外勞動都是以攆任務爲由,乾的活有:牙籤、筷子、棉籤、雪糕棍、摺疊廣告紙冊、撕尿不溼(這種東西有毒,腫手,手沒洗淨,拿東西吃有苦味)。[27]

有一蘇姓老年法輪功學員,在勞動大廳高聲喊“法輪大法好”,馬上被惡警和打手們拉進小號,惡警苑大,破口大罵老人家,指着老年法輪功學員頭說你快去死吧。惡警苑大陰險毒辣,兩面三刀,脫下高跟鞋就往法輪功學員頭上打,把頭打許多包。

有一法輪功學員被她們打的手臂骨折,也不給治療還強行勞動撿豆,只好一隻手幹,還罵她乾的慢。還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被她們打的不能走路,上廁所只好在地上爬。還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她們折磨的精神失常。[28]

4.大連市姚家看守所:牙籤拿下來的時候,頭象血葫蘆似的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日德國法輪功學員郭居峯的文章《大連市姚家看守所》中寫道: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我進京上訪被抓,關押在遼寧省大連市姚家看守所行政拘留的房間裏,當時行政拘留共有三個房間,每個都有法輪功學員,而且學歷都很高,有博士、碩士、在校大學生和教師等,他們都是因爲堅持繼續修煉法輪功而被抓起來的。幾天后從刑事拘留那邊轉來了一名法輪功學員,三十多歲,身體很健壯,是大連水產學院的講師,名字叫馮剛,他被剃光的頭剛長出來黑黑的一層短髮,他平和的話語中透露着堅韌。他告訴我他也去了北京,是在北京圓明園附近的一所高校被抓的,在刑事拘留那邊已經關押了兩個多月了。他說刑事拘留那邊很恐怖,關押的都是刑事犯,天天加工牙籤,牢頭在懲罰犯人的時候,用牙籤釘滿光光的頭,牙籤拿下來的時候,頭象血葫蘆似的。[29]

5.撫順市看守所:牙籤摳牙、搓腳後再扔回大堆裏

撫順市看守所,三十平方米的屋子裏住了二十五、六人,晚上睡覺要“立板”,人擠得上不來氣。白天擠在一起幹活,包裝牙籤、穿花(就是做絹花),送來的是花瓣兒,分工不同,年歲大的搓花瓣,有做的,有用鐵絲穿的,有粘的;還有的摺疊洗澡穿用的一次性褲衩,一天疊七、八千件,有時爲了完成任務晚飯都沒時間吃。[30]

二零一二年,撫順看守所的奴工產品是帽子和牙籤。

看守所、拘留所被關押的真正的刑事犯人被迫勞動,心裏生氣,嘴上不敢說,就拿牙籤煞氣。早上六點起牀後有人不洗臉、不洗手就開始幹活,牙籤往地板上一倒,就開始挑,不管是否乾淨。還有刑事犯人在那麼炎熱的夏天,被迫幹活心裏別提多生氣了,乾脆就把牙籤放在生腳氣的腳上搓一搓,再扔到大堆裏。還有的拿起牙簽在自己的牙上摳兩下,再扔回大堆裏。[31]

法輪功學員由於被非法關押,抵制這種奴役,常常因爲抗議而遭到辱罵。由於號里人多(20多人,最多時34人),各種傳染病都有(梅毒、肝炎、肺結核、疥瘡、腳氣等)很多人都被傳染上。例如疥瘡,新進來的人沒有疥瘡,挨着有疥瘡的人睡覺,就被傳染上。有的抹藥好了,坐完板回去睡覺時,又被安排到有疥瘡的鋪位上,抹藥也不好。[32]

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被野蠻灌食,美其名曰的“灌食”,其實就是往死裏迫害。法輪功學員鄒桂榮就是在這裏被迫害致死的。[31]

五、吉林省奴工產品

1.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手工包裝糖塊;製作機場快餐盒

勞動局規定每日工作6個半小時,但黑嘴子勞教所卻讓每日最少工作12小時,在數量(工作量)上也是超負荷的。每個大隊工種不一樣,有做衣服的、扎小鳥、小人的、蝴蝶的、有摺頁子的,蝴蝶是長春市老飛機場附件的蝴蝶廠,用的一切原料,都是對人體有害的,而沒有給幹活的人任何保護措施,很多人出現各種眼疾,皮膚病、頭、臉、皮膚過敏紅腫。蝴蝶是出口外國機場的旅客快餐盒做花圈用的。在社會上流通的很多東西都是在這裏製作的,例如:長春市龍嘉機場、延吉市飛機場的旅客快餐盒,長春市一些大酒店的2枚一包的牙籤,藥廠的醫藥廣告冊都是在這裏做的。[33]

