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奇書共享】《一滴淚》(83)——路線鬥爭

【奇書共享】《一滴淚》(83)——路線鬥爭

【希望之聲2019年8月23日】(長篇連播)         張校長一骨碌跳下地來,激動地說:“我親眼看見,楊主任一看完老巫的報告就說:‘真沒想到在我們安徽省還有像巫寧坤這樣的人被埋沒在農村,沒有工作,沒有收入。現在國家多麼需要人材啊!這個問題一定要儘快解決。'他隨即提筆在報告上的空白處作了批示,寫不下,他又在信封背面接着寫完他代表省委所作的批示:安徽大學應儘快爲老巫恢復工作,如安大有困難,可調到另一所大學任教。每月工資不低於一百元。我以爲早就解決了。我知道有來自極左方面對落實知識分子政策的抵制,但我沒料到他們竟敢不執行楊主任的批示。太不像話啦!這羣人根本不懂什麼是辦教育,整天胡搞,想把安大搞垮。老巫在農村幾年的情況我都知道,他受了很多委屈,農村幹部對他不瞭解,繼續迫害他。我聽了很氣憤。他的業務水平很高,我相信他將來一定不會留在安徽的,安徽容不下他,他一定要回到北京才能發揮他的作用。你這趟來得太好啦。一定要盡力爭取徹底解決問題。時候不早了,你馬上到省委大院直接去見楊主任本人好啦。他很平易近人,你就說是我讓你去見他的。你如實告訴他,他的批示至今安大仍未落實,請他過問一下。你和他談話後,先來我這裏把情況講一下,再回安大。”

        我聽了這好消息自然十分興奮,馬上跑到省委大院,要求見楊主任。不料磨了四個多小時,說得舌敝脣焦,傳達室說什麼也不理會,因爲我沒有特別通行證。我又回到省醫院,向張校長彙報情況。他聽後又激動地拍着桌子說:“真不像話!這羣不學無術的人專門搞官僚主義,怎麼得了!這樣吧,效椿同志每星期五下午都來看病,他看病後必來看我。下次他來時,我一定把這些新情況都告訴他,請他再次過問此事。你下星期六再來一下吧。”我正起身準備告別,他又說:“我又想起另一個辦法,你去找安大的趙書記,他是個好人 。”

        第二天早晨,我到安大人事部門去追查楊主任批示的下落。得到的回答是:“我們從不知道有什麼批示。既然是代表省委批的,那你就到省教育革命委員會去問吧。”當天下午我又跑到教革委,居然見到了一位分工管安大的副主任,他說楊主任的批示幾個星期以前就發給安大了。於是又回到安大,找到人事部門負責人。他愛搭不理地說:“省委是有批示的,批文原來由某某同志保管,後來他調動工作去了山東,走前也沒辦移交,可能批文還在他抽屜裏鎖着哩。你在合肥跑這跑那也沒用,還是趕緊回農村接受再教育吧。”踢皮球的老一套!極左分子們顯然在拖延時間,等待下一次政治風向改變就推翻楊主任的決定。 

……

責任編輯:香梅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