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六四”时执行戒严的军人(示意图片:Jeff Widener/脸书)
“六四”时执行戒严的军人(示意图片:Jeff Widener/脸书)

江峰:“黄雀行动”世上竟有如此正直有良知的黑社会

【希望之声2019年9月7日】(作者:江峰)6月4号, 朋友们好 !我是江峰。

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中国大陆对汽车、家电需求大增。香港的走私车(英国的右舵驾驶),往往被内地的权力部门和各地军警使用,从早期的“丰田”、“皇冠”到后来的“巡洋舰”,它们就是国家机器。谁都管不了啊!因此这就大大刺激了香港的走私集团,他们纠结偷车贼在香港大肆地偷盗名车,到了后来直接就到大街上去抢了。抢来的车在街道上还飙车,造成了极大的社会危害,香港警方也很为难。

英国督办就质问了: “点解搞唔定喇(为什么搞不定)” ?

“老大呀,他们有大飞呀”!

什么是“大飞”呀?就是高速快艇

 高速快艇(示意图片:pixabay)
高速快艇(示意图片:pixabay)

咱们看见的港湾里的快艇,“雅马哈”牌子的一般都是一个外挂螺旋桨 。这个“大飞”,有四组螺旋桨,有时甚至有六组螺旋桨。那个香港的水警轮 ,“嘟嘟嘟嘟”~~~ 时速20海里 ,说实在的抓鱼船还行。大飞是60海里,是水警轮三倍的时速,对方肯定追不上,每晚的走私金额都在百万元以上。

开句玩笑,走私贩早上运完货回来,经过水警轮旁还打招呼:“龙哥, 咁早返工喇?(那么早上班啊?)”你说,这是不是讽刺别人嘛?水警也很无奈。

后来,香港警方想了一招,把没收得来的“大飞”刷上水警的标志, 以快斗快。皇家英军跟警方组成了反走私特遣队,在吐露港(Tolo Harbour)、西贡的龙虾湾(旅游胜地)这些走私热点滩头,开始斗智斗勇。比如,撒鱼网来缠这些走私大飞的螺旋桨。走私犯扔鱼炮,警察就用机关枪来对付,埋伏、突击、放狗,什么招都有。当然主要的还是要跟中国内地的边防警察商量怎样内外夹击。

有一次,香港的反走私特遣队的林队长来到深圳,与大陆方面会谈。武警边防总队的领导很热情,亲自开着豪华车来接客,林队长上车一看:右舵车(原来他开的就是走私车)。

林队长就弄不清楚了,以后这所谓合作,到底是与虎谋皮呢?还是要与狼共舞?

但是,就在同一个时期 ,有一件非常特殊的事件,就是让香港的走私集团运一批特殊“货物“的时候。香港黑社会跟香港警方同心协力来卸货,其中包括香港的百姓 ,连外国的政府都出手驰援,甚至大陆方面,从地方的中共官员、军队到边防警察部门,也常常网开一面,这是怎样的一批“货物”,能够唤醒成百上千普通人的热血良知,成就一段传奇呢?

在这个传奇当中,涉及了中共官场、香港社会各界诸多人物,所以至今仍极度敏感,很多的细节始终没有曝光,咱们今天只能挑出来一部分,因为有一些是当事人过世了,另外一些是当事人主动站出来透露的,今天就跟大家来说说这段历史, 这就是“黄雀行动”。

上个世纪80年代初,刚刚结束文革的中国开始对外开放,思想开明的胡耀邦担任中共总书记。人们开始睁开眼睛看世界了,西方的普世价值和民主思想,慢慢的被知识分子和大学生所接受。1986年,中国各地大学出现了学生游行,要求中国实现民主,之后中共发动了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胡耀邦被迫辞职。邓小平选了时任总理的赵紫阳,接替胡耀邦担任中共书记。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病逝。

北京和全国各地纪念胡耀邦的活动,逐渐演变成为要求民主、反对腐败的游行示威。

 八九六四:天安门广场学生(图片:Jiří Tondl /维基)
八九六四:天安门广场学生(图片:Jiří Tondl /维基)

