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8月22日,上千名中学生于爱丁堡广场举行集会反送中。(图片:立场新闻)
8月22日,上千名中学生于爱丁堡广场举行集会反送中。(图片:立场新闻)

“反送中”开学首周警察抓逾百学生 资深媒体人蔡咏梅有话说

【希望之聲2019年9月15日】(本台記者田溪採訪報導)综合港媒9月14日消息,香港警方在本月初开学后的首周(9月1日至8日)共拘捕233名“反送中示威者,其中103人是就读中学、大学和专上院校的学生香港新闻工作者、新闻评论家及作家蔡咏梅对此发表看法。

蔡咏梅:“当然不对。但是那天抓的很多(学生)的情况,是香港警察滥权,超越了执法警察容许的标准。滥权的执法去抓人,而且执法的过程中,他也没有完全遵照《警察条例》,因为香港警察执法是有他们内部警察的条文的。他也没有根据这个条文做的,他抓的中学生是未成年的人,全世界知道,对成年人跟未成年人,对他们执法的时候,对他们标准是不一样的。所以在香港未成年的时候,可能就需要监护人到场,或者父母,都有规定。”

香港有一个前线社工团体,专门处理这些问题。所以在每次冲突时,他们都会到前线去,遇到这种未成年的年轻人被抓的时候,社工会出来说,他们是年轻人,需要一个监护人,社工就要临时充当这个角色。而且香港的社工条例是允许他们这样做的。”

“但是警方说完全不理的,种种行为都是违反了(条例)。我在香港生活几十年了,一直觉得香港人很严谨有素。另外香港警察在什么情况下挥动警棍,都有一个严格的纪律的,这些全部都没有了,抓到了就是乱打,脚踢,打出血...真是我们讲的:现在香港的警察已经无法无天了,已经不是一个法治社会的、受过专业训练的,来维持法纪的警力部队,而已经成为一个镇压民众的专政机器的打手。”蔡咏梅表示。

蔡咏梅说,这样的警察已经在民间被称为“黑警”。

蔡咏梅:“已经形象到什么程度?香港的法治社会,一个非常优秀、执法很严谨的、很文明的这样一个执法机关、执法纪律部队,现在已经成了香港人民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其实警察也有共识,甚至在一些场合他们都不愿意曝露自己是警察身份,甚至他孩子到学校去会被人霸凌,等等。这个对法治的伤害、对香港社会的撕裂是一个很严重的伤口。”

蔡咏梅认为要把事件调查清楚,澄清事件真相。搞清楚谁应该对暴力打人负责任。

蔡咏梅:“上头的人也暗示他们: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们不要怕投诉,这个号码会掩盖起来。当人家投诉的时候,谁说:可以不理。把这个责任追究出来。前线的警察把人打死的不能饶恕。普通的前线警察在执法过程中情绪失控,等等,做出的行为可以宽恕。同样的,现场的学生、大学生,都会出现现场失控的情况。我觉得双方都要特赦。”

蔡咏梅说,这些年轻人出来抗争的时候,大批人有这样的情况,会对很多人进行检控。所以社会造成的整顿,最后很难用单纯的法律来解决。

蔡咏梅:“可能用政治手段——特赦,解放前线的警员。特赦并不是你下次再做,以后不能继续再做了,既往不咎,就把很多年轻人从前途断送再拯救过来。对前线的警察在当时那种特殊状态下,主要的责任是他们上司的,也得到宽恕特赦,然后社会才会和解。社会才可以恢复到‘反送中’之前的一个基本的和平。至少一些很深层的问题得到解决,社会可以恢复一个基本的和平。一些很深层的问题其实还有待解决。但至少社会可以恢复到一个基本的和平。”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