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高齡中共黨員正在使用學“習”(網絡圖片)
高齡中共黨員正在使用學“習”(網絡圖片)

“學習強國”出事故 被迫高強度學“習” 中共黨員深夜猝死

【希望之聲2019年8月23日】(本台記者劉瑩綜合報導)今年年初以來,中共推出“學習強國”App,以致中共政府人員與中共黨員每天花費數小時努力使用“學習強國”App積分,這種高強度學“習”,令很多人疲憊不堪,甚至有的中共黨員深夜突然猝死

8月22日,關注中國宗教自由及人權狀況的《寒冬》雜誌報導,“學習強國”App自今年年初推出以來,在中國社會各階層被全面推廣,對中共黨員來說,學習習近平上臺後提出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一政治理論,已成了不惜一切代價必須完成的政治任務。從此,學“習”便佔據了中共黨員、公務員的生活。

今年4月的一天,山東省一位年近六十的中共黨員正使用“學習強國”App答題,突然暈倒在地猝死

據一位知情人透露,這名黨員以前有正常的生活規律和作息時間,每天還會抽出時間運動,鍛鍊身體。自今年1月起,被要求下載使用“學習強國”後,他的生活就被打亂了。

“他每天早上5點就起牀學‘習’答題,然後上班,晚上回到家還要學‘習’答題,有時深夜11點還在答題或聽習近平的講話。”該知情人說,“他不僅爲自己答題,還要替另一名不會使用智能手機的黨員答題,每天在兩部手機上輪流使用該App答題,學習強度大,他身體吃不消。”

猝死中共黨員生前的情況相似,濰坊市一名中共黨員透露,他也幫別人使用該App答題——不僅要努力完成自己的任務維持積分,還替其他3名黨員答題,因此每晚都熬夜到2點多才睡覺。

他表示,現在強制人學“習”,不聽的話就有可能被打發回家,什麼都沒有了,共產黨可不是好惹的。

菏澤市某縣一村主任患有高血壓,常常生病,但他即使生病打着吊瓶也要堅持學習習近平思想;另一村主任爲免排名倒數遭罰款,不僅自己用兩個手機學習積分,還僱用多名村民幫其積分,每積500分發30元紅包。

這位村主任無奈地說:“我不得不自己花錢找這些人幫我積分,否則挨訓,倒數六名每天要被罰款100元人民幣‘學習強國’,說白了就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山東濟南市、聊城市一些企事業單位也都實施獎懲制度,分數高的就受到表揚和物質獎勵,分數低的就會被提名批評並扣發工資。不積極學“習”者,甚至還要寫800至2000字的檢討書,檢討自己“思想有問題”“不愛國”。

面對這種“綁架式”學習,很多人都心懷不滿,表示這與文革時期學習毛澤東語錄一樣,簡直是禁錮思想。

山東省一教師表示,“真後悔當初加入共產黨,想退黨又退不了。誰退黨,就給誰記過,這是政治高壓線,誰也不敢去觸碰,只能被迫承受。”(編者注:共產黨是邪教,不會讓你退的,現在人們都到海外大紀元退黨網站公開聲明退,用小名、化名都管用。退黨網站網址:http://tuidang.epochtimes.com/)

據報導,不僅中共黨政官員、公職人員被要求學“習”,連宗教信徒也未能倖免。

今年3月中旬,信陽市平橋區政府要求當地一間教堂的信徒下載“學習強國”App,並且每天學習積分必須要達到30分。

有信徒反駁說,信主不需要學習這些。當地官員卻直言:“正因你們信神,纔要求你們學習答題,這就是爲了改變你們的思想。”

此外,中共強化洗腦滲入中國的每一個角落,導致民間怨聲載道。

信陽市平橋區一村支書告訴《寒冬》,該村每個黨員都被要求下載“學習強國”App,而且當局要求每個村至少有120人蔘加學習,否則村支書就會有麻煩。

當地一退休職工說,中共的這種做法不免讓人想起“文革”時期,各家各戶每天都得學習毛澤東語錄,寫心得體會,否則會被安上“反革命分子”的所謂“罪名”進行批鬥。他感嘆現今中共強迫學“習”的做法“如同回到毛時代”。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