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司馬遷的祖上接的就是史官倉頡的位置,他家世代爲史官。(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司馬遷的祖上接的就是史官倉頡的位置,他家世代爲史官。(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章天亮:史官被滅族也不肯寫僞史

【天亮時分之史海揚帆】

【希望之聲2019年11月23日】(作者:吳永健)

王朝的《正史》是怎麼形成的?皇帝能看自己的《起居注》嗎?

到了元魏時期,公元5世紀的時候,皇帝身邊開始有了起居令史,自從皇帝起牀到皇帝睡覺都跟在身邊,把皇帝的言行記錄下來。起居令史整理出來的史料就叫《起居注》。等一個皇帝駕崩以後,把他所有的《起居注》拿出來加以整理,變成這個皇帝的《實錄》。等一個王朝滅亡之後,再把每一個皇帝的《實錄》拿出來,再整理成爲這個王朝的《正史》。所以它實際上是經過幾次的整理,一次比一次更概括,更凝練,但是原始的史料其實是非常豐富的。我們現在還能夠看到《明實錄》,包括明朝各個皇帝的《實錄》,看到清朝各個皇帝的《實錄》,那個史料真的是浩如煙海,後來整理成爲《明史》時,《明史》的字數就已經很多了,卷宗也很多。

 起居注頁(圖片: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起居注頁(圖片:臺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那麼就有一個問題,起居令史所記載的東西有沒有可能是假的,經過篡改的,或者是脫漏了,重要的事情沒有記?

再給大家講一個故事。就是唐太宗房玄齡之間的一段對話。房玄齡是個很善於管理國家的人,他是唐太宗的宰相,也是凌煙閣24功臣之一,他爲大唐得天下付出了很多的辛勞。房玄齡不僅有經世濟民的才幹,他還是一個史學家,24史中的《晉書》就是他持主編修的。所以這個人是非常有才的一個人。除此之外,當時玄奘真的去了印度(當時叫天竺國),把佛經取回來(現在《西遊記》中唐僧去西天取經,講的就是在唐太宗時玄奘和尚的這段經歷),然後在弘福寺譯經。玄奘在弘福寺譯經時,有很多在文學方面非常有造就的人幫他整理佛經,其中有一個人就是房玄齡。所以房玄齡對整理佛家的經典也很有貢獻。

因爲房玄齡是史官,又是一個很能乾的宰相,所以唐太宗就問房玄齡:“爲什麼過去這些起居令史不把他們寫的《起居注》給皇帝看呢?”(皇帝想看一看自己的記錄,就像日記一樣,不行嗎?)房玄齡說:“不行。因爲皇帝看了之後,有的地方他不高興的可能會刪改。然後會給史官以很大的壓力。”

 唐太宗(左)與房玄齡(右)像。(圖片:國立故宮博物院‖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希望之聲合成)
唐太宗(左)與房玄齡(右)像。(圖片:國立故宮博物院‖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希望之聲合成)

旁邊還有一個諫議大夫朱子奢說:“陛下其實看一看本來沒什麼。因爲陛下聖德威威,所做的全是好事,當然史官記下來的也都是好事,所以陛下看一下歷史對我們來說是沒有什麼壓力的。但是這個頭不能開。爲什麼呢?大家將來可能就會說,太宗皇帝當年都可以看自己的《起居注》,朕也想看一看。”(他們還可以找一個非常冠冕堂皇的理由,朕看一看自己以前所做的事,哪件做錯了,哪件做對了,以後好改嘛。以我自己的歷史爲借鑑,那不是挺好的一件事嘛。)朱子奢就說:“不行。因爲當史官知道皇帝可能看他記的是什麼的話,他在下筆的時候就有壓力了。這句話應該是隱晦一點呢,還是根本就不記呢,皇帝做的這件事不太對嘛。所以這就是爲什麼陛下不能看。”

這並不是一個孤證,後來唐文宗和他的史官也有類似的談話,還有其他別的很多這樣的談話。實際上,過去的史官基本上是處在一種不受皇帝監視,也不受任何其他人監視的情況下把史書寫下來的。當然這還要求寫史書的人要有史德,要有史才。所謂有史才就是能夠用非常簡潔清楚的語言把一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講清楚。有史德就是在記史時,要原原本本的按照歷史本來的面目來寫。

