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伍凡評論】反送中矛盾逐步升級習近平應負最大責任

【伍凡評論】反送中矛盾逐步升級習近平應負最大責任

【希望之聲2019年8月19日】(主持人:伍凡)今天的題目是《反送中矛盾逐步升級,習近平應該負最大的責任》。

上兩個禮拜,中共的外交部發言人,突然指責美國是香港發生的抗議運動的黑手,在幕後操縱,引發了這場反送中的抗議行動。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就迴應,這種話說得沒有道理,美國是爲了要維護香港的和平穩定,希望香港的抗議行動能夠和平穩定的發展,和平解決。

事實上,在6月份,美國的前駐香港的總領事在辭職之前對新聞界發表了一個講話。他說,香港是美國重大利益的地方,有將近上萬家的公司,有上十萬人的美國人,有重大的利益,政治利益,經濟利益。沒有理由要讓香港混亂,所以希望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能夠和平發展,最後和平解決,這對中國和美國對香港都有重大的好處。

爲什麼習近平管理的這個政權,竟然發出這樣一個信息,說美國是黑手呢?我只能說,是掩耳盜鈴,是借刀殺人,來掩蓋自己的真正的目的。

反送中抗議持續到今天,將近12個禮拜了,它的基本原因是什麼?

今天8月18號,又有170萬人,在香港和平遊行。爲什麼有這麼個遊行出來?民陣爲了這次反送中抗議運動,發動了4次和平者遊行,從100萬,200萬到現在的170萬。爲什麼有這麼個事情發生呢?

我們來研究一下,反送中抗議持續到現在12個禮拜,它的基本原因是什麼?可以說,北京22年以來,從香港迴歸中國之後,1997年到現在,它從來沒有停止消滅香港的一國兩制,試圖修改香港基本法,並且公開說明《中英聯合聲明》已經結束了它的國際責任,試圖早日結束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行共產製度。

這話怎麼說?

第一次是2003年,在董建華當特首的時候,他推行23條。這23條,引發了上百萬的民衆上街。當時我在美國洛杉磯LA1300電臺做演講的時候,我就預估,如果董建華這樣做,有上百萬人上街,超過50萬人,那他一定下臺。果然不久,他就下臺了。

那一次發動的是在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

第二次是在2014年,爲了要雙普選,香港的居民就舉行抗議示威遊行,最後發展到佔中雨傘運動。最後也是被習近平下令扼殺了。

這一次是第三次了,又是習近平親自下令批准,由香港特首林鄭出面提出要修改逃犯送中條例。

第二次和第三次,都是習近平批准執行的,到現在都遭到了香港居民的反對。佔中雨傘運動失敗了,可是,這一次反送中運動正在其實當中,老百姓急劇的不斷的抗議。這一次和雨傘運動不一樣。不一樣在哪裏呢?老百姓的目標非常明確,要阻止中共逐步逐步削弱香港基本法,逐步逐步侵蝕一國兩制,他們爲了自己的子女,爲了子孫後代,能夠在香港這片自由民主的土地上生活下去,所以他們勇敢的站出來,上街。

我們看習近平的目的是什麼?

目的是要充分利用香港,香港在國際上是個自由港,也是遠東最大的一個金融市場,他要充分利用香港這一個好處,它可以參加APEC(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免關稅的出口香港的產品。但是,他又要利用香港的好處,同時又要儘早的結束香港的一國兩制。他非常貪心。既要用香港的好處,但是又要慢慢的殺死香港所存在的好處。所以習近平是非常貪心,不守信用,兩次點火,要早日結束一國兩制。

香港居民要堅持一國兩制,才能保持在人權自由觀念生存下去,所以他們進行反擊,所以習近平一次一次的失敗。

自從習近平上臺以來,中國各地持有不同政見者受到打壓,共產黨控制一切,從政府,軍隊,媒體,銀行,社會,勞保,工廠,土地,所有的一切,東南西北中,黨領導一切,控制在共產黨手裏。這是在毛澤東之後,第二次提出來黨控制一切,那就是習近平