5月初,北京的大学生占领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各个高校的大学生在广场搭起了帐篷。

由于政府强力拒绝对话,部分学生开始绝食,学生们的爱国行动得到了全国民众的同情和支持,体制内的改革派也公开对学生运动表示支持,香港的民众一直看着电视,关注着北京发生的一切……

当广场的学生开始绝食后,香港市民就开始自发的捐款,支持广场上要求民主、反对腐败的学生。

5月21日,香港成立了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简称“支联会”。5月27日,香港演艺界在香港跑马地,举行了“民主歌声献中华”演唱大会。演出的组织者之一,就是被称为音乐坛大姐大的梅艳芳。

 

1989年5月26日,邓丽君主动打电话联络钟肇峯,告知明天在跑马地会有一塲声援民运的马拉松式演唱会,她尚未决定会否参于,但仍想请他担任钢琴伴奏,看看大家可否合作。 钟肇峯在宝丽金时期当过邓丽君的唱片剪辑师,擅长写小调的他还为「淡淡幽情」专...

Teresa Teng邓丽君发布于 2017年6月2日周五

参加的歌星包括邓丽君、侯德健、沈殿霞、周华健、钟镇涛、陈百强、张学友、黄恺杰、太极、Beyond、达明一派、李克勤、周慧敏、王杰、刘德华、周润发、谭咏麟、成奎安、张曼玉、林子祥等等很长一串名字,他们一共演唱了12个小时,参加演唱会的人有上百万人。邓丽君演出的歌曲是《我的家在山的那一边》,歌星们齐声演唱的歌曲是《明天会更好》。这次演唱会一共筹款1300万港币。

其实,“党妈妈”从来就没有爱过自己的孩子们,他们最爱的、最要保护的只有手中的权力。谁管过当时广场上绝食的孩子们?后来我们所看到的,让生存条件得以改善的广场上的帐篷,就是香港人捐赠的。

但是,香港人希望的明天并没有更好。演唱会一周之后,历史上的今天:北京发生了“六四”屠杀。

香港市民在电视上看到了坦克开进北京……还有被打死的学生、市民的照片。

中共国务院当时发言人袁木,面对美国ABC电视台(Americ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Inc)采访时,他面不改色说:

“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进行清场任务过程中,没有死一个人、没有压伤一个人”

但是中国大陆以外的民众,都在电视上看到了长安街上发生的屠杀。

6月13日,中国的中央电视台CCTV,播放了中国公安部对21名学生领袖的通缉令,被北京当局通缉追捕的六四人士纷纷的匿藏外逃,港人的命运一直跟内地与共和国相连。

“六四”一开枪,香港人的激愤转化成一股地下奔腾的力量,当时大批人从北方从内地逃到了广东,但是没有出境的路子,能跑出来的很少,中共从北京下来的压力是越来越大,各地抓的人也越来越多,香港演艺圈名人岺建勋,他是支联会的常委 ,这下他着急了。

正在这个时候,香港艺人邓光荣找上门来,一看这个样子他就说了 :“我给你介绍一个人”。

朋友们听说过这个香港影艺圈,有许多江湖大佬?其中的邓光荣,大家知道,他跟林青霞、王祖贤搭档演过不少青春爱情电影,但是知道他是香港三合会馆主、“联公乐”龙头,是江湖老大的人,可就不多了。

这回他就跟岺建勋说:“江湖上有个六哥,血气方刚,颇讲义气,此人在粤港两地人脉甚广,认识不少江湖人物和走私客,他用他自己的路数(办法)已经救了些学生出来了。”

岺建勋赶紧说: “这个六哥是谁?我要见他。”

“他叫陈达钲,你要想见他?你要想好了呀,你们是场面人物,我们这些人是坏人。”邓光荣回答。

“救人还分好人坏人吗?你赶快帮我约见。”

于是,在香港酒店一间房里,邓光荣、岺建勋,还有跨越黑白道的中间人,见上了“六哥”陈达钲

“怎么样?六哥 能出手吗?”

