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奇书共享】《一滴泪》(93)——秉性不移

【奇书共享】《一滴泪》(93)——秉性不移

【希望之声2019年9月16日】(长篇连播)我也应一些老朋友之约,开始翻译一些英美文学作品。袁可嘉教授主编《欧美现代十大流派诗选》,约我翻译几首狄伦· 托马斯的诗。谁都知道他的诗常晦涩难懂,更难翻译。但是,这位威尔斯天才诗人椎心泣血的诗篇曾伴我走过漫长的灵魂受难的岁月,我勉为其难翻译了五首。其中一首,《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作于诗人的父亲逝世前的病危期间: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

   对于我们这一代饱经沧桑的老人,这好比暮鼓晨钟!

另一个稿约却使我感到啼笑皆非。1980年夏,我回到北京才几个月,《世界文学》、当时全国唯一的译介外国文学的月刊,约我翻译《了不起的盖茨比》,要在当年十月号刊出。简直不可思议!自从1952年在思想改造运动中为这本书挨批以来,“腐蚀新中国青年”的黑锅,我背了将近三十年。怎么偏偏会找到我来翻译这本(当年的)“下流坏书”?莫不是命运的嘲弄,还是菲茨杰拉德显灵,责成我还他一个公道?我虽自感译笔粗拙,难以重现他那优美的抒情风格,却也无法回避这道义的召唤。

    十月,我听说社会科学院外文所主办的“全国外国文学学会”订于十二月在成都召开成立大会。我和国内学术界隔绝多年,闭目塞聪。我想若能参加会议,一定可以从同行专家的聚会中获得教益。我去向陈院长请教。他立即打电话给外文所所长冯至教授,问他为什么我没有接到邀请。冯教授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们不知道宁坤还活着。”陈院长大乐,说道:“老巫现在是我们学院的英语系教授,此刻正坐在我面前!”几天后,我接到一个特邀请帖。

    二百多人从全国各地来参与盛会。我很高兴有机会见到一些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包括几位“改正右派”。会场在金牛宾馆,原来是毛泽东的“行宫”。当年他下榻的那座楼仍然作为“圣地”保存,有一名老服务员给参观者当向导。另一座楼里有当年伟人用过的巨大游泳池,眼前干涸见底。我随口说,成都居民这么多,可惜它不能用来为人民服务,向导狠狠瞪了我一眼,满脸惊愕的神情,仿佛我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我很快就发现,那个死者的幽灵不仅在他往日的行宫作祟,而且在今天的会场上流连。尽管人人把“解放思想”挂在嘴上,大多数发言的人还是四平八稳,言之无物,对于有争议的问题,比如“西方通俗小说”、“现代派文学”等等,均不置可否。

……

责任编辑:香梅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