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有中共“三代国师”之称的王沪宁。(AP)
有中共“三代国师”之称的王沪宁。(AP)

奇文!陆媒同时影射中共和王沪宁?遭急删

【希望之声2019年9月10日】(来稿 作者:郑中原)一篇6年前刊登于中共官媒的讨论大清迈向晚期的吏治问题的文章,9月5日在陆媒《今日头条》被翻出发表,但一天之内就被删除,有何敏感之处?分析认为或因太有爆炸性,内容借古讽今同时暗击中共王沪宁,实属奇文。

陆媒重发官媒旧文标题异常扎眼遭急删

陆媒重发的文章虽则被删,但笔者及早保存了这篇文章的原文,文章标题是“官场腐败、奴才得志、酷烈虐民…却又粉饰太平,吏治危机让统治岌岌可危”,从标题看就确实异常扎眼。

该文后面附有特别说明:上述内容选自中国纪检监察网,原文标题为《清代嘉庆道光时期的吏治危机》;来源:人民论坛,发布时间:2013-09-13 08:00。作者:张国骥。

这篇文章谈吏治,讲官场腐败、奴才得志,酷烈虐民却又粉饰太平,从标题字眼看就已针针见血,大有以古喻今之意,如果说2013年由官方发表尚有放风欲试行改革官场积弊之意,故能堂皇发表,到如今现当政者二期将满,中国官场却仍满目乱象,沉疴难消,加之言论管控加剧,这篇文章当然没有翻炒重发的自由地了。

我们来看看这篇文章讲了什么,到底什么内容让现在的统治者惊恐?

这篇文章开篇就说:“治国就是治吏。嘉庆道光时期的吏治危机,已经全面而严重地侵蚀着大清王朝,使大清的统治岌岌可危。”

文章认为,清代嘉庆道光两朝,从嘉庆1800年亲政算起到1850年道光逝世的50年(一般将1840年发生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至1912年宣统帝溥仪颁布退位诏书,这段时期为晚清,嘉庆道光时期大清已走向衰落),其吏治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危机,包括官场道德危机和官场人才危机,概括为吏治危机。

作者解释说,吏治危机,是指吏治不但极其腐败,而且极其无能。腐败不仅仅是个别的贪污受贿、徇私枉法,还表现在官场道德的整体堕落、全面而严重的官场道德危机;而无能不仅仅表现在官员不干事,不想干事,干不了事,还表现在昏庸、平庸和无知者充斥官场,奴才充斥官场,出现了官场人才危机。

作者第一部分内容首先讲官场道德危机。

据说,本来,大清和历朝历代一样,有儒家的道德准则作为官员的行为准则,概括起来主要是四个方面,居首者即仁政爱民,然后是忠君爱国、廉洁奉公、公明勤俭。但后来在官场表现的却是贪污腐化、酷烈虐民、欺骗蒙蔽、消极怠工和漠视民生等方面。

文章说,腐败是专制政体下官场的一个毒瘤,清朝后期到了无官不贪、有吏皆污的程度。

当时大多数官员做官必先问肥缺,“出任之始,先论一利字”。嘉庆初年,洪亮吉说官员上任前都要分析各种官位能够捞多少油水:“各揣乎肥瘠,及相率抵任矣,守令之心思不在民也,必先问一岁之陋规若何,属员之馈遗若何,钱粮之赢余若何,不幸而守令屡易,而部内之属员、辖下之富商大贾,以迄小民,亦大困矣。”

官员的唯利是图达到了毫不隐讳、明目张胆的地步,史料记载:京官刘彬士到浙江任巡抚时就公开说:“穷翰林出身,住京二十余年,负欠不少,今番须要还债。”人们都说他如“饿虎出林,急不能待”。

还有震动一时的杀官灭口案:按照清代规定,凡赈灾,一般要派官员查赈,以防地方官趁办赈之机营私舞弊,中饱私囊。嘉庆十三年(1808)夏,江南淮安山阳县暴雨成灾,朝廷派知县李毓昌前往查赈。李毓昌率家人到受灾各乡村查点户口,查出山阳县县令王伸汉捏报户口浮冒赈灾款近30000两。李毓昌准备揭发到府。王伸汉探知后,重贿求情,但都为李毓昌拒绝。王伸汉又恳请自己的上司淮安知府王毂向李毓昌说情,也无效。于是,王伸汉贿赂李毓昌的家人,密谋毒杀李毓昌,并焚毁户口清册,又用2000两银子买通知府王毂。这就是震动当时的山阳县令杀官灭口案。

文章说,当时大批官员不顾朝廷禁令,以身试法,带头吸食鸦片,甚至贩卖鸦片,从而使这时的官场腐败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

