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做政治報告 。(美聯社)
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做政治報告 。(美聯社)

姍姍來遲的四中全會疑雲密佈 習近平一次權力保衛戰?

【希望之聲2019年9月10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中共政治局8月30日召開會議,終於敲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開十九屆四中全會,姍姍來遲的這個會議定在其建政70週年之後,但具體什麼日子,還沒有定。一箇中央全會拖了將近兩年,由於美中貿易戰和香港問題的困局均未解,習近平是否會被問責,反習勢力是否找到了動手機會,仍然疑雲重重。

路透社報導說,中共四中全會具體哪一天召開還沒有定。這一次會議據指公開的議程是中共政治局向中央委員會彙報工作,研究如何堅持和完善所謂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等問題。

有分析指,美中關係緊張,香港危機嚴重,無一例外會讓號稱“定於一尊”的習近平在黨內受壓,四中全會一拖再拖,也被認爲是習爲了避免在會上被問責。

報導說,現在的問題是,習看起來如此強勢,四中全會上會有人追責嗎?

美國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顧爲羣對自由亞洲電臺分析說,四中全會安排醞釀這麼長時間,應該是習要環顧其黨內情勢,等待最佳時機,雖然已宣佈10月開會,但仍可能有變數。最大的變量是香港問題。

他認爲,習近平會觀察,看看香港到底能不能擺得平,如果擺平了,那就是“勝利召開四中全會”,如果擺不平,還會繼續推遲。而屆時開會要觀察的重點,還包括習在黨內的權力是否鞏固。習會透過開這個會,試圖瞭解中央委員會還有沒有反對他的人。

報導又引述北京學者的話說,從現在起,如果這期間不能對香港問題及中美貿易問題有個階段性成果,或者出了更大問題,四中全會就可能開不好。這是習近平的兩大壓力,習能否藉召開此次會議而穩固權力,也有待觀察。

《華爾街日報》本月2日報導,一些中共黨員和政治分析人士認爲,如此異乎尋常的長時間延遲開會,表明黨內與習近平的領導之間存在分歧。

而美國國會9日復會後,很可能很快討論表決《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此案一旦通過,將對中共企圖制約香港的力量形成重大牽制,因此中共黨內對習近平不當處理香港問題造成如此困局,有不少抱怨。

美媒《紐約時報》9月7日刊發報導,引述多名知情者透露,香港持續三個月的“反送中”行動引發全世界矚目,而中南海最高層對香港的處理令人生疑。中共黨內不少人抱怨習近平的風格及權力集中,導致中央政府誤判了香港的不滿情緒,導致更大規模的抗議活動。

報導說,有跡象表明中共高層對如何應對香港問題存在分歧。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學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說,北戴河會議上,似乎發生了爭論。有部分高層領導人建議作出讓步,但另一些人則要求採取行動、讓香港更直接地處於中央控制之下。

這種分歧導致的一個結果就是北京對事態的反應一直遲緩。由於目前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解決這場危機,北京實際上採取了拖延策略。但拖延的結果就是,北京非但沒有化解或控制危機,反而一直在幫助擴大中央政府與許多香港民衆之間的政治鴻溝。

報導認爲,事實上,習近平對香港問題的處理方式與他在美國貿易戰的做法上存在相似之處,意圖以拖待變,但這種拖延都沒能等來更好的結果。香港的動盪可能會給習近平帶來風險,尤其是如果香港問題加劇了中共領導層內部對其他問題的不滿和衝突的話。

習近平9月3日在中共中央黨校發出警告,在講話中重複使用了幾十次“鬥爭”這個充滿火藥味的詞。

法廣稱,這個鬥爭的指向據分析表面看是針對美國以及香港事件,其實就是反映黨內仍有權鬥。

美國之音9月9日引述兩岸問題專家吳漢分析表示,鬥爭是中共的核心概念,中共從成立開始就是在搞鬥爭。他說,中共現在面臨的內外環境都是險峻的,黨的內部也是需要鬥爭的。這次是否會有黨內的反對勢力進入香港然後進行反撲?這是有可能的。習近平的權力不是那麼穩固的。

旅美學者陳破空指,8月30號的中共政治局會議無提“四個意識”和“兩個維護”,亦無強調維護習核心,相信反習陣營並未消失;習在四中全會前大談“鬥爭”,大有營造“延安整風”氣氛,發動權力保衛戰。

法廣引述歷史學者章立凡分析指,除了香港問題,美中貿易談判能否在十一前拿出好成績,習屆時在會上也得向黨內報告。如果對以上兩大問題不能有個階段性成果,或者出了更大問題,這對習來講不一定是好事。

不過,前中共中央黨校校刊《學習時報》副編審鄧聿文表示,在他看來,一則按照中共黨章和全會時間慣例,習近平並未晚開全會。再則習近平恐怕要在四中全會爲黨再套一個緊箍咒,將自己的一套治黨規矩,看作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主要內容,從而成爲習氏特色社會主義的鮮明標誌,他認爲習不可能因爲貿易戰和香港問題被追責。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