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少年问道》拍摄地之一的北京白云观。(图取自维基共享资源;作者Gene Zhang,CC BY 2.0)
《少年问道》拍摄地之一的北京白云观。(图取自维基共享资源;作者Gene Zhang,CC BY 2.0)

中共“封杀”金马奖 陆片《少年问道》罕见坚持参赛

【希望之声2019年8月17日】(本台记者刘莹综合报导)中共国家电影局在8月7日发布“暂停中国影片和人员参加2019年金马影展”的消息后,纪录片《少年问道》仍然坚持公开表态参加金马奖,引发外界瞩目。(更新消息:《明报》报导,17日《少年问道》导演朱昱在微博中表示,“由于我报名时国家电影局尚未发布消息,现在我郑重声明,我和我的影片退出参加金马影展”。)

8月16日,中央社报导,中国电影局公开表示,暂停中国电影与人员参加今年的第56届金马奖后,电影公司又于昨天发布新闻稿表示,中国纪录片“少年问道”至今仍一本初衷,坚持报名金马奖,也是目前唯一公开表态参赛的中国电影。

少年问道》是一部讲述四名修道青年不带分文、一路乞行,自北京白云观徒步走到山东栖霞,展开行走15天、600公里“朝圣之旅”的故事。

根据2019第56届金马奖早前公布的“竞赛规章”,该片目前正由台北金马影展执委会进行初选程序。本届金马奖入围名单将于初选与复选流程结束后在10月1日公布。

少年问道》坚持报名金马奖意外引发风波。具有西安长安区政协委员身分的道士梁兴阳15日起在微博发表多篇文章,质疑北京白云观,至今未与纪录片划清界线,声称“国旗升在了道观,却没有在他们心中升起”,云云。

据悉。梁兴阳还在微博上传多张北京白云观管委会委员、道长陈理真过去的留言截图,举报陈理真曾说台湾保留传统中国文化较佳、“希望台湾解放大陆”等言论,又要求道教协会及中国国家宗教局、统战部对北京白云观住持李信军以及陈理真的“反动言论”进行彻查。

先前多家台湾手摇饮料店近日深陷“被台独”风波,部分中国网友便发现,不少举报者均具营利性质,有“发爱国财”的嫌疑。

梁兴阳是在中国宗教极具争议的人物,亦官亦商“道”,长期经营社群媒体账号,凡要透过微博向他私讯提问,均须支付人民币99元。梁兴阳在2015年左右便与白云观人士因网络发言多有论战。

目前未知梁兴阳有关举报对于陈理真以及《少年问道》赴台有何影响。

中共打压台湾 金马奖成陆港电影禁忌

此前,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尽管中共刻意撞期金马奖,但一度仍有不少大陆电影,包括由王小帅执导的《地久天长》、入选戛纳影展竞赛单元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刚入围威尼斯影展的《兰心大剧院》等都在7月31日前报名。

而在香港电影方面,刘德华和古天乐主演的《扫毒2天地对决》、张家辉主演的《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以及杨凡入选威尼斯影展的新作《继园台七号》等大批作品早已申报金马奖,但在压力下,现在片方已陆续取消报名。

对此,台湾导演林正盛认为,平常心看待,不来就不来,台湾还是会继续邀请、举办。也尊重那些由于自己的处境决定不参加金马的电影人。

曾任金马评审的林正盛说,金马评审没有意识型态和政治,也不会考虑中国电影得的奖比台湾电影多,得奖的中国电影直接在台湾放映,不用抽配额,对好电影和新导演很有帮助,这样中国还要抵制,大陆片商还进一步干预香港电影,这都是集权统治下的结果。

林正盛说:“集权统治、独裁统治下的结果,因为他们没有办法民主、没有办法自由,他几乎把他的人民当他的人质在看待,所以他可以我要怎么样,就绑架他的人民当人质,你不能怎么样,就下禁令,我是觉得蛮遗憾的、很可惜。”

据报导,去年金马奖结束后,中共就已有意打压2019年的金马奖

为了打压台湾金马奖中共将第2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的颁奖典礼定于11月23日,即与台湾金马奖颁奖礼同一天举行。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