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四大隊強迫做奴工:裝牙籤、裝煙、郵政廣告、做工藝小鳥、貓頭鷹、蝴蝶,打蝴蝶毛(毛屑飛揚,味道刺鼻),手工包裝糖塊(沒有洗手的待遇)。[34]

2.長春市第三看守所:抓完疥瘡繼續“卷籤”,完不成任務排隊打嘴巴

長春市第三看守所利用奴工生產一種出口美國的牙籤。牙籤的一端用綵帶粘,綵帶有四種顏色,盒的外包裝用英語寫着:餐桌上的牙籤,每盒1000只。獄警說老外用它吃水果。粘彩條的膠有毒,犯人的臉、手經常起小泡,癢。牙籤的整個生產過程都在囚室內完成,二十平方米的囚室容納了35~40人,吃、睡覺、廁所都在一起。[35]

長春市第三看守所。在看守所的包裝現場衛生情況極差,到處都充滿着灰塵、垃圾和有毒的原料。很多犯人上完廁所,從不洗手,看守所幾乎是一個多月才允許洗澡,很多犯人在衛生條件惡劣的情況下,得了嚴重疥瘡,膿包、膿水使全身奇癢無比,爲了完成高定額的規定任務,在抓完疥瘡後,手不洗,就繼續“卷籤”。有的犯人患有肺結核、肝炎、性病等,就這樣,也天天做“卷籤”。

每天從早六點到晚八點,一直坐在木板鋪上卷,有時甚至到半夜十二點,每天完不成規定的任務,就會排着隊被管號的犯人頭用鞋底打嘴巴。這種超負荷的奴役使我的身體經常被累的幾乎崩潰,我每天被迫從事高強度的奴役勞動,卻一分錢的報酬都沒有。[36]

吉林市第一看守所、遼源看守所、梅河口市看守所、白山市看守所、柳河縣拘留所、通化看守所等都做纏牙籤等奴工

3.吉林通化市看守所:高級賓館給高級顧客使用奴工牙籤

吉林通化市看守所某監區共有監室約20個,每個監室面積15--20平方米,關押人員均在16--20人以上,每個人佔鋪板面積不到1平方米,吃、喝、拉、撒全在這裏進行,睡覺不能平躺着,像擺放刀魚一樣側立着身體,尤其是夏天,蒼蠅、蚊子、老鼠應有盡有,白灰牆一塊一塊的往下掉,被褥破爛不堪,髒得不行。有的人20多天不能洗臉,洗澡就更談不上了。部分人身上生了蝨子、長了疥,患了肺結核。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看守所爲了掙錢竟利用犯人廉價勞動力纏牙籤往各地銷售,任務完不成不讓睡覺。現在各大酒店、高級賓館、咖啡室等娛樂場所果盤上插的漂亮的小傘等裝飾品均出自於看守所犯人之手。[37]

通化市看守所衛生條件極差,犯人上廁所根本不洗手(也沒有時間洗手),鋪頭(也叫牢頭、號長)勒索犯人,很多人連衛生紙、肥皂都沒的用,從廁所出來就幹活。小號5、6人,大號十幾、二十多人,一年年底洗一次澡,只有鋪頭、獄警看中的幾個人可以洗衣服。普遍被關押的人身上散發着臭氣和蝨子,鋪板上是脫髮、身體蛻皮。就這樣的衛生條件生產出來的牙籤,能達到什麼樣的衛生指標?!各大高級賓館給高級顧客使用的就是這等牙籤,而看守所年年都能攬到纏牙籤的活,奴役法輪功學員和這裏的犯人,完不成任務會遭毒打、虐待。[38]

4.吉林通化市長流看守所:完不成任務不讓睡覺,用臘木條抽打

長流看守所爲了謀取牟利包裝牙籤賺外匯,就在狹窄的二十八平方米的房間裏擠着三十多人,吃飯睡覺大小便的地方製作着應最講究衛生的產品。夏日房間酷熱人們光着上身穿着短褲,汗流浹背坐在地板上纏着牙籤,房間裏充滿汗味,腳臭味,出口牙籤就在這樣條件的工作場所生產出來了。

