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少年問道》退出參加56屆金馬獎 海鵬影業提供/中央社
《少年問道》退出參加56屆金馬獎 海鵬影業提供/中央社

女導演稱人身安全受到威脅 大陸紀錄片《少年問道》退出金馬獎

【希望之聲2019年8月19日】(本台記者董筱然綜合報導)中共當局封殺臺灣金馬獎,要求所有中國電影與第56屆金馬獎割席不準參與報名。中國紀錄片《少年問道》導演朱昱表示已按金馬獎規定報名,也是目前唯一表態參加金馬獎的中國影片。事件經過數天又出現反轉,8月17日,朱昱在微博發消息指要退出金馬獎,因爲她的人身安全在大陸已經受到威脅。

朱昱17日在微博發文稱,由於其報名參加金馬影展時中共國家電影局尚未發佈消息,所以“現在我鄭重聲明,我和我的影片退出參加金馬影展,不會再參加複賽”。並寫道:“網絡暴力無處不在,我的人身安全已經受到威脅。在此特此澄清。”

綜合多家媒體稍早的報導,在中共國家電影局8月7日發佈“暫停中國影片和人員參加2019年金馬影展”的禁令後,包括張藝謀《一秒鐘》、王小帥作品《地久天長》等四部影片,先後表示並未報名今屆金馬獎,另有部分已經報名的香港電影公司和香港演員,也因遭壓撤銷報名。而《少年問道》“一本初衷堅持不退賽”,是“目前唯一公開表態參賽的大陸影片”。

隨後,大陸網絡大V“全真道士樑興揚”,在新浪微博多次發文指責《少年問道》,但均未獲得片方關於是否參賽的正式迴應。

朱昱拍攝《少年問道》“從北京白雲觀出發”,以及該片拒不退出金馬等話題,正因樑興揚引爆一場罵戰。

作爲中共西安長安區政協委員的網紅道士樑興揚,15日起在微博貼出多個帖文,質疑《少年問道》拍攝地之一的北京白雲觀,至今仍沒有表態與申報金馬獎的紀錄片《少年問道》劃清界線,並因此大罵對方:“導演堅持不退展,你們北京白雲觀裝死,太無恥了,國家大義面前,你們太不堪了。”“根本就沒有把國家認同和國家法律放在心裏。”云云。

對此,隸屬中共北京白雲觀管委會委員的道長陳理真,當天在微博反嗆:“發現今年的瘋狗真多,應該超度一下。”

陳理真不點名地說,之前有導演拍紀錄片去參加金馬獎,“提到從白雲觀出發,瘋狗就認爲是白雲觀拍的”。還表示,“這樣的話,提到從北京出發,那是不是就是北京市拍的?”“天天在微博底下罵,怎麼都不給自己子孫後代留點口德!”

兩個所謂宗教界人士的一番罵戰,引發大批網絡水軍對《少年問道》開炮。朱昱也怒斥“全真教士”樑興揚造謠,並稱“會用法律嚴懲造謠者”,進而警告“造謠者和他的馬甲、水軍們已經自投羅網”。

對於中共當局發佈金馬禁令,2016年被提名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的大陸獨立導演張贊波,曾在Facebook發文怒斥:“可恥的電影局,狗急跳牆的節奏!遺憾今年我沒有新片出來,要不然我一定報名金馬。歷史定會記住你們所做的一切。”

而對於今年金馬獎不少大陸片和港片退賽,金馬獎執委會表示,金馬獎的各項活動會照常舉辦。

中共封殺金馬獎打“七傷拳”

《德國之聲》援引臺灣知名影評人“膝關節”形容中共封殺金馬獎是打“七傷拳”,“中國的言論思想控管緊縮,最大的傷害是他自己人。目前他們打出來的東西都是‘七傷拳’,表面上打到別人,但是自己內傷更重。”

針對一些中國網民認爲,少了大陸的金馬獎將淪爲“臺灣自己小地區辦的獎項”而失去重要性。膝關節認爲金馬獎通過50多年建立的權威性並沒有那麼容易就消失,而相對主要由香港電影參加的金像獎以及官方意味濃厚的中國金雞獎,金馬獎更加正統,這也不會因爲中共封殺就立刻消滅的。

膝關節認爲,缺席金馬獎雖然不見得會對中國商業影片有太大影響,但是對獨立製作的影片或是青壯派而言卻十分不利:“因爲有些作品是靠金馬獎發聲的,得到金馬獎之後回去更有宣傳的角度。”

此外,今年中國電影業可謂進入“寒冬”,許多中國電影因爲各種原因諸如“市場因素”或是“技術問題”無法在中國上映。膝關節說,在這個背景下,中國電影又不能參加金馬獎,製作方票房跟獎都拿不到,可謂名利兩頭空。

膝關節強調,金馬影展一向持開放態度,也鼓勵中國電影報名,“但是中共他們自己要把門關起來,因爲他們一定要有(政治)迴應”,對此他感到十分可惜。

責任編輯:元明清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