“六哥”陈达钲用手指了自己刚刚剃的光头,说:“你问它,我已经削发明志了。政府施暴,我本来就要跟学生一起去抗暴的。”

这下子好了, 一拍即合。

然而,救人!干这个事情是要花钱的。香港民主运动组织、演艺界、黑社会 、走私集团,还有很多香港当时的亿万富翁,在民族大义面前,再也没有什么出生背景之分,一起联手。

”支联会”参与拯救学生运动的是,朱耀明牧师和工运领袖刘千石。

”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当时给朋友们念了一首曹植写的诗《野田黄雀行》:

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

利剑不在掌,结友何须多?

不见篱间雀,见鹞自投罗。

罗家得雀喜,少年见雀悲。

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

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

这诗里面说的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这个撒下天罗地网的抓鸟的罗家,

罗家得雀喜,少年见雀悲。

然而,这少年的看的是,抓到黄雀很悲伤。

拔剑捎罗网,黄雀得飞飞。

飞飞摩苍天,来下谢少年。

什么意思呢?形容掌握生杀大权的那些人,乐滋滋的在这捕杀黄雀,少年站一旁却满怀慈悲出手相救,让黄雀高飞苍天。

咱们就把这个行动叫“黄雀行动”。大规模的救助行动就这么开始了!

在北京、在坦克的碾压下、在急促的枪声中,在最早一批从人民大会堂冲出来的那些只穿白色衬衣绿军裤的野战军、包括特务营、特种兵的冲击下,广场上的学生和市民开始在凄厉的广播声中离开……

 

-THE AFTERMATH- It was 28-years ago today that I made the famous 'Tank Man' image near Beijing's Tiananmen Square but...

Jeff Widener 发布于 2017年6月4日周日

场景一

吕京花

北京工人自治联合会广播员吕京花就是其中之一。

她搭乘着火车来到了广州,从当时在广场上厚厚的一沓海外记者留下来的名片当中,她找到了一个香港记者,幸运的是他们联系上了。

在广州大学一个私人公寓里他们见面了。

来的记者确认了吕京花的身份之后告诉她,地下通道成员会来找她。

一个星期之后,吕京花被带到了广东虎门(当年林则徐跟英国人开战的地方)。

在稀疏的小雨中,吕京花登上了走私船,在激荡的浪花中、在晕船的恍惚当中,吕京花的心里想的全是她刚满周岁的女儿……

就这样,一个普通的北京女工,一个被历史的浪潮差点打翻的普通的中国女人,被另一群同样普通的中国人救上了岸,来到了香港,看着旺角的海鲜鱼档,看着那些打边炉自自在在的香港人,她知道自己已经逃过了可能面临的抓捕、审判以及牢狱之灾,从血腥黑暗的一角来到了真正的世界,自己曾经呐喊并为之流亡的每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本来就应该拥有的“自由”世界。

场景二

项小吉

北京开枪和全城抓捕之后,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北京高校对话团成员项小吉逃到了广州。

在中山医学院的门口他按照约定,拿着一份英文的《南华早报》见到了一名香港人(“黄雀行动”的一名联络人)。

他确认了项小吉的身份之后,给了项小吉一个香港汇丰银行的钥匙串,说: “到时候会有人拿着同样的钥匙串揾你,他揾到你之后呢,你不要说话,跟他走就行了。”

项小吉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来的人要“吻”他,后来到了香港才知道,广东话这个“揾”字,就是找到的意思,揾你就是找到你的意思。

当时的项小吉被安排上了一艘小船,船行到海上突然就被一艘中共边防巡逻艇给拦下了。

这下完了!

在这四面黑色的海水中,绝望,也许是船上的逃亡者共同的想法,直到从巡逻艇上伸过来一只手才意识到:这些战士充满了善意。

上了巡逻艇之后,一名军人走到了船的底舱,对项小吉说: “我们同情你,我们支持你。”

那时的项小吉就会有一种穿越感,同样的草绿色的制服、同样青春的脸庞,在天安门广场他们怎么就变成了魔鬼呢?

