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少年问道》退出参加56届金马奖 海鹏影业提供/中央社
《少年问道》退出参加56届金马奖 海鹏影业提供/中央社

女导演称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大陆纪录片《少年问道》退出金马奖

【希望之声2019年8月19日】(本台记者董筱然综合报导)中共当局封杀台湾金马奖,要求所有中国电影与第56届金马奖割席不准参与报名。中国纪录片《少年问道》导演朱昱表示已按金马奖规定报名,也是目前唯一表态参加金马奖的中国影片。事件经过数天又出现反转,8月17日,朱昱在微博发消息指要退出金马奖,因为她的人身安全在大陆已经受到威胁。

朱昱17日在微博发文称,由于其报名参加金马影展时中共国家电影局尚未发布消息,所以“现在我郑重声明,我和我的影片退出参加金马影展,不会再参加复赛”。并写道:“网络暴力无处不在,我的人身安全已经受到威胁。在此特此澄清。”

综合多家媒体稍早的报导,在中共国家电影局8月7日发布“暂停中国影片和人员参加2019年金马影展”的禁令后,包括张艺谋《一秒钟》、王小帅作品《地久天长》等四部影片,先后表示并未报名今届金马奖,另有部分已经报名的香港电影公司和香港演员,也因遭压撤销报名。而《少年问道》“一本初衷坚持不退赛”,是“目前唯一公开表态参赛的大陆影片”。

随后,大陆网络大V“全真道士梁兴扬”,在新浪微博多次发文指责《少年问道》,但均未获得片方关于是否参赛的正式回应。

朱昱拍摄《少年问道》“从北京白云观出发”,以及该片拒不退出金马等话题,正因梁兴扬引爆一场骂战。

作为中共西安长安区政协委员的网红道士梁兴扬,15日起在微博贴出多个帖文,质疑《少年问道》拍摄地之一的北京白云观,至今仍没有表态与申报金马奖的纪录片《少年问道》划清界线,并因此大骂对方:“导演坚持不退展,你们北京白云观装死,太无耻了,国家大义面前,你们太不堪了。”“根本就没有把国家认同和国家法律放在心里。”云云。

对此,隶属中共北京白云观管委会委员的道长陈理真,当天在微博反呛:“发现今年的疯狗真多,应该超度一下。”

陈理真不点名地说,之前有导演拍纪录片去参加金马奖,“提到从白云观出发,疯狗就认为是白云观拍的”。还表示,“这样的话,提到从北京出发,那是不是就是北京市拍的?”“天天在微博底下骂,怎么都不给自己子孙后代留点口德!”

两个所谓宗教界人士的一番骂战,引发大批网络水军对《少年问道》开炮。朱昱也怒斥“全真教士”梁兴扬造谣,并称“会用法律严惩造谣者”,进而警告“造谣者和他的马甲、水军们已经自投罗网”。

对于中共当局发布金马禁令,2016年被提名金马奖最佳纪录片的大陆独立导演张赞波,曾在Facebook发文怒斥:“可耻的电影局,狗急跳墙的节奏!遗憾今年我没有新片出来,要不然我一定报名金马。历史定会记住你们所做的一切。”

而对于今年金马奖不少大陆片和港片退赛,金马奖执委会表示,金马奖的各项活动会照常举办。

中共封杀金马奖打“七伤拳”

《德国之声》援引台湾知名影评人“膝关节”形容中共封杀金马奖是打“七伤拳”,“中国的言论思想控管紧缩,最大的伤害是他自己人。目前他们打出来的东西都是‘七伤拳’,表面上打到别人,但是自己内伤更重。”

针对一些中国网民认为,少了大陆的金马奖将沦为“台湾自己小地区办的奖项”而失去重要性。膝关节认为金马奖通过50多年建立的权威性并没有那么容易就消失,而相对主要由香港电影参加的金像奖以及官方意味浓厚的中国金鸡奖,金马奖更加正统,这也不会因为中共封杀就立刻消灭的。

膝关节认为,缺席金马奖虽然不见得会对中国商业影片有太大影响,但是对独立制作的影片或是青壮派而言却十分不利:“因为有些作品是靠金马奖发声的,得到金马奖之后回去更有宣传的角度。”

此外,今年中国电影业可谓进入“寒冬”,许多中国电影因为各种原因诸如“市场因素”或是“技术问题”无法在中国上映。膝关节说,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电影又不能参加金马奖,制作方票房跟奖都拿不到,可谓名利两头空。

膝关节强调,金马影展一向持开放态度,也鼓励中国电影报名,“但是中共他们自己要把门关起来,因为他们一定要有(政治)回应”,对此他感到十分可惜。

责任编辑:元明清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