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香港示威者在机场示威 AP
香港示威者在机场示威 AP

香港“反送中”让中共走向危局 德媒:北京只有两条路 走哪步都是输

【希望之声2019年8月14日】(本台记者董筱然综合报导)香港“反送中”运动抗议持续2个多月,香港机场连续5日有逾千示威者聚集,示威者高呼“5大诉求、缺一不可”等口号,机场业务几近瘫痪。13日在机场的示威者与警察再次发生冲突。“反送中”示威的不断升级,令西方主流媒体持续关注。德国媒体近日刊登评论指,北京现时只剩两条路可以走。无论选择哪一条路,对即将进入建政70年的中共来说,都是双输。

德国《南德意志报》(Sueddeutsche Zeitung)近日刊登的评论指,所谓“中国模式”有两个基本前提,包括政治归政治,经济归经济,在威权体制下民众仍可享受经济自由;其次是中国只能存在一个权力高度集中的政党;而香港民众在回归后争取自由和民主,对中共来说根本是挑战。

评论指出,在中共领导人眼前,只剩下两条路可走:继续压迫香港,后果是失去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甚至令外资失去对一党专制下自由经商的信心;否则就是放弃一党专制,赋予港人民主权利。然而,无论怎么选,对中共来说,都只会是双输。

香港困局走向危局 北京要如何解决?

香港“反送中”的抗争愈演愈烈,连续5天的机场示威更加引发关注。美国总统川普13日发贴文指,香港的情况“严峻”,并表示“我们的情报部门得知,中国政府正把部队部署到香港边境。每个人都要保持冷静和安全。”美国各界也纷纷表达忧虑。

反观港府的态度也持续强硬。13日的记者会上,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仍将香港法治的破坏责任归结到示威者身上,将他们阻塞地铁、围堵过海隧道等不合作运动称为“大规模破坏活动”,“大量违法行为”。对于香港警方执法中的滥权行为,她丝毫没有责备之意。对于警方乔装成示威者的模样执法,林郑回应说自己无权直接指示警方如何执法。她唯一强调的是:“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反抗暴力,维护法治,恢复社会秩序。”当路透社记者追问,特区政府是否有撤回《逃犯条例》以及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自治权,抑或由北京掌握。林郑月娥拒不回答。

法广刊发评论文章表示,尽管多数分析并不认为此次北京会像当年“六四”一样动用军队镇压香港人,尤其不太会在“十一”中共建政70年前。但北京更可能会在“十一”前对香港示威者采取强力行动,也不能排除北京自认为以“反恐”之名义就有理由对香港动武的思维逻辑。中国大陆拥有巨量的警力武警资源,和各种“超限战”方式,目前被香港人发现的伪装示威者,便衣警察,“福建帮”,香港当地黑社会,所能发挥的“镇压”功能可能超过正规军人。“元朗白衣人”模式如果被扩展开来,“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方式对大陆来说并不陌生。

美国之音13日列举了3个可能解决“反送中”风暴的选择,一是“让步,满足示威者诉求”;二是“军事干预”;三是“低调,等待抗议活动自然消亡”。

报导援引熟悉香港事务的伦敦大学亚非学院中国研究院院长曾锐生认为,“反送中”示威活动并非“颜色革命”,北京若支持香港政府,“真正听取抗议者的呼声,并满足示威者的诉求,抗议是会平息的”。

曾锐生说,香港示威者到目前为止关注的仍然是一些具体的诉求。他们没有要求结束中国政府对香港的管辖权,也没有反对那个控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共产党政府。

不过,报导说,目前为止,北京当局非但没有显示出要满足抗议者诉求的迹象,反而姿态越来越强硬,并多次暗示耐心正耗尽,出兵介入并非不是选项。解决“反送中”风暴的选择之二即是“军事干预”。

曾锐生分析,“在香港问题上,军事干预一直是有可能的。这在《香港基本法》中也有相关的说法。中国(中共)政府也一直明确表示,如果到那一步,如果是不可避免的话,他们会动用武力”。

曾锐生认为,中共当局目前更倾向不使用武力,因为若在香港动用武力,将摧毁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根本,因为“那里(香港)有法治,在法治的文化下,事件的发展可以预测,而这是上海所不能提供的”。

这位学者分析,若在香港动武,一些大型跨国公司会思考是否继续保留在香港的区域总部,或转移到其他地方。

军事干预除了会摧毁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现实,还将影响北京与台湾以及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关系。

选择三是“低调,等待抗议活动自然消亡”。悉尼罗伊国际政策研究院(Lowy Institute)研究人员布兰德(Ben Bland)接受美媒采访时说,中共政府目前的选择是既不会出兵干预也不会让步,而是期望抗议活动自然消亡。

责任编辑:元明清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