项小吉被传递着:从车辆到码头、到海面,从海面的小船上、再到巡逻艇上,最后上岸,到“黄雀行动”的总部,再到一个香港当地人给他安排的一个带着铁闸门的屋子和带蚊帐的床上。

项小吉在当天的日记中最后的四个字是:

死里逃生!

项小吉也知道了,按照他刚学会的广东话,他已经揾到了自由。或者说是侠肝义胆的香港人、还有正义的大陆人,一起把自由带给了他。

场景三

搭救蔡崇国、陈宣良

1989年8月,搭救武汉大学的博士生蔡崇国、陈宣良的行动,这是整个“黄雀行动”中遇到的最惊险的过程。

天安门广场当时的总指挥柴玲,她有一个震惊世界的“我是柴玲 我还活着”的录音带。那是在“六四”屠杀之后在武汉大学录制的,交由蔡崇国带来香港,当司徒华接到他们两人抵达深圳的消息后,马上通知了“六哥”陈达钲

陈达钲指令他的弟弟号称“七哥”的陈达甘前往接应,谁知道当天晚上,武汉国安局的人员就追到了深圳,他俩是幸而逃脱。

第二天,“七哥”在蛇口为他们安排上船,出海不到半小时,船老板带着他俩又开回来了,为什么?武汉国安局带着红头文件下来的,当地必须配合,昨晚没抓到,这下可好,整个海面都被封锁了,不允许船只出海。当天晚上,深圳蛇口所有的酒店军警密布要抓人。

司徒华在香港迟迟见不着来人,着急了,按捺不住原来的好脾气,质问六哥:“他们一旦有三长两短, 我唯你是问!”

“七哥”用暗语打电话告诉香港坐镇的“六哥”说:“他们还在,暂时安全”。10天之后,当局批准可以出海捕捞生蚝,那种捕捞生蚝的小船可以出海了。

于是,“六哥”、“七哥”两兄弟物色了一条出海捕蚝的船只,但是船出海不久 ,突如其来十多艘公安船围了上来,把他给圈在中间了,说要把船拖回去检查。

你说这“黄雀行动”啊,光是地利、人和还不算!真是老天爷要帮人啊 !就在这个时候 ,海水退潮了。捕捞生蚝的船吃水浅,公安的快艇吃水深。 它待不住了,只能先撤了。

这个时候,小船的老板对藏在船中暗阁里的两个学生说:“哎呀 !怎么说呢 ?这回去吧,你们肯定要被抓。但在这个船上待太久啊 ,你们也会闷死的。这样吧,我们现在正好在海的中间,右边香港 ,左边深圳 ,你们跳海吧。”

那俩学生怎么办啊 ?还真的就跳了海。

“六哥”听说之后,对“七哥”火冒三丈地吼了:“他们有什么好歹,我就杀了你!”

“七哥”急中生智,赶紧跑到深圳湾大酒店,花1200元人民币,在免税店里买了一个高倍军用望远镜,带了几名手下直奔海边。真是天开眼呀 !他就看见了两个小黑点,赶快命令两个手下出海 ,把两个人救回来。最终还是没有机会过海去香港,怎么办呢 ?

最后一招, “六哥”拿出了杀手锏。他动用了与中共的边防武警的关系,一边是贿赂 ,一边是中共军人当时的民族情怀,说: “这个忙啊,“六哥” ,不是钱的事情,这个忙要帮!”

有意思吧 ?网开一面。走私“大飞”穿越火线 ,将这两名大学生安全送抵香港。

场景四

香港良心与大陆良知

整个“黄雀行动”,从89年的夏天到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一个月,行动中救出了包括赵紫阳的儿子赵二军在内的133名学运领袖、民运人士和学者作家。期间,有四名成员在公海快艇的追逐中丧生,在拯救学者陈子明和王军涛的时候,由于被出卖,行动失败。“六哥”的两名手下被公安给抓了判刑。

“六哥”当时做了一个谁都想不到的决定,我到北京去救他们。“六哥”动用了所有的关系,花了很多钱打通关节。最后,还要跟公安部一局局长谭松裘来谈判。

当然,我们现在是无法获知那一场秘密谈判,一场中共的高级警察头子,和香港的黑社会走私老大之间究竟谈了什么,为什么北京方面把他的两个兄弟放了出来?