那麼看看局面是什麼?新疆有集中營,幾百萬人抓進去,對臺灣的威嚇,要對臺灣進行一國兩制,和平統一。現在對香港,現存的一國兩制,還要把它破壞掉,可是又對臺灣提出一國兩制,這不是很虛僞嗎?所以他非常貪婪,什麼都想要。對習近平來講,他所遇到的麻煩是什麼?香港居民的反抗效果是非常強烈,很震撼人心,震撼全世界。

這樣一位被稱之爲鐵捥控制着14億居民的一尊之君,面對着香港幾百萬的挑戰。他對自己的權勢過於信任,現在失算了。他完全錯估了自己的權力地位,所以在全世界丟了面子。

全世界我們現在看,無論中文媒體和外國媒體,批評香港這件事情的發生,都指責習近平,你錯估了形勢,你擴大了自己的權力,以爲你下令,什麼都可以做得通,結果沒料到,兩個多月來,事情越走越走到死衚衕。香港的民陣也講了,8月31號,再一次上街遊行,這次恐怕要超過200百萬了。

習近平遇到這樣一個難題,你怎麼向世人交代?所以習近平就下令叫他的外交部發言人說是美國人是黑手,美國人指使了香港人起來抗議習近平,這不是掩耳盜鈴,借刀殺人嗎?這是在騙人。

這個責任完完全全在習近平的頭上。習近平這樣的講法,世界上所有的媒體能夠知道香港情況的人,能夠相信嗎?不可能相信。所以這是個十足的自欺欺人的一種說法。你推到美國人,但是美國人並不是這樣表示。

川普總統8月15號,他講,中美兩國在進行貿易談判,中國非常希望達到貿易協議,中國的領導人(習近平)首先應該人道的去對待香港。也就是說,你現在對待香港是非常不人道。儘管你說,不動用軍隊,但是你用刑法來對待一切,寸步不讓,你不是不人道嗎?

就象對待中國的異議人士的方法,來對待香港人。香港人當然不服了。

因爲香港她的歷史不同嘛。她經過150年英國人的統治,她雖然沒有民主,可是她是有自由啊,可以自由講話,自由出報。在英國人統治香港的時候,絕對不會發生銅鑼灣事件,把它的老闆因爲出了一本書,和習近平有關,把5個人都綁架,其中一個人回來了,林榮基現在到了臺灣去避難了。

所以現在你人道去對待香港,川普說,你要跟我談嗎?和香港掛鉤。這是第一個,用這種說法,能不能說動習近平,先是個問號。但是美國人是希望你能夠用和平解決,但是,美國的共和和民主兩黨的領導人一再警告習近平,你如果最終出去軍隊,鎮壓香港的話,你的後果是不堪設想。它會在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把美國給香港的一切優惠待遇都給取消。這是第一個做法。

第二個做法,他在中國大陸全面封鎖香港的消息,並且用假消息來喂這些中國的老百姓,用愛國主義民族主義來推動中國大陸的老百姓來反對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因爲他們這些人不知道真實消息。即便知道真實消息,你去傳播,那你要被抓,被整,甚至被判刑。所以用這個方法,也是用民族主義愛國主義來掩蓋習近平他估算錯誤,對香港進行打壓。用這樣的辦法,在中國大陸替他掩蓋,在全中國掩蓋習近平的錯誤和他的一切行爲。

第三,習近平指責說,香港的居民,你們要爲香港未來惡化的狀況負責,他又倒過來了,把這個板子打在香港老百姓身上。前面打在美國,現在打在香港老百姓。"顏色革命",他把這頂帽子加到了香港老百姓的頭上。並且香港執行的無政府主義的運動,最後香港會變成臭港死港,最後受害的是香港全體老百姓。這也是倒過來了。

你要修改基本法,要提早結束一國兩制。一國兩制還能保證香港有一部分還能夠民選特首和議員,你先拿掉了,並且也不准他們出來抗議示威遊行,他的言論自由被你剝奪了。老百姓抵抗,你就說,你這樣做,會把香港變得臭港死港。這板子又打在香港老百姓頭上。

8月11號,國務院港澳辦新聞發言人楊光,他說責香港極少數暴徒,他們出現了"恐怖主義’的苗頭,他講極少數的暴徒,並不是100萬200萬170萬的絕大多數的香港老百姓。

那麼街上的暴徒,這裏面就有疑問了。我們看元朗那次白衣打黑衣,穿黑衣服的人是抗議示威遊行的人,白衣服的人是香港政府警察勾結當地的黑道,甚至把泰國的黑道也引進來,打香港的老百姓。現在這些少數暴徒,究竟是香港居民還是黑道呢?你把這個暴徒壓到香港老百姓的頭上,香港居民是不會接受的。

所以他們這幾次的抗議示威遊行,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訴求,就是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這些暴徒的行爲從哪裏來。第二個是調查警察爲什麼這樣死命的打傷把一位女子眼睛打黑,打瞎。這個事情要進行調查。爲什麼警察這麼做?