文章还说,清嘉道时期,由于贪官、庸官和昏官充斥官场,从而导致这时另一官场病态的产生和泛滥:书吏的权力膨胀,差役的横行霸道,两者勾结徇私舞弊、贪赃枉法、鱼肉百姓。

文章第二方面讲的是官场酷烈虐民,指官员抛弃了仁政爱民的为官从政的道德准则,清朝到了嘉道时期,私创非刑和广设班馆弥漫全国,其残酷性暴露无遗,酷烈虐民、草菅人命,反映出此时严重的司法腐败

文章说,当时私创滥用非刑残酷情况令人触目惊心,毛骨悚然。论地域之广,非刑遍及全国。所谓非刑是指律典未载而私造酷虐刑具及私施酷刑而言,即非法酷刑。

与非刑配套的是血泪斑斑的班房。这里所讲的班房是合法或非法设置的监狱或拘留所,有差馆、卡房、土地寺、班馆、带候所、私馆、羁候所等,名目繁多。这时的班房像非刑一样,具有普遍性、残酷性及繁杂性等特点。

另外,文章提到,此时的官场还有一大弊端就是欺骗蒙蔽。清嘉庆道光之世,其弊更甚。洪亮吉说:“州县以蒙道府,道府以蒙督抚,督抚以蒙皇上。”层层欺骗,一级骗一级,一直骗到皇上。

文章指出,粉饰太平也是欺蒙的一大表现。大多官员不深入了解实情,虚文往来,敷衍塞责,专做官样文章。欺蒙又一表现是官官相护。官员互相庇护,互为羽翼,共同欺蒙皇上,又是此时官场的一种风气,并且使社会呈现出阴阳两面性:阳面的制度条文成了官样文章,而阴面的互相庇护的关系才是万应灵丹。

文章直指,在专制政体下,官场还有一种普遍现象就是消极怠工,它是专制政体的产物,也是官员明哲保身的手段。这使得行政效率低下,行政运转失灵,政权处于慢性自杀之中。清嘉道时期官员消极怠工已成一种官场风气。各级官员自上而下,自内而外,遇事或相互推诿,不负责任;或碌碌中庸,模棱取巧;或官官相护,消弭事端。

文章的第三方面内容是说清嘉道时期官场中:“真才失意,贪才、庸才、奴才得志”,直指在官场得志的大多是一批奴才、庸才甚至贪才。

文章举例奴才类别的高官曹振镛,他是乾隆四十六年(1781)进士,从这一年直到道光十五年(1835)死去,五十四年的宦海生涯,用八个字可以概括他官场得志的情况,即:生极恩宠,死备哀荣。

曹振镛在半个多世纪的官场中,担任过工部、刑部、户部、吏部等中央主要部的尚书、翰林院掌院学士、直讲官、上书房总师傅,入直过南书房,三次任学政,五任殿试读卷官,四任乡试正考官,五任会试正考官,充任过实录、文颖、会典、国史等馆正总裁官,衔至三师三少,官至大学士兼军机大臣。皇帝遇有巡事、木兰秋狩,都留他在京办事,备受重用,他是中国封建社会官场上罕见的位极人臣之臣,半个多世纪的“不倒翁”。

文章说,曹振镛历事三朝,遍历要职,官运亨通,福禄寿三者兼得,不但清代无此二人,即中国历史上也十分罕见。那么,他官场“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呢?秘诀就在:小心谨慎,遇事模棱;多磕头,少说话。

文章最后指出,治国就是治吏。其时吏治危机,已经全面而严重地侵蚀着大清王朝,使大清的统治岌岌可危。而吏治危机,根本原因是制度问题。

强力影射细节直指中共敏感点引发恐慌?

事实上,中国文人历来就擅长影射手法,笔者挑出这篇文章几个借古讽今的强力细节,显示应是令当局感到恐慌的原因。

其一是,直指“统治岌岌可危”,2019年是中共内忧外患的大患之年,早就传有“逢九必乱”、以及近代专制政权“七十大限”之说。

中共十九大后,美中贸易战爆发,打打停停之下,中国经济下滑,资本外流,失业潮涌,影响深远,至今成为实质上的中共心头大患;而最近香港“反送中”扰动中南海,中共作为挑事和操控香港危局的黑手已在全世界现形。加上很快就是中共建政70周年,中共当局维稳加剧,防范政权倒台。

故此,一提到统治岌岌可危,当政的权贵自然产生负面联想,急欲删之而后快。

其二是,文章大谈官场腐败,买官卖官,当然,相对而言这倒没有什么特别,中共官场的腐败是连它自己也不否认的,但是,文章所描述官员不干事,不想干事,干不了事,还表现在昏庸、平庸和无知者充斥官场,消极怠工已成一种官场风气……却已直接触碰官场现状。