“六哥”后来简单的用两个字回答了大家的好奇心,那两个字就是 “爱国”。“六哥”陈达钲说,白色恐怖下,民运人士生命危在旦夕,有良知的人都希望自己能伸出援手,看到别人有难,看到贫弱的人被欺负,看到恶人嚣张,自己当然要挺身而出,义无反顾,不记一己私利 ,只会勇往直前。

这就是中国人的侠气,整个黄雀行动所有的款项,除了部分来自香港知名人士的捐助之外,主要来自当年台港明星“民主歌声献中华”的义演,百万香港民众的捐款,这个行动纲领、名单、行动策划和细节,司徒华把它们都交给了匿名海外机构。中华民族走向光明的那一天,它就会被拿出来告诉大家,就在当年都有谁,在中华民族最黑暗的日子里勇敢的站出来,为拯救民族的希望、拯救那些年轻的、有思想、有勇气的孩子们出了一份力……

 陈达钲等人在香港召开925会议(图片:YELLOWBIRDSS/维基)
陈达钲等人在香港召开925会议(图片:YELLOWBIRDSS/维基)

陈达钲也有一个日记本,他那个日记本原件藏在朋友家里,藏哪?谁也不告诉。但是,大家可以看见他的一份复印件,这个复印件记载着当年行动的惊心动魄,能看到最有特点的是,日记本上有很多的汉字那个正义的“正”字,这一个笔划就代表救出来一个人。

“正”,正好是五个人,记录了厦门四个人、深圳两个人、海南两个人、广州三个人、太平四个人、上海五个人、福建四个人、北京五个人……

像这样的名单有很长,被救助的名单上有北大诗人,有天门广场宣传部长老木,有“六四”担任保卫天安门广场纠察总长张伦,还有老鬼、吾尔开希、于硕、项小吉,还有当时正在积极营救中的陈卫、陈破空、张雨、李霜,还包括知识分子苏伟、陈一咨、苏晓康、严家其、高皋、吴仁华、刘再复、远志明、孔捷生,共有300多人,这名单非常长。

当年的八九六四行凶的地方,不止天安门广场,各省都有跟随邪恶去抓捕那些为中华民族争自由、争民主的人士,那些继续行恶的小人,哪都有。

但是,历史的真相与中共宣传正好相反。不是什么一小撮暴徒、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制造了暴乱,而是这个民族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那么一小撮邪恶轴心下令屠杀,逆转了民族走向光明的节点,逆转了这一场全民自觉的民主运动。

当时的香港媒体不论“左、中、右”,在“六四”屠杀前都是反共媒体,屠杀之后呢?全体香港人都是良心犯。在“黄雀行动”中,至少有5次派遣行动小组进入中国大陆,这些小组携带什么?干扰装置、夜视仪、红外线信号接收器,都挺先进的,他们还学会了安排化妆师,给那些特别敏感的人士化妆,还有用假证件来帮助被救人员。

如果顺利的话,就对上暗号说 “我是李成功”;如果发现公安盯梢,行动败露,就说暗号 “今天下雨不踢球”。行动的资金和物质来源,主要是来自当时的香港同情民主运动的商人和名人,也获得了香港殖民地政府的广泛援助。

当时有商人罗海星、著名女歌手梅艳芳,在“六四”事件之后,他们知道这个“黄雀行动”后,赶快捐了很多的钱,他们动用的工具也很多,汽车、火车、飞机,还有走私快艇,动用了什么人士呢 ?包括江湖豪杰、黑社会老大,甚至包括广东武警总队七支队、珠海支队,包括深圳的六支队,以及中共的军人,还有各地的中共基层政府官员。

另外,平时抓走私一点都不马虎的香港警方,收到类似暗号的指示后,也会给走私船、走私车放行。民运人士获救抵达香港之后,主要是受到牧师朱耀明所托的那个名叫Tiger的人来接应,安排他们入住到安全屋。

曾经为民主党创党主席的李柱铭,当年就负责联络外国政府,包括主动来联系黄雀行动的法国外交官,在港英政府和外国驻港领事馆的秘密协调下,把民运人士送到法国、送到美国、送到欧洲定居。

