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奇书共享】《一滴泪》(85)——春江

【奇书共享】《一滴泪》(85)——春江

【希望之声2019年8月28日】(长篇连播)下面我们接着来听一毛的回忆录——鞋

    婚后,英姐连着生了两个女儿。她生第三胎时,正好是春节。听说她生了双胞胎女儿,年初三我就赶了去看她。

    “英姐,快让我看你的双胞女儿们。”我一进屋就喳喳开了。

   屋里暗暗的,她躺在床上。我走近了一些,看到她在哭。

    “月子里的人,让她歇着吧。”他婆婆进来了。

    “英姐,我走了。”我把带给她的一把天津寄来的糖果放在床头,跟着她婆婆出去了。

    “她为什么哭?”一进堂屋,我迫不及待地问。 

    “咳,命苦啊。”她的眼圈红了。“已经养了二个赔给人家的东西,又来了二个吃饭的。大年初一,图个吉利。初二才把二个讨债的丢到河里去了。”

    我不记得怎么离开她家的。这两个可怜的女孩子,倒是随着河水,清清爽爽的去了。不像其它同命运的女孩子们,一生下来就给倒提着,往尿桶里一丢了事。这以后不久,我们全家就因爸爸、妈妈的平反而离开农村,我也没再见过英姐了。

   爸爸、妈妈到另一所大学里任教,我也到附近的一所中学去上学。第一天上学,我兴高采烈地把两条大辫子梳得光光的。刚走到教室门口,班主任老师就把我拦住了。 “老师早!”我恭恭敬敬地说,笑着。教室里有那么多女生,我想赶快进去。

    “你的鞋呢?”老师问,并没回答我的问候。

   “我……”我嚅嚅地不知说什么好。不是年节,又不走亲戚,为什么要穿鞋。

    “回家去,穿了鞋再来上课。”

   当我哭着跟妈妈说完老师没让我上课的理由后,妈妈反而笑了。“咳,搬家一乱,加上在农村住了那么多年,我倒忘了这个。别哭,妈妈带你去买双新鞋。”

    在我的学期小结上,班主任除了千篇一律的“能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之类的评语外,写下了这么一句话:“一个学会了穿鞋的、纯朴的乡村姑娘 。”

……

责任编辑:香梅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