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共地方债增发,基建投资却仍在下滑。(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 File)
中共地方债增发,基建投资却仍在下滑。(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 File)

中国地方债发行量大增 基建投资却下滑

【希望之声2019年8月23日】(本台记者賀景田综合报导)过去10年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基础建设投资如今跌至历史低点,今年以来,中共为应对经济放缓和贸易战带来的压力,大幅增加了地方债的发行量,但基建投资却出现下滑。分析认为,中共高额负债与投资收益不成比例,对基建投资形成约束。

经济下行 中共加大地方债发行

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与贸易战紧张局势不见缓和的背景下,中共当局加大了地方债的发行量。今年中国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30800亿元人民币,其中专项债务21500亿元,较2018年规模增加8000亿元,专门用于基础设施项目。同时,中央政府声称将加大对铁路、公路和水利项目的投资。

据中共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新增地方政府债券25529亿元,占全年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83%。其中,一般债券8667亿元,占93%;专项债券16862亿元,占78%。

在大幅扩张今年专项地方债发行规模后,中共在今年6月明确专项债可以用作重大项目资本金,意在刺激基建投资。但是基建投资却出现下滑。

中国基础设施投资下滑

英国《金融时报》8月23日报道,过去十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长一直是中国经济增长和就业的重要驱动力,如今它已跌至历史低点。

自去年二季度,中国基建投资增速告别过去多年的两位数增长,骤降至5%以下的个位增长、甚至下跌,成为拖累投资增速的重要因素,也是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放缓的原因之一。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2%,为近30年来的最低增速。

澳大利亚澳新银行(ANZ)中国经济学家王蕊(Betty Wang)表示:“增长放缓可能成为未来中国基础设施投资的新常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中国基础设施支出的资金来源一般是地方政府发行的债券,这些债券大多由国有银行买入,这推动中国政府债务与GDP之比去年达到了73%。

在中国许多省份,政府背负了巨额债务。

美国智库保尔森基金会(Paulson Institute)的宋厚泽表示,去年贵州政府债务总额与GDP之比为170%,为中国最高。

债务增长的同时,许多投资却在亏损,投资收益远低于借款成本。据宋厚泽估计,去年的亏损相当于贵州GDP的12%以上。

宋厚泽表示:“贵州的投资已远远超过了其需求。基础设施的供需之间有很大差异。”

高额负债与投资收益不成比例,对新项目的投资造成约束,一些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开始出现了萎缩。在中国遭受冲击最严重的省份之一、中部省份湖南省,官员们表示,今年上半年,该省基础设施支出同比下降了5%。相比之下,政府数据显示,贵州6月份基础设施投资仍同比增长12%——但较一年前17%的增幅有所下降。

专家怎么看?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表示,“年初以来出台大量促进基建的对策,但目前来看效果不明显。”

刘学智认为,由于基建投资基数已经很大,拉动基建投资的边际效用减弱,基建补短板对基建投资增速的抬升幅度有限。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稍早撰文称,过去几个月,中国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已持续在50荣枯线以下,稳增长的政策力度或将逐步增大。

他指出,尽管未来专项债券扩容、基建资本金比率下调、新一轮债券置换等或值得期待,然而,基建投资受到债务等约束,其抬升依然会有些艰难。

太和智库研究员张超表示,由于缺乏债务刺激,而且地方政府预期收入下滑,基建投资并未按照某些凯恩斯派学者预期的那样持续发力。一方面,基建投放资金受限,在去杠杆的推动下,地方政府很难进一步举债加杠杆来为基建融资;另一方面,“减税降负”政策的出台使得地方政府收入进一步回落。

责任编辑:宋月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