这是一场全民拯救,黑、红、白道,只要良心尚存,都义无反顾。这我们就知道了,为什么有的人那么怕?它掌握了几百万军队还要那么怕 ?杀完了人还要怕。

就是因为,曾经整个中华大地都是良心的火焰,至今这良心的火种依然在,在香港、在台湾,在中共已经够得着和正在准备去够着的地方保管着……

60年代大逃港,香港人敞开胸怀,接受了经济逃难者。

90年代,香港人敞开胸怀,接受了政治流亡者,如今善良的香港人却要面临当初那些经济和政治灾难的制造者的抓捕,搞个什么 “送中逃犯条例送中条例)”,让香港的良心已经是无路可退。

台湾在选颜色站队的惶恐当中,你们真的没有意识到吗?你们最大最深的恐惧的根源,实际不就来自担心,六四的北京就会成为哪一天的台北吗?

场景五

周锋锁

1989年,他是清华大学物理学系的大四的学生,也是被通缉的21名学生领袖之一。

1989年6月,周锋锁被捕入狱,1995年来到了美国。

2007年,周锋锁和朋友在旧金山湾区,创立了非盈利组织“人道中国”,最近几年, “人道中国” 陆续将一些六四受迫害的人士,和他们的孩子接到了美国,使他们有了一个安全和安定的生活环境。

2014年,周锋锁以过境免签证的旅客身份顺利入境。

6月3日,一早,他就去了母校清华。清华大学有一座民国时期国学大师王国维的纪念碑,上面的碑文的是国学大师陈寅恪所写的,自由之思想 独立之精神,这个纪念碑在今年清华校庆的时候,被学校给围起来了,看不着了。

 

-GODDESS OF DEMOCRCY- It's hard to believe that I was standing in Tiananmen Square 28-years ago watching a group of...

Jeff Widener 发布于 2017年6月4日周日

那个是大家约定纪念六四的地方,纪念碑前静静的放着一束白色的菊花。

周锋锁看到这束花,知道大家没有忘记那个日子,在校园边上他遇到了30年前一直在那里修自行车的一位老师傅。

老师傅一下被认出来了,他走过去和那个师傅聊了起来:

“你在这修车30年了。我记得。”

“是啊!”老师傅回答道。

“我记得你修车原来是在什么地方来着?在那边?”

周锋锁问那位修车师傅说:“ 89年的事 您还记得吗?”

修车师傅说:“那个事情啊!死也忘不了!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晚上,周锋锁被警察抓了起来,被直接送到机场,遣返美国。

他说 :“我相信,有一天,我会和我的战友们再次回到天安门广场,在没有毛泽东画像的天安门城楼前再次合影。”

在香港,对“六四”的纪念会年年都会举行,尽管当年“黄雀行动”中的黄雀们,有的在自由的国度安家,有的又飞回了独裁的鸟笼。尽管当年勇敢的血气少年,有的已经白发苍苍 ,有的已经不在人世:告慰天堂。但是,年年的纪念会都有新的年轻面孔的出现……

近年,有一首小女孩唱的歌叫做《谁还未觉醒》,咱们听听那句话 :“试问谁能未觉醒 ,听真那自由在奏鸣,激起再难违背的那份良知和应……”

这让人回想起当年的“黄雀行动”的真正意义,决不仅仅在于拯救了多少人,而是告诉这个世界,当每个人内心深处的良知被唤醒的时候,不论是走私起家的草莽、生意场上的大亨,还是高喊忠诚的官员,都会选择正义,而那种凝聚、那种转变、也许就在瞬间。

历史上的今天 :“黄雀行动”。

那个事情死也忘不了

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江峰时刻 历史上的今天】当年大逃港的血泪历史 习近平老爸催生了深圳特区

【江峰时刻 历史上的今天】香港七·一大游行 把抗议游行作为传统的伟大城市

下面是香港小孩子演唱的:《谁还未觉醒》

(本文由希望之声编辑综合,保留版权。未经希望之声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