看守所給每個牢房下達數量指標,完不成任務不讓睡覺,還完不成任務獄警赤膊上陣,把人衣服扒光,用臘木條(木條大手指粗,一尺半長)抽打,天天都折磨,目的是殺雞儆猴,以防後來者,爲了不受毒打折磨,有的放棄休息時間,有的放棄洗漱時間,由於不講衛生,奴工監舍裏有蝨子,有的人生疥皰,這就是生產最需要講衛生的產品牙籤的場地的環境和勞作者。[39]

六、其它地區列舉

1.帶膿血的十字繡地毯

西安市三爻村看守所每天6點半起牀,吃完飯就開始幹活,晚上10點半後才收工。完不了任務還要加班,每天要幹15至16個小時。四、五米長的全毛毛線十字繡地毯,一針一針手工繡,半個月就要完成。冬天房間沒有暖氣,沒有火爐,犯人的手都凍的流着膿血,每天還必須要完成任務。[40]

2.筷子牙簽在地上踩來踩去

陝西省女子勞教所每天6點半起牀,吃完飯開始幹活,晚上10點後收工,完不了任務還要加班,每天要幹14至15個小時。做手提紙帶,拆棉紗,裝一次性筷子和賓館用的牙籤。這些一次性筷子和賓館用的牙籤,都是大包倒在地上或牀上後,再裝進小袋子。吸毒犯滿身疥瘡流着黃膿,筷子牙簽在地上踩來踩去。十幾年過去了,每當我看到一次性筷子,就感到噁心。

每天早、中、晚飯只有一個二兩重的黑饃和一勺白水煮菜,菜中什麼都有,綠色菜蟲、蒼蠅、頭髮、草等。每次吃飯時間只有半小時。[40]

3.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帶貓鼠屎的筷子

內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勞教所讓我們加工一次性筷子,爲避免木屑弄髒衣服,我們把圍裙鋪在膝蓋上,往標註着“已消毒”的塑料套裏裝筷子。一些積壓在倉庫裏的陳貨,抖掉貓鼠屎(勞教所養了許多貓),也裝入“已消毒”的小套中。此外,呼和浩特所還加工特倫蘇奶箱、羊絨披肩、羊毛衫、節日裝飾花、皮拖鞋、印有成吉思汗頭像的皮酒壺等。[41]

4.山東奴工產品:“寶寶服”與牛奶果汁袋

二零一一年,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淄博市王村),加工“寶寶服”和電子傳感器。

山東省第一女子勞教所是一個奴工產品生產基地,全所收容勞教人員四、五百人,生產的奴工產品除了長年給山東威海一家漁具廠加工漁輪部件之外,還給青島一廠家生產塑料籬笆、簾子等。山東朗朗書業利用這些廉價的勞動力組裝課本。此外還有包括聖牧牛奶、匯源果汁、一把火冰茶、趵突泉酒、沃牌手機、阿膠等等不勝枚舉的包裝紙袋,還有醫用採血針都在此出品。製作手提紙袋使用的擦除污跡的汽油、稀料,刺鼻刺眼。

勞教所對人員的控制極其嚴格,警察聲稱:不得要死的病別想提前走出勞教所,這個巨大的奴工市場極具誘惑。[41]

5.浙江省女子監獄出產的“高級衛生筷”

浙江省女子監獄浙女監生產的產品很雜,但大部份是不需要技術的那種產品,有服裝、羊毛衫、橡膠指套、雨傘、一次性筷子、線圈、牙籤、中國結等等,這些奴工工作都是枯燥而且時間長的,因要求的產量很高,做起來都得是手腳快速運作才能完成。有的犯人就是因爲長時間從事這種被迫的奴工式的勞動而精神崩潰,表現爲癡呆、發作癲癇、大喊大叫或脾氣暴躁。曾經負責包裝的所謂的高級衛生筷和牙籤都是由衛生條件極差甚至是帶有各種傳染病的犯人徒手裝入袋子中的。[42]

6.長沙新開鋪勞教所:艾滋病患光顧牙籤

湖南省長沙新開鋪勞教所奴役被關押者生產一些信封、檔案袋、學生用的光碟、牙籤、食品盒之類的用品。這些產品的衛生有問題。一樓是生產車間,三樓是關押艾滋病患者的,叫所謂的“關愛中心”,每天要給這些艾滋病患者放風,而這些艾滋病患者就利用這段時間跑到生產車間摸摸這摸摸那,甚至用牙簽到口中剔牙齒後又放到原位,還有的故意吐一點痰液放到上面,你說這樣生產出來的產品能衛生到哪去?[43]