史官的精神

下面就講一個關於史德,也就是關於史官的精神的故事。

在魯襄公25年,就是公元前548年,齊國的權臣崔杼殺死了國君齊莊公。殺了以後,崔杼就把史官太史伯叫來了。崔杼跟他講:“現在你就記這麼一條:夏五月乙亥,國君死於瘧疾。”太史伯在他的竹簡上寫了:“夏五月乙亥,崔杼弒其君光。”崔杼一看就生氣了:我不是叫你寫國君得瘧疾死了,你怎麼寫是我殺的?他就把太史伯給殺了。

接着太史伯的弟弟太史仲來了,還寫那幾個字:“夏五月乙亥,崔杼弒其君光。”結果太史仲也被殺了。

然後太史伯的第三個弟弟太史叔也來了,還寫那幾個字:“夏五月乙亥,崔杼弒其君光。” 崔杼又把太史叔殺了。

最後他們家最小的弟弟太史季來了,還寫那幾個字:“夏五月乙亥,崔杼弒其君光。”崔杼看完後問他:“你三個哥哥怎麼死的你不知道嗎?”他說:“我知道。”崔杼問:“你不害怕死嗎?”太史季回答:“我怕。但是我是一個史官。如果要是不能記下真實的歷史的話,那就是我作爲史官的失職。與其失職而生不如死。”(你要讓我記一個虛假的歷史,我雖然怕,但我還是寧可死了。)當時崔杼被他的正氣所震懾,把竹簡扔給他說:“行啊,拿去存檔吧。”就這樣太史季就活下來了。

 當太史季離開宮裏的時候,迎面看到另外一個史館中的工作人員南史氏。(示意圖片:清代畫作局部)
當太史季離開宮裏的時候,迎面看到另外一個史館中的工作人員南史氏。(示意圖片:清代畫作局部)

事情到這還沒有完。當太史季離開宮裏的時候,迎面看到另外一個史館中的工作人員,叫做南史氏,也拿着竹簡昂然而來。南史氏說:“我擔心你因爲寫了真實的歷史,也被崔杼殺了。如果那樣的話,我擔心夏五月乙亥崔杼殺死國君的事就沒人記了。所以我來了。我等着你死了之後我還接着寫這幾個字。”然後他問太史季:“你怎麼活着出來了?我要看看你寫的是不是真的。”南史氏一看,竹簡上記錄的是真實的歷史,他才放心的離開。

這個故事說明,中國古代的史官有這樣的精神,寧可失去生命,付出多少代價也要把歷史記下來。

司馬遷寫《史記》也是這樣,付出的代價是非常慘痛的。他受的宮刑對人來說是生不如死,他受了宮刑之後覺得過了一百輩子之後人們還會戳他的脊樑骨。他覺得他都沒臉去給父母上墳,因爲他怕他們看見自己受宮刑的樣子。他說自己待在家裏,一想起此事,腸子都會絞在一起。在家裏呆不住,出去的時候又不知道去找誰,因爲他已經是個宦官了,和當時跟他交遊的士大夫已經完全是兩個社會階層,他的朋友都沒有了。“是以腸一日而九回,居則忽忽若有所亡,出則不知其所往,每念斯恥,汗未嘗不發背沾衣也。”司馬遷這樣記述他當時的痛苦。

司馬遷寫《史記》時心裏面的那種天人交戰,就是在人情上和使命上,在感情上和理智上的這種交戰非常激烈。在《笑談風雲》的第二部《秦皇漢武》中專門用了兩集的時間去講司馬遷當時寫《史記》所經歷的這些事情。在司馬遷的《太史公自序》或者《報任安書》裏面都談到他當時的這段經歷,真的是字字血淚。

相關文章:

章天亮之史海揚帆:君王外出史官竟是必配跟班 連國家遷都這種大事都要聽史官的(組圖)

章天亮之史海揚帆:中共篡改歷史成笑話 雷鋒成超人兩天拾糞600斤

視頻鏈接:“五千年信史是如何記載下來的,慷慨赴死的史官精神”/天亮時分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