现在中共官场也是如此。在现当局前期强力反腐之后,不但腐败未除,官场怠政成为难题。

陆媒在公开报导承认,中共基层官员出现“混日子”暗流,许多人身居一线有“退休情结”,各级官员还被曝在上班时间赌博、吸毒、打游戏、网购、看色情片,甚至通奸等。

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多次因官员怠政而“发火”,甚至一度用茶杯敲砸桌子,但仍无济于事。

其三是,文章多次强调“专制政体”是官场问题根源,其中提到,腐败是专制政体下官场的一个毒瘤……在专制政体下,官场还有一种普遍现象就是消极怠工,它是专制政体的产物……类似这样的用语,对当下的中共专制极权而言,都具足影射之意。

其四是,文章还说,清朝嘉道时期,当时大批官员不顾朝廷禁令,以身试法,带头吸食鸦片,甚至贩卖鸦片,从而使这时的官场腐败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

近年来,中共官场不但是贪官淫官遍地,毒官也已大量涌现。大陆官媒曾盘点了多个吸毒官员,比如云南“吸毒州长”杨红卫,吸毒后精力特别旺盛,可以连续几天白天开会,晚上吃烧烤吃到凌晨四五点钟,一大早又起来上班,许多局长比他年轻都受不了。

岳阳临湘市委副书记、市长龚卫国在吸毒后报警说遭人追杀,警方赶到时,他兴奋得一丝不挂。2015年,湖南衡阳县一口气查办61名涉毒官员,这些官员开毒趴时,还会叫来风尘女子助兴,成为“黄赌毒”一条龙。目前被查的级别最高的吸毒官员是中共江西省政协前副主席陈安众。

还有亲自贩毒的官员,2014年8月21日,安徽临泉县人社局原工会主席王飞因贩卖海洛因,被判无期徒刑。

其五,文章提到,清朝嘉道时期的官场还有一大弊端就是欺骗蒙蔽。其中粉饰太平也是欺蒙的一大表现。

这一细节,对于中共官场也是比比皆是,习近平连续几年六度批示仍然搞不定一个秦岭违建别墅,最后要出动中纪委特派队伍现场督办。所谓“政令中南海”,大小事情皆如此,其党以假大空的党文化闻名,不造假不欺瞒就不是共产党了。

最要命的一点是其六,文章写到官吏的权力膨胀,差役的横行霸道……官场酷烈虐民,私创非刑和广设班馆弥漫全国,酷烈虐民、草菅人命,反映出此时严重的司法腐败

文章说,所谓非刑是指律典未载而私造酷虐刑具及私施酷刑而言,即非法酷刑。与非刑配套的是血泪斑斑的班房,指的是合法或非法设置的监狱或拘留所,其时就有差馆、卡房、土地寺、班馆、带候所、私馆、羁候所等,名目繁多。这时的班房像非刑一样,具有普遍性、残酷性及繁杂性等特点。

而对照今天的中国大陆,中共迫害人权力度之猛烈、手段之凶残、覆盖面之广,却是史无前例。笔者所知,1999年7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信仰群体的迫害,中共在全国各地的以“学习班”等名义,将法轮功学员未经审判即非法长期关押、施以精神洗脑迫害甚至酷刑,这类实际上是非法的“黑监狱”,同时法轮功学员被大量冤判投入监狱加剧迫害,后来还被曝光血腥的活摘器官罪行,可谓“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之邪恶”。然而这持续10年、20年积累成熟的行恶手段,很快即扩展到大陆维权访民、异见人士、维权律师,基督徒等其他信仰群体,以及那些敢于抵制中共极权的正义人士身上,近年出现被国际社会持续谴责的新疆“集中营”(即所谓再教育营,官方美化为“职业培训中心”等),中共将这种“酷烈虐民”发展到规模化,其恐怖之甚无以复加。

算起来,清代嘉庆道光两朝,从嘉庆1800年亲政算起到1850年道光去世的50年,之后1840年发生第一次鸦片战争,到1912年宣统帝溥仪颁布退位诏书,这段时期为晚清,也就是说,嘉庆道光时期的大清已走向衰落,到晚清灭亡,还有数十年的延续。但中共不然,中共建政仅70年,特别是在最近30年,由于太过邪恶,官场已经迅速集齐所有腐败政权灭亡前的征兆,灭亡前奏被压缩,倒台或在随时来临的一瞬间。故此,前述重发的官媒这篇文章大谈专制政权危机,自然触动了当局的敏感神经,被速删。

被删文章不点名“侮辱”了政治局常委王沪宁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这篇官媒文章被删,还可能因为不点名“侮辱”了一名政治局常委……

