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條例》的示威活動中,抗議者被防暴警察襲擊。(美聯社)
2019年6月12日,香港市民反《逃犯條例》的示威活動中,抗議者被防暴警察襲擊。(美聯社)

中共急令全警大練兵 港人成假想敵 公安或已祕密接管香港

【希望之聲2019年8月9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中共北戴河會議預計下週中結束。外界關注北京對香港危機如何處理。在這之際,中共公安部部署公安機關開展全警大練兵,恐嚇香港意味濃厚。有消息指,大批中共警察已混入港警。而早前不少分析認爲,中共軍警已祕密接管了香港,故此“港警”街頭鎮壓變得兇殘,所到之處血跡斑斑。

中共公安部急令全警大練兵 港人成爲假想敵

8月8日,中共官媒稱,中共公安部印發《關於2019年至2022年開展全警實戰大練兵的指導意見》,部署在全境公安機關開展全警實戰大練兵。該份文件聲稱要強化全警實戰訓練,叫囂所謂維護政治安全。

此消息公佈前,深圳已有1.2萬公安集結寶安區練兵,海陸空齊上陣,各型號裝甲車、直升機在現場進行大規模的抗暴演練。而現場畫面顯示,扮演所謂“暴徒”者,與香港反送中”示威者一樣,個個頭戴黃色頭盔、口戴口罩,手持棍棒等,與現場特警對峙,現場廣播稱他們爲“暴徒”。深圳公安聲稱,此次演習是爲了鼓舞士氣,練兵備戰。

7月30日起,廣東16萬特警也已同步舉行“大練兵”活動,練兵現場有裝甲車、直升機等重型裝備。

外界普遍認爲,中共特警實戰大練兵行動,意在恐嚇香港市民。

香港民衆大規模的“反送中”抗議示威活動已經持續了兩個月。但中共及香港當局始終不明確表態撤回“送中條例”,對香港市民的“五大訴求”也置之不理。在民衆示威過程中更發生港警勾結黑社會暴力襲擊示威人士及普通市民,而港警大量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等對付示威民衆已成爲常態。

同時,民間怒火已經燒向代表北京的“中聯辦”。香港示威者除多次包圍中聯辦外,還把中聯辦門外的中共國徽潑黑,把中共五星旗拆下,丟入海中,示威者直接把矛頭指向了中共。

截止8月10日,香港反送中”抗爭已經持續兩個月,5日起抗暴運動進入了一個新階段,示威民衆發動全港總罷工及七區集會。35萬人蔘與了此次不合作運動,香港海陸空全部停擺。

8月9日(週五)逾千民衆前往香港機場和平示威“反送中”,週六及週日這一抗議活動將繼續。

另外,繼7.17由中環遮打花園遊行至政府總部後,一羣“銀髮族”本週六(8月10日)將再次走上街頭,先後前往灣仔警察總部、律政司司長辦公室和特首辦遞信,呼籲有關決策官員及警方“放下屠刀,理性履行職責”,以及迴應市民“5大訴求”。

分析指中共軍警已祕密接管了香港

時政評論員戈壁東在大紀元中文網刊發評論說:其實中共軍警已祕密接管了香港

文章說,香港警察一向以高素質聞名於國際警界,即使中共多年不斷滲透敗壞,但香港長期的民主制度,已形成了明晰約束機制,來源於公務員考試的港警,個人素養也有口碑。然而,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兩個月來,港警卻一反常態,兇狠毒辣,他們所到之處血跡斑斑。讓人質疑,這些人真是“香港警察”嗎?

6月12日,200萬民衆上街抗議,港警居然在國際媒體鏡頭下,發射了150顆催淚彈,並使用布袋槍瞄準射擊民衆、記者、以及流淚呼籲的母親等。

同時還發生了10多個警察集體使用棍子毆打已經倒地民衆的恐怖行爲,而被稱作“速龍小隊”的蒙面警察,衝出來的動作像戰場上特種部隊作戰。

此後的“反送中”遊行及集會現場,這種兇猛的“作戰警察”越演越烈,他們甚至毫無顧忌地衝入商場、私人地域、地鐵站無差別攻擊人羣,“元朗暴力事件”中,民衆拍到警方與黑幫聯手恐襲擊民衆,他們所到之處血跡斑斑。

之後,此類事件接連不斷,施襲者多被指中共官方僱傭的黑幫,很多則是中共軍警假扮。

8月4日,示威者分別在將軍澳與西環舉行集會遊行後,晚間有港人拍到了鎮壓示威者的警察陸續脫下制服,分別換上黑衣或白衣。期間,還有幾名黑衣人陸續返回警車。

有網友懷疑警察分別換上黑衣或白衣混入示威人羣中鼓譟鬧事,製造抓捕示威者的藉口。之前曾有人在警署旁縱火,被批是警方自導自演栽贓示威者。另外,暴力攻擊示威者的白衣黑幫中,也被質疑有警察假扮。

更嚴重的是,很多警察根本拿不出香港警察執法必需的委任證。有視頻拍到了他們使用港警從不使用的普通話,有些人還蒙面、使用熒光紙掩蓋眼目,當香港議員查問他們時,他們竟然聽不懂粵語。

8月5日的“三罷”活動及七區集會,警方執法手段越發兇殘,催淚彈覆蓋了大半個香港。加上橡膠子彈、海綿彈等,發彈數量逼近過去兩個月的總和。

時政評論員戈壁東在文章表示,很顯然所謂的警察並不是香港警察,那麼他們是誰?爲什麼以警察身份攻打市民?爲什麼林鄭政府允許他們存在?最詭異的是,他們出現以後,港府、警方及警監部門、廉政公署就像消失了一樣。爲什麼?

戈壁東表示,很顯然他們是中共派來武力接管香港的軍警匪徒。只有中共一黨專政下的匪警,纔會這樣肆無忌憚地展示無底線的野蠻。因爲在那個黑暗國度裏,野蠻已經成了他們的習慣。

其實,6月9日103萬大遊行後不久,就有視頻拍到有大批中共軍警進入香港,後來這些人不知所終,戈壁東質疑,他們都換裝扮成了“香港警察”。

無獨有偶,8月5日,法國《費加羅報(Figaro)》用了兩個版面,刊登了對法國社會學家、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繫系主任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教授的專訪,評論香港反送中”運動。高敬文在訪問中透露,“北京祕密地在廣東和鄰近省份調動人手,增援人數約3萬的香港警隊,廣東人能說粵語,因此能裝扮成香港人。”

該消息引起廣泛關注,海外多家媒體轉述了高敬文的消息。同日晚上,香港警務處發表新聞稿強調“絕無此事”。

8月8日,高敬文在臉書發文迴應此事,再次肯定了大批中共警察混入港警的真實性,並補充最新消息指,中共警察的人數約爲兩千人。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