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授人以渔」 严重的游民问题St John’s是如何做的(上)

加州四大城市被列入全美游民人数最多10大城市排行榜(图片:SOH合成)

「授人以渔」 严重的游民问题St John’s是如何做的(上)

【希望之声2019年8月20日】(本台记者子涵、东伟采访报道)关于流浪汉(Homeless,又称游民无家可归者)问题,据美国的最新数据,在全国10大城市,其中大多是自由派的城市中,游民人数都创新了纪录。加州有4个城市被列入游民人数最多的10大城市排行榜:旧金山、圣荷西、洛杉矶和圣地亚哥。那么,游民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产生的?有哪些解决方案呢?

旧金山从2014年到2016年用于解决游民问题的费用,从1亿6千万到2亿4千万,增加了将近50%的花费,然而,在旧金山生活的人们却没有看到有什么大的变化。而另一方面,人们也看到有些私人企业在帮助游民问题上做得相当成功,St. John’s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位于加州首府Sacramento、美国最大的帮助解决游民问题的私人企业St. John’s,也是一个非营利组织。本台记者子涵、东伟采访了它的首席执行官米歇尔·斯蒂布(Michele Steeb)女士,请她具体谈谈她的企业是如何做的。本文为这次采访的文字整理。

从「授人以鱼」转向「授人以渔

米歇尔女士一开始是在政界工作,后来是在商界做一些生意,之后她在加州的商会运作了一些和政治相关的事务。她说,这个商会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政治和商业方面的融合。

她从2006年时,被请到St.John’s这个解决游民问题的企业做志愿者,目的是想让她来帮助解决一些问题。从那以后她就再没有离开,到现在已经在那里干了11年了。

米歇尔介绍说,St.John’s最初就是个教堂。最早的时候,大约是在1984年左右,他们发现,每天一开门,就有一些妇女儿童躺在台阶上睡觉。因为是教堂,他们很有爱心,就说,OK,那我们以后就让他们进来吧,就让他们每天下午5点钟进来,给他们一个地方的睡觉,给他们一些食物,每天早上8点钟让他们必须离开。就这么做了几年之后,大约过了3年,他们这个项目就越做越大,越来越多的无家可归者就到这儿来。后来,他们这个专门收留无家可归者的项目就搬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不在教堂里面了,但是他们基本上还承担了一个作用,庇护所(Shelter),就是在紧急情况下给人们提供庇护的一个场所。

他们从1984年至今,已经有34年的历史了。随着慢慢越做越大,到了2006年的时候,收容游民项目基本上就是24小时全天候的了,因为他们有了自己的房子,承担的作用基本上是提供一些食物,提供一个住的地方。但他们发现这样不行,时间长了,这些人总还是呆在这个圈子里,并不能把他们改变成自立的情况。

2006年米歇尔去了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她就开发了一些新的办法。

帮助游民改变的思路缘起于一件令人震动的事情

米歇尔看到两位女士带着她们的孩子过来了,一位女士叫雪莉,带着自己的两个男孩子住到了他们的庇护所里;另一位叫凯蒂,也是带着自己的女儿过来了。雪莉和凯蒂看起来长相完全不同,所以,当米歇尔知道她们是姐妹的时候,有一点吃惊。但是更让她吃惊的是,这两位女士其实在18年前就和她们的妈妈一起来庇护所住过。

从妈妈那一代到她们这一代,相同的事情在重复发生,这使米歇尔感到震动,她开始意识到,我们不能再只是作为庇护所了,我们真的就是要帮把她们的生活彻底的改变。

所以从2007年开始,他们的企业就开始设置一些12个月到18个月蛮长的项目,来帮助妇女和她们的小孩永久地改变她们的人生,帮助她们永久性脱贫,摆脱那种依赖的状况。

游民们在St John’s如何度过他们的一天

米歇尔介绍了住进来的人们一天里是怎么度过的。 她说,她们早上6点起来以后,帮助自己和小孩子们吃好早餐以后,小孩子们8点半由校车送他们去上学;更小的孩子由他们自己企业的学前班(Preschool)和日托(Daycare)帮助照顾他们。

当没有小孩子让这些妈妈担心之后,妇女们就开始做家务,而做家务其实对她们是蛮重要的,因为她们之前都是无家可归嘛,就是很乱的那么一个状态。做家务可以帮助她们看到,什么样是干净的,干净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从9点钟开始,她们就会上各种各样的课,课程特别多。她们上的第一门课叫“正向思维”(Positive Thinking)。由于她们很多人经历过家暴,经历过自己的失败,经历过很多负面的东西,所以思维上会比较负面。所以米歇尔想, 给她们讲的第一门课,就是怎么样使自己变成正向思维,遇到事情怎么样去正向思维。

除了“正向思维”课,还有许多其它的课,比如说“健康人际关系”(Healthy Relationship)、计算机方面的课程,帮助她们获得高中毕业证的课程,还有怎么样管理自己的财务、怎么样做父母、关于精神健康以及戒酒、戒毒方面的课程,还有体育锻炼课程,以及工作技能的训练。一天下来,学很多东西,这些妈妈也是很辛苦。

小孩子放学回来之后,他们有一个“家庭作业俱乐部”(Homework Club),可以帮助孩子们一起做作业,之后有一个“社区见面会”(Community Meeting),大家在一起分享一些最新的消息,然后一起分享一些积极的好消息,大家一起聊一聊,今天都发生了什么。

到晚上,小孩们睡觉之后,妈妈们自己也很累了,整个一天非常非常地充实。

米歇尔提到说,对不同的人,其实参加的课程都不一样,因为每个人面临的状况都不一样,她们自己参加的咨询,还有带她们的孩子参加的咨询也都不一样。一整天都有心理治疗师帮助她们做好咨询。而每个人设立的目标也不同,每个人所经历的程序和培训方案也不同。

如何衡量“游民”已经改变成功,可以自立并离开“庇护所”?

米歇尔说,通常他们都要经过12个月到18个月的培训方案,但有的人问题比较少,可能几个月就OK了。怎么衡量?他们的衡量标准就是,从这里出去的时候,这人自己有一个稳定的住所、一份稳定的工作。

他们做过一个统计,经过12到18个月的培训,大概有80%的人会有自己一个稳定的住所,90%的人可以找到一个不需要政府补贴就可以生活的工作。米歇尔说,过去一般来到这里的人,他们可以拿到政府的福利,大概平均下来每个月是420多美元;离开的时候,他们大约平均每人每个月可以挣到1800多美元。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自立了。

米歇尔说他们做得比较成功,她做了一个比较:政府一年给一个游民的补贴花费大约是5万美元,但是在St.John’s这里,一年在每个游民身上的花费大约是1万4千美元,这些钱都来自政府,也就都是纳税人的钱;关键最主要的是,成功改变的大多数人,不再依靠政府福利,这减少了对社会的负担。他们大概算过一笔账说,一年下来可以节省到1千3百万左右纳税人的钱。

(待续)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