7.蘭州市第一看守所:如此百合干與瓜子仁

甘肅省蘭州市第一看守所五月之後,先是摘洗百合,把洗淨的百合下午五時由廠家收回,烘乾成百合幹。洗百合的盆子什麼都洗,但洗的百合能衛生嗎?所以有條件的在押人員都告訴家人百合幹,瓜子仁都不能買。百合幹做完了又開始嗑瓜子,這裏的在押人員嗑大板瓜子嗑壞了牙,嗑的嘴脣發紅髮炎,指尖剝瓜子仁,剝的指甲縫流血流膿,指尖腫疼難忍,完不成規定的任務,若嗑不夠斤兩的還得賠錢或挨掛。

六監區勞動分兩大類,樓上的幹零活,主要加工各種紙袋、筷子套、裝餐巾紙、牙籤袋、裝牙籤等,有時還要剝蒜。[44]

8.雲南省昆明五華看守所:如奴隸般分檢乾果菜、果仁

明慧網文章《蘭州法輪功學員祁麗君十年遭受的迫害》中講到祁麗君在昆明五華看守所,又開始重複奴隸般的非人生活。看守所經常承接一些人工活計強迫在押人員做。譬如分檢乾果菜、果仁、糊紙盒、包牙籤、包蠟燭、包茶葉、衛生筷子等種類繁多的工作,完不成每天分配的任務就得受懲罰。當然這些被囚禁的人是分文不得的,能吃飽飯已經是他們最奢望了,基本上祁麗君隨時都在體驗着飢寒交迫的感覺,毫無任何人權可言。[45]

9.河北省奴工產品:艾滋病人手工製作牙籤

河北省女子勞教所,把無辜者抓進去象牲口一樣使喚,大量的手工產品如筷子、檔案袋、餐巾、尿不溼、浴簾、浴巾、瓶蓋、食品盒、棉籤、牙籤、廣告貼、醫療手套等。而且勞教人員在幹活時不許說話。每天大批產品用封閉的集裝箱運出去,爲了方便追究責任,他們的產品箱子上都有勞教人員的代號,我們經常在市場上見到的益康公司生產的浴簾、尿不溼、浴帽,河北省石家莊無極縣南馬村生產的“秦老大”洗澡巾,就是河北省女子勞教所加工的。[46]

河北省女子監獄主要奴工產品是軍服、風衣和警服。奴工們每天早上六點起牀,晚上要十二點以後才能睡覺,有時連續加班一個多月。有時產品合同期到了活沒完成,就會連續兩晚上不睡覺的幹活。[1]

在十五監區,也就是醫院,有隔離住院的艾滋病人,這裏爲發財,竟然讓艾滋病人手工製作棉籤、牙籤等。

因忍受不了這裏的暴虐,時有服刑人員自殺以控訴其陰惡。二零一一年,九監區一犯人自殺死亡,八監區也有人自殺(被搶救下來)。同年一月份十四監區將一犯人活活打死。六監區有犯人夜半心臟病發作不治而亡。此外,十監區曾有犯人上吊身亡事件。三監區曾傳出有人撞死在禁閉室。凡是監獄裏有犯人自殺、死人等重大事情發生,監獄就會如臨大敵,不讓與家人見面,以封鎖消息。

監區一直針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暴力洗腦,原淶水縣信訪局副局長劉金英在河北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期間,監獄惡警葛曙光等指使詐騙犯左毛毛用膠布把劉金英的眼皮翻上去粘上;踩掉劉金英的兩個腳趾甲,還經常抓着劉金英的頭髮往牆上摔;用拳頭專打劉金英心臟部位;把劉金英的兩個乳頭都擰出了血,剛長好又擰出了血;穿着鞋踢劉金英的兩腿,致使腫的不能穿秋褲;還經常用鞋把劉金英的眼睛打的冒血,嘴流血,滿臉青紫;站板凳,開飛機等等酷刑。[47]

