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一位縣領導爲解夢走過的足跡【音頻】

【希望之聲2019年8月11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

在上個世紀末,我工作在中國大陸中原地區淮河流域的一個小縣城,是縣裏“四大班子”之一的主要領導。因長期接受中共的無神論教育,對氣功啊、修煉啊一概是排斥的,根本就不相信。曾經遇到過老熟人跟我介紹法輪功,我不僅聽不進去,還以領導者自居,批評他們不要相信這些“迷信”。

有一次,一位老朋友又來跟我談法輪功問題,我們發生了爭執,誰也說服不了誰,最後臨分手時,他拿出一本書交給我,說希望我能夠認真的看一看此書,也許會思想會有所改變。我一看書名是《轉法輪》,就接過來了。我之所以這麼做,主要是出於禮節,因爲我跟這位朋友很熟悉,我只是不願意撥他的面子,但並未真想要閱讀此書。

然而就在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非常清晰但卻很奇怪的夢。夢中我站在一個用黃土堆起來的寬闊高大的平臺上,旁邊站着一位白髮銀髯的老者,他用手指着臺下不遠處的一條河流對我說:“我要度你到那邊去,你去不去?”我隨口答應說:“去”。說罷就隨老者走下平臺,向河邊走去。

走下平臺才發現,到河邊根本無路可走,眼前全是長滿蘆葦和各種水草的沼澤地。我們左右徘徊了很久,還是無法往前走。後來那位老者對我說:“看來是路走錯了,得回去走那邊。”我就又隨着老者回到出發地點。可是到那之後卻忽然發現老者不見了,我心中一驚,就從夢中醒了。

這的確是一個很不尋常的夢,記憶中我還從來沒有做過這樣清晰的夢。在此後的幾天裏,夢中的情景依然清晰可見,也一直在我腦海中盤旋。我就在心裏琢磨夢境中的情節:其中度人的“度”字我從來沒用過,頭腦中就沒有這個概念,怎麼會在夢中出現呢?還有那個高高的平臺,我只在淮河行洪區見過,它卻出現在夢中,這是什麼意思呢?“路走錯了”,又有什麼寓意呢?我想了很久也沒想明白。但我又朦朧的感覺到這不是簡單的夢,跟平常做的夢完全不一樣。平常做夢醒來後大多記不得,有一些印象也是模模糊糊的,可這次不同,其中的情景什麼時候回想起來都清清楚楚。經過反覆思索,爲瞭解夢我理出了兩個思路:一是認真瞭解法輪功的有關情況,掌握第一手資料,也許會找到答案;二是抽時間認真讀《轉法輪》這本書,也許答案就在其中。

因爲我到基層考察工作的機會比較多,此後我就開始了在全縣範圍內走訪,前後用時三個月。經過實地考察之後才發現,雖然我縣是一個地理位置比較偏僻的小縣城,可是修煉法輪功的人數真不少。在交談的對象中,幾乎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談到過親身體驗的奇蹟:有祛病健身方面的,有出現特異功能的,確實讓我感到震撼。

我遇到一個“羅鍋”,年輕時當過兵,是個退伍軍人。一場大病後腰就塌下去了,從此再也直不起來。不僅行動不便,精神上還產生了沉重壓力,很怕人恥笑和瞧不起。在家人的勸說下,他就跟着大夥兒一起煉功。開始煉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時,因爲腰直不起來,感覺很困難,可堅持半年後的一天晚上,他清楚的夢見有幾個人在他的腰部按摩,揉來揉去的還把他按醒了。當天早晨去煉功時,腰就神奇的直起來了。還有一位已經“羅鍋”九十度的老太太,煉功僅三天就直起來了,本想當面與她聊聊,可是錯過了機會。

有一位曾經在解放初期當過區長的老人,我們也是老熟人,因爲不明原因,他的一條腿突然出了毛病,走路一瘸一拐的,時間長了,成了遠近聞名的瘸子。他的事兒都被編到當地的歇後語中了,說如果某件事辦不成了,人們就說“你這事就是某某區長的腿”,意思就是很難辦了。修煉法輪功一年後,他的腿完全好了,一點兒也不拐了,還經常挑着擔子幹農活。農忙的時候,天天在莊家地裏挑糞、灑肥。因爲他是“名人”,沒花一分錢,多年的頑疾全好了,產生的影響比較大,周圍十里八村的鄉親在他的帶動了很多都走上了修煉之路。

其中有一個癱瘓六年、一直臥牀不起的老人,經過半年多時間修煉,完全恢復正常,不用人扶持了,也不需要藉助柺杖之類的任何工具,自己可以正常煉習五套功法,生活完全自理。

在訪問的學員中,還有些出了特異功能,讓我大開眼界。比如說開天目,不少學員都介紹說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景象。他們中有的是文盲,典型的農村婦女,可以說一字不識,但在描述所看到的玄妙、殊勝景象時,說的頭頭是道,活靈活現,不由你不信;還有一位出現了“他心通”功能,能清楚的知道別人心裏想什麼,我親自驗證了;有多位是被醫院判了死刑的絕症病人,煉功後一個個全好了。這類例子太多了,開始時我還認真做筆記,後來就顧不上了,因爲事例太多了。

三個月的走訪,的確讓我的思想發生了重大變化,我的世界觀、人生觀受到很大沖擊,一個個生動的事實徹底改變了我對法輪功的看法,從排斥漸漸的轉爲敬重。大量的事實也讓我意識到:《轉法輪》絕不是一本普通的書,否則絕不會產生如此廣泛的效應;修煉法輪功,只要真學真修,就必然會出現神蹟。

經過反覆思考,我終於拿定主意:直接走入修煉,親身體驗大法神奇,走返本歸真的路。

雖然下了決心,可畢竟我是在職領導幹部,習慣了前呼後擁,習慣了聽彙報、做指示,習慣了指手畫腳,習慣於高高在上,就是放不下架子,不願意與那些屬下和百姓平起平坐,不願意敞開心扉與他們交流。所以,開始的修煉狀態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似修非修。

然而大法修煉就是那麼神奇,師父在夢境中一次次的點化我,也通過其他功友的嘴指出我的問題所在,我逐漸放下了官架子,開始和他們一起學法煉功,一起交流修煉心得。此後我真的在煉功時看到了飛速旋轉的法輪在體內盤旋,甚至聽到了法輪旋轉時“呼呼”的聲音;我還看到頭頂上出現了從未見過的大花朵;有兩天夜裏起牀煉功時,沒有開燈卻看到滿屋生輝,一片光明。

親身的體驗讓我的修煉決心越來越堅定,說實話,這些體驗不是一次、兩次,完全不是幻覺所能解釋得了的,如果再不相信,那就是自欺欺人。歷史上耶穌、釋迦牟尼下世度人時也有過很多神蹟,但那隻是傳說。現在的神蹟就出現在自己身上,還普遍出現在周圍的學員中,遇到這樣的事,你說我怎能不激動萬分呢!

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之後,以我對中共的瞭解,我知道是沒有任何道理可講的,於是我選擇了退出,不再擔任領導職務。在以後的二十年裏,不管遇到多大挫折、多大壓力,我堅信大法的心沒有動搖過。雖然不精進的時候也有,但總體上我從沒忘記自己是個煉功人,一直在修心斷欲,嚴格修煉心性,師父安排的三件事也一直在做。

最後我想說:此生遇到大法,這是我莫大的榮幸。

責任編輯:靳同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