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香港活動人士黃之鋒獲釋後立即加入抗爭活動 (2019年6月17日美聯社)
香港活動人士黃之鋒獲釋後立即加入抗爭活動 (2019年6月17日美聯社)

黃之鋒:天安門事件有可能在香港重演 籲世界領導人支持港人

【希望之聲2019年8月19日】(美國之音)被中國媒體稱爲“港獨”頭目之一的香港90後青年黃之鋒星期六(8月17日)接受了美國之音的專訪。他告訴美國之音,他並不主張香港獨立,他們尋求的只是香港的自由選舉。他說,香港年輕一代看到了中國對基本人權的壓制和打壓,所以他們並不認同自己是中國公民。他還說,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變成了“一國一個半”制度。香港的未來應該有香港人決定。他們會繼續抗爭。

“天安門事件”有可能在香港重演

美國之音記者(以下簡稱記者):中國武警現在在深圳集結,並在進行演練,你和你的朋友們害怕鎮壓嗎?

黃之鋒:向香港派駐部隊並不能讓抗議者禁聲。這很不合適。現在大家應該意識到“天安門大屠殺”也可能會在香港重演,所以世界領導人應該支持香港民衆,與他們站在一起。

這是香港人抗爭的最後機會

記者:爲什麼很多香港人說,這是我們抗爭的“最後的機會”?

黃:因爲我們看到了中國對人權的鎮壓。

我不主張香港獨立

記者:中國官方媒體說,你們在發動“顏色革命”,或者是帶有“顏色革命”的色彩。你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黃:我們只是在爭取自由選舉的根本權利。……那樣的指責很沒有意思。

記者:“自決”和“獨立”有什麼不同?

黃:自決指的是香港人可以自由地決定自己的經濟和政治地位,包括我們的領導人,但是他們有時是北京指定的。這就是“自決”。

記者:所以你並不尋求香港獨立?

黃:我自己並不主張香港獨立。

《逃犯條例》若通過,更損害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

記者:有很多媒體報道,抗議示威活動已經對香港經濟造成影響,香港經濟有可能陷入衰退,香港甚至會失去其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你們擔憂嗎?

黃:如果《逃犯條例》通過,這個才真正會侵蝕香港的政治和經濟自由。甚至香港總商會也說,現在是時候保護香港自由。

我們害怕北京,“一國兩制”已成“一國一個半”體制

記者:爲什麼香港年輕一代對中國的看法很負面?你自己也在推特中說,你們這次的抗議“不僅僅是‘反送中’的問題,也不僅僅是林鄭的問題,而是關於2047年以後香港的未來的。”你們爲什麼害怕香港的未來?

黃:“我們害怕北京。我們看到新疆的活動人士被關押,我們看到立法會議員被驅趕,我們也看到書商被綁架,外國記者被驅除出香港。這就是爲什麼經歷“一國兩制”的人們說,我們現在是“一國一個半”體制。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中國對人權的打壓。我們會繼續抗爭的。

北京是威權統治,我們不信任

記者:我們知道,北京政府也一直在不遺餘力地想教育香港的年輕一代,你認爲,他們的教育爲什麼會在香港失敗?他們爲什麼無法贏得香港年輕一代的信任?

黃:因爲他們是威權體制,我們不相信威權體制。

我不認同自己是中國公民

記者:你們有認同危機嗎?聽說香港大多數年輕人都認爲自己是“香港人”,並不是“中國人”,是這樣的嗎?

黃:很多香港人從種族上來說是中國人,但是,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不把自己看作是中國公民。

記者:爲什麼不認同?

黃:如果我們進入中國,我們可能被綁架、拘留和起訴。這些都發生過,所以,我們沒有理由認同。

希望直接與習近平會面

記者:你在推特中說,你希望與習近平直接和麪對面的會晤,如果他真的會見你,你要跟他說什麼?

習近平主席應該到香港來與抗議者會晤,不僅僅是與我見面,他應該走到抗議者中間,與他們對話。我們會向他表達香港的聲音。

記者:你覺得他到香港就可以解決問題?

黃:香港的林鄭是代理人,真正的決策者是習近平

雨傘運動”的教訓:需要發動更多的民衆

記者:你認爲2014年的“雨傘運動”失敗了嗎?這次抗議活動會不會有着同樣的命運?

黃:“雨傘運動”中香港警察發射了80到90發催淚彈,現在他們在香港發射了2000發催淚彈,我們經歷了對人權的更大的打壓。……我們會繼續爲自由選舉抗爭,但是打壓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想象。……我們從“雨傘運動”中得到的一個教訓就是爭取獲得更多的民衆支持。我們當時有40萬人,現在發展到200萬人了。

我沒有計劃出國學習

記者:有媒體報道,你和你的朋友們,周永康和羅冠聰都準備去美國、英國和臺灣學習,如果你們走了,你覺得示威活動還會成功嗎?

黃:羅冠聰是在耶魯學習,周永康也在加州伯克利,但是,我自己沒有去國外學習的計劃。你怎麼會相信這樣的“虛假“的新聞?

責任編輯:嶽文驍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