絕大多數香港人他們是爲了他們子孫後代,他們要和平的在這裏生活,並不想要進行"顏色革命",他們沒有這樣要求,甚至包括18號170萬人他們很和平的進入公園,又從公園裏邊出去,這樣示威遊行,你有什麼理由把他們自由表達他們意願的權利剝奪呢?並且剝奪以後,還要把板子打到香港人頭上。這是習近平正在做的。

第四點,習近平下令中國在外國大學的留學生,去發動運動,來指責香港居民的暴行。其中最典型的在澳大利亞的悉尼大學,香港的留學生出來支持香港居民的反送中運動,遭到了中國大陸留學生圍攻抗議毆打,結果有的學生被澳大利亞政府立即下令通知這個大學學生開除學籍,驅逐出澳大利亞。他正在利用這些中國的大陸留學生,有的財大氣粗,以爲中國了不起,要佔領全世界的各個大學,留學生,來把中國的那一套推行到世界。習近平正在這麼做。

上面我所講的是這四種方法:指責美國;指責香港居民;欺騙中國大陸居民,支持政府要派兵去攻打香港;再一個就是世界各地發動留學生圍攻香港留學生。

這些東西,都是在逃避習近平在香港反送中抗議當中所犯的罪責。

習近平你如果下令,停止打壓老百姓,打壓香港居民,並且接受香港居民提出的5個訴求,那事情就好辦了。

下面我講一講怎麼化解香港這場風暴?

習近平現在有三個選擇:

第一個選擇就是,北京讓步。滿足香港示威者的要求,最終實行普選,真正實行香港基本法。我認爲這是對香港對中國對全世界來講,都是最好的選擇。

因爲現在全世界經濟走向了蕭條,已經有些跡象顯示出來了,世界各國的經濟不好,中國的經濟更壞。如果香港這件事情能夠得到圓滿的解決,使香港的自由港正常的運行,香港的金融市場正常的運作,並且還有外國的資本投入香港,香港再投入到中國,這對中國來講,也是好處。

但是世界媒體也發出警告,如果演變成不可收拾的局面,那麼你習近平該怎麼交代?

所以從對香港對中國大陸對全世界甚至於對習近平本人來講,選擇這一個妥協的辦法,也就是說接受川普的建議,習近平到香港去,和香港抗議示威的居民面對面的交談,這種事情,世界各國領袖一旦發生重大事件,直接出面交談太普遍了。

美國總統川普幾乎每個禮拜三次五次的面對美國居民講話,甚至於普京也每年舉行幾次記者會,面對全世界和俄羅斯的媒體講話,接受他們電話的叩應(Call-in),接受網絡上的直接提問,當面就解決問題。這對處理香港問題以及以後處理臺灣問題,包括處理中國的政治經濟的矛盾,都有好處。但是如果你不這樣做,那必定會引起全世界的抗議,引起英國美國德國來對你進行制裁,對中國有好處嗎?絕對不會有好處。

第二個辦法,軍事佔領香港。就是派軍隊進去。有的人講要實行六四大屠殺。其實他不必大屠殺,直接把坦克車開進去,所有的大小廣場統統佔領,實行戒嚴,採取這個辦法。

但是我覺得這是最笨的辦法,也是最壞的辦法。最後的選擇叫後患無窮。正如港澳辦發言人所講的香港變成臭港死港。誰整的呢?習近平,是你下令的,你現在負責,歷史就會把你記得一載,會遺臭萬年。

世界各國一定會爲了保護香港的居民,採取各種手段來制裁中共政權,制裁習近平。你沒有力量反抗,因爲香港所有的好處,都要喪失了。你就揹着包袱,背了700萬人的包袱,在你身上,還三天五時的起來抗議,甚至發展城市的巷戰。你習近平究竟有多少能力多少精力來處理一個小小的香港問題。

