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素不相识的两个人竟然梦境互通(示意图片:〔明〕李世达画作局部)
素不相识的两个人竟然梦境互通(示意图片:〔明〕李世达画作局部)

梦与现实,孰真熟幻? 素不相识的两个人竟然都提前在梦中见到萍水相逢时的一幕

【希望之声2019年8月15日】(本台记者吴永健综合报导)做梦,似乎谁都会做,不用教。在现代医学上,说是我们的大脑皮层发生了作用,表现在这个物质形式上的反应,因此就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解释。

可是,“撞梦”,就是在同一个梦里相遇,而且如果还是素不相识的人,那就解释不通了。

奇异的梦境,只有不同的时空才能解释:人的这边空间身体在睡觉,而意识却进入了另外的空间。

唐代诗人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在《三梦记》中,讲到了两个人梦境互通,而且过后在现实中经历了梦中场景的一件奇事。

唐德宗的贞元年间(785年—805年),扶风县(陕西省)的窦质和京兆府(今陕西省境)的韦旬一起从亳州(安徽省西北部)进入秦地(陕西关中一带),夜里住在潼关的旅店。

窦质晚上梦见自己在华岳祠遇到一个身材高挑、皮肤黝黑的女巫。她身穿白短衣黑裙,在路上迎面礼敬作揖,邀请窦质让她为他向神祈愿。窦质不得已,于是听她的。他询问女巫的姓,她自称赵氏。

等到醒后,窦质把梦到的情形全部告诉了韦旬。

第二天,窦质和韦旬来到华岳祠

 第二天,窦质和韦旬来到华岳祠。(示意图片:宋人画作局部,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第二天,窦质和韦旬来到华岳祠。(示意图片:宋人画作局部,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有个女巫在迎客,容貌姿质、打扮衣着都是梦里见过的。窦质看着韦旬说:“梦里有过征兆了啊!” 就叫随从看看袋中拿了两镮钱递给女巫女巫伸手拿过去,大笑,对同伴说:“就像梦到的一样了!”

韦旬吃惊地问她怎么回事。女巫回答:“昨天我梦见有二个人从东面来,我为长着胡须较矮的人祈愿后,得到了两镮钱。天亮后,我把梦到的情形一一告诉了同伴,现在都应验了。”

窦质就问女巫的姓氏,同伴说:“姓赵”。

整件事从头到尾,两个梦都一样!这就是两个人的梦境互通吧。

白行简说:“从《春秋》到诸子著作及历代史书,记述梦的很多,但都没有记载过这三种梦。(一种是现实中的人与作梦者的梦境交互影响;一种是现实中人经历的事,作梦者以梦的形式经历了,而现实中的人当时并不知道;第三种就是像上面讲的这个故事,两个人的梦境互通,未来两个萍水相逢的人之间将发生的事,两人都提前在梦里见到了。)

“世人所做的梦的也很多了,也没有这样的三种梦。难道是偶然的,或者也应该是前定的?我不知道。现在完整地把这些事记录下来,做个记录保存吧!”

(出自〔唐〕白行简《三梦记》)

相关文章:

梦与现实,孰真熟幻?十多里外的丈夫竟然打破了家中妻子的梦境

梦与现实,孰真熟幻? 白居易游寺院的时候并不知道友人与自己同游

(本文由希望之声编辑综合,保留版权。未经希望之声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文思敏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