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奇书共享】《一滴泪》(88)——运动再起

【奇书共享】《一滴泪》(88)——运动再起

【希望之声2019年9月4日】(长篇连播)总的说来,我们搬迁到芜湖标志着我们的生活开始往好处走。固然,一丁和一毛被迫离开我们,归计遥遥无期。怡楷又得在我们新家里过第一个春节的前夕离家,奔赴天津探视患晚期肺癌垂危的大姐。我在政治上受歧视仍然是严酷的现实,不过我已经毋须接受批斗了。房管科甚至在我们每一家两间屋子的后面盖了一个简陋的厨房,有自来水龙头和洗涤槽,煤球炉子也有处放了。我们几乎感到心满意足,但是我们知足常乐的生活很快又受到政治舞台上风云变幻的威胁。 

阶级斗争的弦一绷紧,怡楷的日子也更难过。偏巧这时候一村患小肠疝气,急需住院手术。1975年冬,一村刚十二岁,住院必须有家长陪伴护理。我要上课,这个任务又落在怡楷身上。她去向那位“小左”式的女副系主任请假,被她训了一顿:“打字室工作这么忙,你怎么偏偏在这时候请假?偏偏在这时候给孩子动手术?等放寒假再说吧。”怡楷说孩子的病情严重,医生说要马上手术,她也无可奈何,等孩子出院后她来加班加点。还是那位女副书记出来解围,让怡楷尽快送孩子住院。第一医院设在一座天主教女修道院的旧址。一村住的是一间修女住的小屋子,三张病床之间是窄窄的“一人巷”。怡楷只能和衣躺在病房门口的长凳上过夜,自然睡不好。一天早晨,她实在太困,就挤在一村身旁睡下了。不料隔壁床上的癌症老人断气了,医院工人来要进“一人巷”收尸,怡楷半个身子悬在那里挡路,被推了半天才醒。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一个中年男子一面咬着烧饼油条,一面咕哝:“怎么睡得这么死!”一村说:“妈妈,你再不醒,他们也许会把你抬走的!”

 1976年春,在以毛泽东的妻子江青为首的“四人帮”猛攻下,邓小平第三次下台。全国又掀起了一场新的政治运动,批判邓小平和“右倾翻案风”。在安徽省会,首当其冲的是杨效椿和他的同僚。在安徽大学,张校长和五个系新复职的党总支书记被控“进行资本主义复辟”。九月,新学年开始,掌握省革命委员会大权的军方领导人派出一个新工宣队,进驻安师大,领导运动。这个新工宣队,由模范煤矿工人组成,号称“十面红旗”。不料运动大张旗鼓开始后不久就被迫暂停,因为全国上下都忙于为毛泽东办丧事了。

九月的一个下午,我又在我们的小隔间里自得其乐,读几页《罗马帝国衰亡史》。古罗马帝国和当代中国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那个下午,我重读吉朋笔下的东罗马帝国朱士提年大帝和西奥多拉皇后的故事,妙笔生花,叹为观止。朱某靠阴谋诡计胁迫伯父乖乖地让出皇位,碰上一个沦落风尘的倡优却乖乖地束手就擒。西女登上大位之后,当政二十二年,为所欲为,朝庭内外闻风丧胆。我不禁暗自惊叹:“红都女皇何其相似乃尔!”正在这会儿,广播大喇叭播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通告:当天下午四时整将发布重要新闻。这条通告每隔几分钟就用低沉的声音重播一遍,背景有哀乐。我心里想:“这可新鲜。哦,哦,老头子翘辫子了。准是那么回事儿。”四点整,毛的死讯成为世界新闻。那天是1976年9月9日。

……

责任编辑:香梅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