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王藏声援郭飞雄(网络图片)
王藏声援郭飞雄(网络图片)

著名诗人王藏一家欲返北京 在昆明遭警方强制带回楚雄

【希望之声2019年9月16日】(本台记者田溪采访报导)中国自由作家、诗人王藏2019年9月15日携家人准备返京工作谋生,在昆明火车站遭到楚雄国保警察拦截,警察不顾其全家生存需要,强行将大人孩子遣返楚雄

王藏在15日当天13:45分发布信息说:“云南各种家事处理一年多告一段落,现需回北京工作谋生,我和老婆、小儿已买票在昆明南站候车大厅等候检票16:22出发,但多次接到楚雄国保警察电话告诫不准离开老家。今天最近一次电话被告知他们已从楚雄赶来昆明南站找我们,不知后果如何。老婆得知此情况后情绪极为愤怒、激动,精神状态十分不好,还说就算死也不会被强制带回去。在此,我请各界友人见证:若我和老婆孩子被失踪,及发生任何生命危险、遭受身心伤害,皆是楚雄国保警察导致。若发车时刻我没更新微信,定是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或出事了。”

几个小时后,王藏发布信息:“无论如何争辩,我们没有出行自由最终依然走不了。多人押送,现离开昆明南站警务站正在国保警察车上,不知后续被如何。谢谢关注!”

王藏在接受本台采访时透露,一年多在云南处理家事,一直不能工作,如再不工作,全家生活将陷入困境,两个大人带着4个小孩的生存危机,迫使他急需返京工作求生。但是楚雄警察不顾一切,以中共建政70周年、王藏是不稳定因素为由非法无理强行遣返王藏全家返回楚雄

王藏:“言下之意就是我是不稳定因素。就算我一句话不说,一篇文章不写、一件事情都不做,专专心心的只是养家糊口,都不能呆在北京。没有任何可讲的、可商量、可谈的,一定要非法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出行自由,非要把我们固定在老家。说是国庆节之后才能走,但是十一之后能不能去,还是停留在老家呆多久,被监视居住在这要多久,都不知道,未知数。”

王藏向警察说明,他在当地没有环境画画,就算画出来,在当地也没法卖,没有这种氛围、没有搞创作搞艺术的人文环境、关系。

他说:“这些都讲了,就是不能去。我说:你们这样做会让我妻子精神各方面会受到刺激,他们也不管。昨天我老婆在火车站上说要(跳楼),准备去跳了,被我拉住了,反正她非常激烈,情绪特别激动,就是表明要跳楼了,他们也不管,就是不让去,说什么都不让走,动手把她拦下来,把她拖着。有一个小青年没有穿警服,没有警官证,我也不认识他,在拦截我媳妇的时候,在拉扯过程中故意的,狠狠的捏(拧)了我媳妇一把,肩膀这,故意的,狠狠的捏(拧)。”

王藏的4个孩子等着吃饭,没有收入怎样维持他们的生命?警察说可以去申请低保。

“我没有单位、没有工资、也没有老板,我一个自由人,我只能按照我自己的喜好,我自己认为我的能力、我的特长去做。现在等于是一段时期剥夺了我的出行自由权,不但是我的,我的一家人的,还有我的生存权、工作权。”王藏说。

警察也说“十一”之后可以走,但是这也是没谱的事情。王藏和妻子表示不能妥协,也没有妥协,是被警察强制带回来。

王藏:“我们内心是这么想的,如果十一之后不能走,那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走,把我们限制在这,我们就饿死了。在这什么都被监控,去找一个工作也受影响,各个方面都被干涉了,无所不干涉。之前我都遵守一些约订了、一些告诫,我考虑到孩子、考虑的家人的一些情况,我都没上外网,没发推特、facebook,我都做出了一些妥协,但是当我不断妥协的时候,结果连出行的权利都没有。我再妥协下去,我将失去所有。”

王藏认为,自己一直没有转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帖子、没有发言,基本上装作看不见。

“但是现在连出行的自由都没有了,连工作的权利都没有了,我就想起一句话,是谁说的:当你只想要面包的时候,既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真的。”他说。

王藏(原名王玉文)是云南省楚雄市人,中国先锋诗人,自由作家,影视编剧,独立中文笔会会员,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成员。2008年12月,荣获“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自2007年起,因其积极参与多项维权民主活动、创作、推出了大量诗歌作品以及行为艺术,曾被北京当局多次警告威胁并驱离工作室和居住地。2014年11月6日,因其在网上发布声援香港“雨伞革命”的打伞图片,被以“寻衅滋事”逮捕,遭受酷刑。其控罪包括行为艺术和诗歌、文章,网上发布声援香港“占中”图片,声援郭飞雄,声援建三江被虐打人权律师,在网上祭奠林昭,关注藏人自焚事件,声援新疆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法轮功问题、纪念“六四”及揭批文革等多项内容;2015年7月9日,被取保候审释放。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