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香港示威者在機場示威 AP
香港示威者在機場示威 AP

香港“反送中”讓中共走向危局 德媒:北京只有兩條路 走哪步都是輸

【希望之聲2019年8月14日】(本台記者董筱然綜合報導)香港“反送中”運動抗議持續2個多月,香港機場連續5日有逾千示威者聚集,示威者高呼“5大訴求、缺一不可”等口號,機場業務幾近癱瘓。13日在機場的示威者與警察再次發生衝突。“反送中”示威的不斷升級,令西方主流媒體持續關注。德國媒體近日刊登評論指,北京現時只剩兩條路可以走。無論選擇哪一條路,對即將進入建政70年的中共來說,都是雙輸。

德國《南德意志報》(Sueddeutsche Zeitung)近日刊登的評論指,所謂“中國模式”有兩個基本前提,包括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在威權體制下民衆仍可享受經濟自由;其次是中國只能存在一個權力高度集中的政黨;而香港民衆在迴歸後爭取自由和民主,對中共來說根本是挑戰。

評論指出,在中共領導人眼前,只剩下兩條路可走:繼續壓迫香港,後果是失去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甚至令外資失去對一黨專制下自由經商的信心;否則就是放棄一黨專制,賦予港人民主權利。然而,無論怎麼選,對中共來說,都只會是雙輸。

香港困局走向危局 北京要如何解決?

香港“反送中”的抗爭愈演愈烈,連續5天的機場示威更加引發關注。美國總統川普13日發貼文指,香港的情況“嚴峻”,並表示“我們的情報部門得知,中國政府正把部隊部署到香港邊境。每個人都要保持冷靜和安全。”美國各界也紛紛表達憂慮。

反觀港府的態度也持續強硬。13日的記者會上,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仍將香港法治的破壞責任歸結到示威者身上,將他們阻塞地鐵、圍堵過海隧道等不合作運動稱爲“大規模破壞活動”,“大量違法行爲”。對於香港警方執法中的濫權行爲,她絲毫沒有責備之意。對於警方喬裝成示威者的模樣執法,林鄭迴應說自己無權直接指示警方如何執法。她唯一強調的是:“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反抗暴力,維護法治,恢復社會秩序。”當路透社記者追問,特區政府是否有撤回《逃犯條例》以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自治權,抑或由北京掌握。林鄭月娥拒不回答。

法廣刊發評論文章表示,儘管多數分析並不認爲此次北京會像當年“六四”一樣動用軍隊鎮壓香港人,尤其不太會在“十一”中共建政70年前。但北京更可能會在“十一”前對香港示威者採取強力行動,也不能排除北京自認爲以“反恐”之名義就有理由對香港動武的思維邏輯。中國大陸擁有巨量的警力武警資源,和各種“超限戰”方式,目前被香港人發現的僞裝示威者,便衣警察,“福建幫”,香港當地黑社會,所能發揮的“鎮壓”功能可能超過正規軍人。“元朗白衣人”模式如果被擴展開來,“挑動羣衆鬥羣衆”的方式對大陸來說並不陌生。

美國之音13日列舉了3個可能解決“反送中”風暴的選擇,一是“讓步,滿足示威者訴求”;二是“軍事干預”;三是“低調,等待抗議活動自然消亡”。

報導援引熟悉香港事務的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院長曾銳生認爲,“反送中”示威活動並非“顏色革命”,北京若支持香港政府,“真正聽取抗議者的呼聲,並滿足示威者的訴求,抗議是會平息的”。

曾銳生說,香港示威者到目前爲止關注的仍然是一些具體的訴求。他們沒有要求結束中國政府對香港的管轄權,也沒有反對那個控制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共產黨政府。

不過,報導說,目前爲止,北京當局非但沒有顯示出要滿足抗議者訴求的跡象,反而姿態越來越強硬,並多次暗示耐心正耗盡,出兵介入並非不是選項。解決“反送中”風暴的選擇之二即是“軍事干預”。

曾銳生分析,“在香港問題上,軍事干預一直是有可能的。這在《香港基本法》中也有相關的說法。中國(中共)政府也一直明確表示,如果到那一步,如果是不可避免的話,他們會動用武力”。

曾銳生認爲,中共當局目前更傾向不使用武力,因爲若在香港動用武力,將摧毀香港作爲國際金融中心的根本,因爲“那裏(香港)有法治,在法治的文化下,事件的發展可以預測,而這是上海所不能提供的”。

這位學者分析,若在香港動武,一些大型跨國公司會思考是否繼續保留在香港的區域總部,或轉移到其他地方。

軍事干預除了會摧毀香港作爲國際金融中心的現實,還將影響北京與臺灣以及美國等西方國家的關係。

選擇三是“低調,等待抗議活動自然消亡”。悉尼羅伊國際政策研究院(Lowy Institute)研究人員布蘭德(Ben Bland)接受美媒採訪時說,中共政府目前的選擇是既不會出兵干預也不會讓步,而是期望抗議活動自然消亡。

責任編輯:元明清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