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长篇连播】《绿山墙的安妮》(55)

【长篇连播】《绿山墙的安妮》(55)

【希望之声2019年9月13日】(长篇连播)“很多人都称赞安妮呀!”黛安娜说,“以称赞的口气说安妮的人真有不少,特别是对安妮的朗诵尤为欣赏。在我和珍妮的后边,坐着一位美国人,黑头发黑眼睛,我觉得他是个非常浪漫的人。据说他还给乔治·帕伊画了幅有名的画呢。乔治母亲的表妹住在波士顿,和那个人的同班同学结婚了。珍妮是不是听到那个人这么说的,‘舞台上那个长着提奇亚诺式头发的女孩子是谁呀,脸蛋跟画出来的似的。’他是这么说的。怎么样,安妮?可是,提奇亚诺式的头发是什么意思?”

“如果翻译过来,就是说红头发。”安妮笑了,“提奇亚诺是有名的意大利画家,喜欢画红头发的女人。”

“那些女人佩带的钻石你看到了?”珍妮叹息道,“真是耀眼夺目呀,哎,难道有钱不好吗?”

“其实,我本身就很富有呀。”安妮充满自信地说,“十六年来,我的人生阅历太丰富了。我和大家一样,每天都像女王一样幸福地生活、幻想,我感到自己特别充实。看那大海,那是光和彩组成的梦幻世界,即使拥有几百万的金钱,几千箱的钻石珠宝,也不能和如此美妙绝伦的大自然相比。假如说有人愿意用钱、珠宝钻石和我丰富而自由的生活相交换,我一定不会同意的。如果变成像那个身穿白色花边礼服的女孩子,那就糟了。那个女孩子一坐下来就好像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是傻瓜。难道就像她那样板着脸生活一辈子吗?穿粉色衣服的那个女人,虽说也和蔼亲切,却是个矮胖子,简直像个啤酒桶。埃班兹太太,长着一双非常悲哀的眼睛,肯定是因为她那双不幸的眼睛,才会有那种脸庞的。珍妮,难道说你真的想成为那种人吗?”

“啊,我还弄不明白呀。”珍妮好像并未完全理解地说,“我想如果有了钻石,会得到安慰吧!”

“总之我不想成为除我以外的什么人,一辈子不想靠钻石来得到安慰,这样就行了。”安妮像宣誓似地说,“我只要用珍珠串成的项链,这对绿山墙农舍的安妮来说就是最大的满足。这串珍珠寄托了马修对我的爱,太太们的宝石诱惑不了我。”

……

责任编辑:香梅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