這就引發全世界支持香港來制裁中共,包括政治、經濟、外交、貿易、金融、文化交流、軍事交流,這些都可以進行制裁,使得你是面對這麼大的壓力下來,你怎麼應對,怎麼能夠解決這些問題呢?非常困難。就把最好的香港變成一個最爛的香港,變成死港臭港。

第三個選擇,北京就期望等待香港的居民抗議活動自然的消亡。但是我看,在目前中國大陸政經局勢和全球經濟下滑的狀態下,是個做夢。

因爲香港對中國的經濟有利,香港對全世界的金融貿易經濟是有利的,你把她扼殺掉,不是跟全世界對抗嗎?

我這裏引用一下,年輕人黃之峯,他是在上一次雨傘運動中的領袖,他前兩天回答德國之聲的採訪。

記者問他,你讓香港的戰鬥怎麼的進行下去?你們這麼小的力量卻遇到這麼一個龐大的敵人,你們怎麼進行運作?

黃志峯迴答得非常好,他說:這不是一場簡單輕鬆的戰鬥,是大衛面對歌利亞的鬥爭。

大衛和歌利亞的鬥爭,在《聖經》裏邊記載,講的是以色列一個牧童大衛,去戰鬥一個龐大巨人歌利亞,結果花了很多年的時間,歌利亞是一個龐大的廢物,給打倒了。大衛贏了。《聖經》上寫着這麼一段歷史。

他說,我們可能會面對許多打擊和壓制,我們不會後退。因爲香港是民衆抗議權威統治的前線。正如上個世紀的西柏林。西柏林被俄國統治的東德包圍了,西柏林被包圍,所以它一直對抗俄羅斯蘇聯,所以西柏林受到了全世界的支持。最有名的空中支援,美國上萬架的飛機不斷的支持西柏林,使得西柏林能活下去。

他舉這個例子非常非常準確。

他說,我們會持續的抗爭,直到活着真正民主的那一天。

所以這個年輕人,他眼睛放得很遠。

他還在另一個回答裏邊講,我們的最終目標是要爭取普選,我們所想的是2047年以後的生活。所以他講,世界各地的人們可以成爲我們的盟友,請支持我們!

這個年輕人回答了香港老百姓爲什麼堅持要對北京當局進行持續不斷的鬥爭。因爲他們知道,如果這場鬥爭失敗了,就再也沒有自由民主的可能,尤其是沒有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的可能,也不可能在有法治當中生活下去,最後就變成就象新疆西藏,就象中共對待中國的異議人士那樣的對待香港居民,他們不願意,他們看到了結果,所以他們要持續鬥爭。

另外一個,反送中顯示出來一個結構性的矛盾,比如說,在政治上,北京拒絕香港居民擁有權利進行雙普選,不遵守香港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

如果習近平採取軍事鎮壓,美國已經多次警告了。美國國會兩院正在討論和審理《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也就是說,要把香港的所有從美國所獲得的政治經濟貿易的好處,統統取消,並且要每一年進行報告,來做出下一步怎麼樣對待香港。這樣對香港是非常非常不利的。

同時,美國已經宣佈了,如果你對香港動武,美國有很多王牌可以打。貿易戰,金融戰,科技戰王牌。還要禁止華爲進行貿易,進行做生意。種種這些都會爲中國正在下滑的經濟造成巨大的壓力。

所以現在來講,習近平你還沒跨出最後一步,你還有時間去思考,怎麼樣解決你的問題,這個問題就是怎麼樣在香港問題上遵守你的諾言,遵守中國簽字的《中英聯合聲明》以及香港基本法,你遵守這個事情就解決了。因爲你不遵守,你的欺騙,所以才造成現在一切的後果。

那麼何去何從,你自己做最後決定。但是如果你做出正確決定的話,你好名聲名留青史;如果你做了最壞的決定,那遺臭萬年。並且我想,共產黨內部也會進行激烈的鬥爭,你做出了錯誤的決定,引起了全盤的惡化,中國的政治經濟外交全盤惡化,那共產黨那些你的對手絕對不會放過你。何去何從,你要做出最快的決定。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