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舞臺劇《地獄宮殿的國王》劇照。(自由亞洲電臺)
舞臺劇《地獄宮殿的國王》劇照。(自由亞洲電臺)

河南艾滋血禍真實故事上了英國舞臺 北京氣炸

【希望之聲2019年9月11日】(本台記者劉瑩綜合報導)近日,24年前發生的中國河南艾滋村血禍的真實故事,被搬上英國倫敦的舞臺。中共當局顯然氣炸了,在開演前夕試圖阻撓。

據自由亞洲電臺9月10日報導,名爲《地獄宮殿的國王》(The King of Hell’s Palace)的舞臺劇,正在倫敦的漢普斯特劇場(Hampstead Theatre)上演。這齣劇根據前中國醫生王淑平當年揭露官員掩蓋艾滋村黑幕的經歷改編,但讓中共政府看了很刺眼。在開演前夕,官方找上王淑平仍在中國的親友,要阻止舞臺劇上演。

報導稱,在舞臺上,在哀傷的音樂聲中,一張張躺椅上的人們,討論着“獻血光榮,救死扶傷”的口號。這樣的場景,不只是出現在劇場,更是24年前發生在中國河南省真實的血禍悲劇的一幕。

這部劇的編劇高雅竹的父親是已退休的前美國外交官,當年父親因工作關係,認識了揭露河南官方掩蓋真相而導致艾滋病蔓延的王淑平,而高雅竹想把自己成長過程中的中國經歷,及王淑平的故事記錄下來。

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中國禁止外國血液製品進口,原因是爲防範愛滋病傳入。不過,中國發展自身血液製品醫療產業起步之初,卻沒有完善的衛生觀念及嚴格抽驗流程,不論官辦的或非法私營的採血站,都將所有血液集中、分離血漿與紅血球,再將混和所有獻血者的紅血球,回輸給賣血者,好讓獻血者能迅速恢復,再次賣血。

現在聽起來驚悚駭人的獻血模式,卻是當年河南省文樓村最火爆的血漿經濟產業,賣一次血50塊人民幣的生意,是窮困潦倒的農民賺錢的捷徑。但他們沒想到,卻因此讓自己不幸感染艾滋,有的人因此賠上性命。上訪維權的人,還因此被關進監獄。

當年的那場河南血禍,卻沒有人對官員問責。

但是,現在,在國外上演中國故事,卻不一定是北京樂見的事,對王淑平來說,當年被官方恐嚇脅迫的經歷,又再次上演。

根據王淑平給自由亞洲電臺的聲明,在這部劇上演前的8月22日,她在國內的親友遭到中共國安部約談,他們甚至試圖聯絡已抵美國生活的王淑平的女兒。中共官方清楚告知王淑平的親人,這部劇必須停演,因爲這讓中共政府及一些官員感到尷尬,名譽受損。

王淑平說,她不會因爲恐嚇而沉默。已是美國公民的她認爲,自己有責任保護脆弱無助的人,她希望藉由這樣的創作,能幫助仍在中國國內努力的醫生,免受官方欺壓。

中國艾滋真相受關注

根據聯合國轄下的愛滋病署(UNAIDS)最新數據,截至2018年,中國已知自身感染艾滋病的患者達86萬人,其中,已接受抗逆轉錄病毒療法(ART)的患者爲72萬人 。

每年的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中國大陸當年因河南血漿經濟而感染的千千萬萬的艾滋病患者,得不到任何賠償和應有的醫治,上訪遭截訪甚至判刑。前衛生部高官陳秉中披露至少有上百這樣的患者因走投無路而自殺。

陳秉中曾介紹一名村婦楊春芳一家悲慘故事。楊春芳因輸血染上艾滋病,被醫院多年“誤診”,其丈夫也因此傳染艾滋病。她希望討回公道但無人理睬,在疾病煎熬及社會的歧視下,她上吊自殺。重病的丈夫隨後不久也撒手人寰,留下兩名感染艾滋病的孤兒和年邁的婆婆。

陳秉中介紹,當時對楊春芳的診治,服用解毒藥的同時只要用清水或肥皂水清洗皮膚,如果胃腸不適還可洗胃、摧吐和導瀉,而完全不必輸血。但當時河南政府動員全民賣血運動正如火如荼地進行着,醫院爲了創收也開辦血站,除動員農民賣血外,凡是住院者都被要求輸血。

他表示,河南很多人當時感染艾滋病,主要的原因是當時血站採血不做艾滋病毒檢測,這樣導致污血直接通過輸血進入病人身體,另外很多血站採血的針頭沒有清潔或清潔得不乾淨,導致賣血者交叉感染。

陳秉中表示,後來官方掩蓋真相、故意“誤診”的證據也被曝光出來了。“河南省社科院資深研究員劉倩自2004開始深入河南最嚴重的艾滋病村進行調查,發現河南當局一份祕密文件,顯示早在1993年河南省當局就已經知曉艾滋病病毒在獻血員人羣中廣爲流傳了。”

“爲了掩蓋真相,河南省竟然將大面積流行的艾滋病,說成是感冒發燒的‘無名熱’”,陳秉中表示,很多艾滋病人因“無名熱”越治越重而死去,如果當時對他們進行抗病毒治療,完全可以保住感染者的生命。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