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25 夢- 銅末治骨折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25 夢- 銅末治骨折

【希望之聲2019年9月15日】* 收聽點選128K,感受更好音質 *

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廣播電臺“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節目。我是雪莉。《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  

紀曉嵐的敘述在我們面前展現了中國前輩祖先敬天信神,舉頭三尺有神靈,相信善惡有報的民俗風情。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裏關於:

===

    《列子》所載用蕉葉藏鹿當成夢幻之事,只有黃帝、孔子那樣的聖賢才能解釋,的確是這樣。我在西域曾跟隨辦事大臣巴公巡視軍臺,巴公先回去了。我因事沒處理完暫時留下,和前任副將樑君住在一起。二更時分,有一件緊急公文急需傳送。

當時軍士全都派出去了,我把樑君從夢中叫起,讓他騎馬去送。並告訴他,半路上只要遇到軍士就命他們轉送。樑君走了十幾里路,遇上軍士就回來了,於是又上牀酣睡。

第二天,他告訴我:“昨晚夢見派遣我遞送公文,我怕耽誤時間,鞭馬奔馳。現在我的大腿還疼。”

這真是怪事,他把真事當作了夢。僕從們都笑起來。我在《烏魯木齊雜詩》中說:“一笑揮鞭馬似飛,夢中馳去夢中歸。人生事事無痕過,(蘇東坡的詩句:“事如春夢了無痕。”)蕉鹿何須問是非?”記載的就是這件事。

有的人又把夢當作實事。

我的族兄次辰說:靜海縣有一個人,晚上睡覺時,他妻子在另外一間房裏織布。這人忽然夢見妻子被幾個人劫走,驚醒後,急忙抄起木棍,衝出門追去。跑了十幾里路,果然看見曠野裏有幾個人抓着一名婦女要強姦。婦人喊聲震耳。這個人怒火中燒,衝上去拼死格鬥,那幾個人都被打傷逃跑了。

他上前去慰問,才認出是鄰村某人的妻子,被強盜劫到這兒。他平時認識這個婦女,就把她送回家,等他心神不寧地回到家裏時,妻子還在織布,屋裏還亮着一盞燈。也許是鬼神指使他去的,如果是這樣,那就不能算是夢了。

===

銅末治骨折

    交河縣黃俊生說:骨折的病人用開元通寶(這種錢是唐代初年鑄造,歐陽詢寫的字。錢的邊緣淡淡的有一條彎月的痕跡,是把銅錢臘樣送上檢查時,被文德皇后手指掐上的一條痕跡,所以沒有更改。銅錢上的字要迴環地讀。老百姓讀爲開元通寶,以爲是玄宗時鑄的錢,是弄錯了。)

銅錢燒紅後淋上醋,碾成碎末,用酒沖服下去,銅末會自己凝結爲銅圈兒,環繞箍住骨折的地方。有人曾用一隻斷腿的雞作試驗,果然接好了斷骨。等到殺這隻雞吃時,看它的腿骨,銅圈依然裹在上面。這個道理不可解釋。銅末不過進入腸胃,怎麼能透過腸胃到了筋骨之間呢?只是倉卒之間,這種銅錢不容易找到。

後來看到張鶩在《朝野僉載》中說:“定州人崔務從馬上摔下來,折斷了腳骨。醫生讓他拿銅末用酒沖服,於是痊癒了。到他死後十幾年改葬的時候,人們看他的腳腕骨折的地方,有銅末箍着,可見這本來是古代醫方。只說用銅末,不一定非用‘開元通寶’錢。”

====

文字由紫君根據“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整理

更多故事請看:

紀曉嵐 閱微草堂筆記

責任編輯:紫君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