結語

在利益驅使下,中國幾乎90%以上的監獄生產奴工產品,波及諸多企業甚至許多知名品牌的產品,其生產條件和過程令人觸目驚心,浸透着被關押者的滴滴血淚,不僅違背產品質量安全標準及國際法規,也是對於人類尊嚴的一種褻瀆,不論被關押的“生產者”還是矇在鼓裏的消費者,全部都是受害者。我們每個人有責任讓真相廣傳,讓酷刑與奴工產品消失遁形,讓健康平安重回我們的身邊。

相關文獻檢索

[1]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監獄奴工勞動調查報告》

[2]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與監獄企業奴工黑幕之二

[3]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黑龍江女監奴役法輪功學員 連少女也不放過

[4]明慧網2004年6月10日:我在黑龍江女子監獄經歷和見聞的迫害

[5]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九日:遭八年冤獄 北京趙曉平控告江澤民

[6]明慧網2015-01-23:山東日照市丁曦揭露勞教所黑幕

[7]明慧網2010-10-21:見證人敘述劉術玲被迫害致死始末(圖)

[8]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原哈爾濱萬家勞教所惡人仍在迫害法輪功

[9]明慧網2011-01-26:遭迫害生活難自理 賈興華再被勞教迫害二年

[10]明慧網2007-03-15:骯髒的牙籤從勞教所直接運到港口

[11]明慧網2008-04-19: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黑工廠奴役法輪功學員

[12]明慧網2010-10-24:黑龍江雙城市高勳宏遭受的迫害

[13]明慧網2006-02-05:萬家勞教所非法生產農藥及食品

[14]明慧網2005-08-07:哈爾濱萬家勞教所部份犯罪記錄(六)

[15]明慧網2017-02-07:說真話被勞教三次 長春崔秀琴控告江澤民

[16]明慧網2006-08-16:齊齊哈爾市雙合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和奴役

[17]明慧網2011-03-31:黑龍江優秀教師高淑英屢遭中共警察迫害

[18]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佳木斯的勞教所、看守所奴役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19]明慧網2009-05-04:佳木斯退休職工於春蘭遭受惡黨迫害經歷

[20]明慧網2008-07-15:佳木斯市惡人慾加害邱玉霞等法輪功學員

[21]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牡丹江中共人員迫害法輪功事實綜述(三)

[22]明慧網2010-05-26:黑龍江綏化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虐待

[23]明慧網2009-02-14:關於黑龍江綏化勞教所警察違法犯罪的投訴

[24]明慧網2007-12-25:黑龍江呼蘭監獄的酷刑、奴役和骯髒產品

[25]明慧網2018-08-03:遼寧省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26]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中國製造”背後的血淚故事(2)

[27]明慧網2004-04-06:大連教養院的超強度奴役

[28]明慧網2011-04-10:曝光大連教養院(女大隊)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29]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日:大連市姚家看守所

[30]明慧網2019-01-19:2018年遼寧撫順市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被害綜述

[31]明慧網2004-01-23:撫順市第二看守所兇殘迫害法輪功學員 奴役生產骯髒牙籤

[32]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撫順市看守所奴役迫害法輪功學員

[33]明慧網2009-01-01:發生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的迫害

[34]明慧網2013-04-06:長春陳豔君女士曾屢次被迫害

[35]明慧網2005-06-14:長春市第三看守所奴工生產出口美國的牙籤

[36]明慧網2015-09-20:石嶺子監獄八年酷刑 九臺市石國良被迫害致殘

[37]明慧網2005-01-07:吉林省通化市看守所內幕

[38]明慧網2004-05-06:吉林通化法輪功學員曲曉非遭殘酷折磨

[39]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吉林通化市長流看守所奴工生產骯髒牙籤 出口牟取暴利

[40]明慧網2013-02-27:控告江澤民集團13年來對我的迫害

[41]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一日:親歷中共勞教所的奴工迫害

[42]明慧網2007-04-03:浙江省女子監獄及其惡警的罪惡

[43]明慧網2010-10-07:湖南長沙新開鋪勞教所惡行

[44]明慧網2010-08-18:蘭州法輪功學員祁麗君十年遭受的迫害

[45]明慧網2006-05-20:前雲南省設計院工程師自述遭迫害真相

[46]明慧網2012-07-24:發生在河北省女子勞教所的虐待和奴役

[47]明慧網2017-01-11:河北省女子監獄的累累罪惡

——轉自明慧網,原文:您用的牙籤與筷子從哪來? 

責任編輯:嶽文驍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