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125 梦- 铜末治骨折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125 梦- 铜末治骨折

【希望之声2019年9月15日】* 收听点选128K,感受更好音质 *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节目。我是雪莉。《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晓岚晚年所著。记录的都是他自己耳闻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还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经历的。可信性很高。  

纪晓岚的叙述在我们面前展现了中国前辈祖先敬天信神,举头三尺有神灵,相信善恶有报的民俗风情。他的文章风格质朴简淡,自然妙远;本书内容丰富,知识性很强,读来饶有兴味 。

今天我要给您讲的是阅微草堂笔记里关于:

===

    《列子》所载用蕉叶藏鹿当成梦幻之事,只有黄帝、孔子那样的圣贤才能解释,的确是这样。我在西域曾跟随办事大臣巴公巡视军台,巴公先回去了。我因事没处理完暂时留下,和前任副将梁君住在一起。二更时分,有一件紧急公文急需传送。

当时军士全都派出去了,我把梁君从梦中叫起,让他骑马去送。并告诉他,半路上只要遇到军士就命他们转送。梁君走了十几里路,遇上军士就回来了,于是又上床酣睡。

第二天,他告诉我:“昨晚梦见派遣我递送公文,我怕耽误时间,鞭马奔驰。现在我的大腿还疼。”

这真是怪事,他把真事当作了梦。仆从们都笑起来。我在《乌鲁木齐杂诗》中说:“一笑挥鞭马似飞,梦中驰去梦中归。人生事事无痕过,(苏东坡的诗句:“事如春梦了无痕。”)蕉鹿何须问是非?”记载的就是这件事。

有的人又把梦当作实事。

我的族兄次辰说:静海县有一个人,晚上睡觉时,他妻子在另外一间房里织布。这人忽然梦见妻子被几个人劫走,惊醒后,急忙抄起木棍,冲出门追去。跑了十几里路,果然看见旷野里有几个人抓着一名妇女要强奸。妇人喊声震耳。这个人怒火中烧,冲上去拼死格斗,那几个人都被打伤逃跑了。

他上前去慰问,才认出是邻村某人的妻子,被强盗劫到这儿。他平时认识这个妇女,就把她送回家,等他心神不宁地回到家里时,妻子还在织布,屋里还亮着一盏灯。也许是鬼神指使他去的,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是梦了。

===

铜末治骨折

    交河县黄俊生说:骨折的病人用开元通宝(这种钱是唐代初年铸造,欧阳询写的字。钱的边缘淡淡的有一条弯月的痕迹,是把铜钱腊样送上检查时,被文德皇后手指掐上的一条痕迹,所以没有更改。铜钱上的字要回环地读。老百姓读为开元通宝,以为是玄宗时铸的钱,是弄错了。)

铜钱烧红后淋上醋,碾成碎末,用酒冲服下去,铜末会自己凝结为铜圈儿,环绕箍住骨折的地方。有人曾用一只断腿的鸡作试验,果然接好了断骨。等到杀这只鸡吃时,看它的腿骨,铜圈依然裹在上面。这个道理不可解释。铜末不过进入肠胃,怎么能透过肠胃到了筋骨之间呢?只是仓卒之间,这种铜钱不容易找到。

后来看到张鹜在《朝野佥载》中说:“定州人崔务从马上摔下来,折断了脚骨。医生让他拿铜末用酒冲服,于是痊愈了。到他死后十几年改葬的时候,人们看他的脚腕骨折的地方,有铜末箍着,可见这本来是古代医方。只说用铜末,不一定非用‘开元通宝’钱。”

====

文字由紫君根据“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整理

更多故事请看:

纪晓岚 阅微草堂笔记

责任编辑:紫君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