题为 “官场腐败、奴才得志、酷烈虐民…却又粉饰太平,吏治危机让统治岌岌可危”的文章突出的敏感词包括这个“奴才得志”。

官媒文章列举嘉道时期官场中典型的奴才类别的高官曹振镛,如前述,他从乾隆四十六年(1781)入仕直到道光十五年(1835)死去,54年的宦海生涯中,担任过工部、刑部、户部、吏部等中央主要部的尚书、翰林院掌院学士、直讲官、上书房总师傅,入直过南书房,三次任学政,五任殿试读卷官,四任乡试正考官,五任会试正考官,充任过实录、文颖、会典、国史等馆正总裁官,衔至三师三少,官至大学士兼军机大臣。皇帝遇有巡事、木兰秋狩,都留他在京办事,备受重用,他是中国封建社会官场上罕见的位极人臣之臣,半个多世纪的“不倒翁”。 可谓官场得志,生极恩宠,死备哀荣。

文章还点出曹振镛历事三朝,官运亨通的 “成功”的秘诀是:小心谨慎,遇事模棱;多磕头,少说话。

如果影射到现今官场,在中共党核心务求“定于一尊”之际,个人崇拜之风重现,“文革式”表忠泛滥,官场奴才真不少。

2017年中共十九大以来,官场对党魁习近平表忠口号惊人,如李鸿忠、蔡奇之流。 发出这类言论者,到底是真忠诚还是大奸似忠,无从得知。但正人君子大抵反感厌恶之,认为是真奴才。不过,还有深藏不露的“奴才”,对被“效忠”的当政者往往更为阴险可怕。

笔者接下来要说的此人,可以和清时的曹振镛类比,正是如今历经中共红朝江、胡、习三代党魁,权势熏天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

王沪宁仕途发迹于上海,最初在复旦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留校任教。1995年王沪宁被江泽民收编,步入政坛。王被调到北京的第一个职位是中共党内智库机构中央政策研究室政治组组长,后来做一直做多年的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

王沪宁后被提拔进入党内掌握重权的中央书记处,为胡锦涛服务十年,中共十八大后,王沪宁转而效忠于习近平。

王沪宁本身是炮制中共理论的“高手”,先是为江包装推出所谓的“三个代表”,后来是胡“科学发展观”的重要推手。而习近平的“中国梦”、以及“习近平思想”,也是出自王沪宁

中共十九大上王沪宁登台,掌管宣传和意识形态,他展开一番手腕为习核心造势,对习所搞的“文革式”宣传也是他搞出来的。从此官场表忠口号一个比一个惊人。

王沪宁能够经历江、胡、习三代不倒,当然有“过人之处”。早有知情人透露,谨小慎微、唯命是从,善于察言观色、揣度上意,是王沪宁做人的准则。故而深合上意,深得上司欢心。有和王沪宁在复旦大学有交集者称,王沪宁表情冷漠,沉默寡言,握手无力,互动敷衍。这种冷淡不是学者那种沉稳,而是心机很重。而据说王沪宁的强项就是“造词”,他可以把一些很寻常的想法“升华”为理论体系,把同一只的鸡蛋贴上不同的标签出售。

王沪宁也确是善于在当政者面临困局时帮出些阴招、损招,比如在美中贸易战中,主管宣传的王沪宁越位主导以毛左意识形态指导贸易战,频频抛出各种老掉牙的“文革式”口号和政策,尽管这一套连连让当局受挫,但王仍然在中南海小人得志、大行其道。

中共十九大后,现任七常委中,势力增长最快但又最反常的是王沪宁王沪宁分管的工作既多又广,除了国防,王沪宁无所不管。连中共正推行源自原教旨魔鬼马克思主义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央领导小组的组长也是他。为三代党魁捣弄出“三代表”、“科学发展观”和“中国梦”理论的王沪宁,确已是习的国师监军,可能是中南海的真正操盘者。

故此,笔者认为,如果说前述官媒文章被删的理由是借古讽今过于敏感,一大原因可能是因为以曹振镛影射了仕途相似的王沪宁,又或是王沪宁自己对号入座?

不过尽管曹振镛王沪宁同为官场“不倒翁”的仕途相似,但两人又有不同之处。一是曹振镛经历54年的宦海生涯,王沪宁1995年进入官场,至今仅29年,而已腐败透顶的中共政权往前延续未必再有时日,也就是说王沪宁再想在习的下一代当司马懿的角色也不太可能;二是,曹振镛生极恩宠,死备哀荣,得以善终,但王沪宁就未必,一旦野心蠢动,东窗事发,可能在权斗中面临“文革”人物康生一样的下场,又或是因为中共之罪,在其党灭亡时会同遭人民清算。

(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