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巴頓將軍《二十七》:諾曼底——否極泰來重返歐戰

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登陸戰役

巴頓將軍《二十七》:諾曼底——否極泰來重返歐戰

【希望之聲2018年4月14日】(主持人:江峯)1944年6月6日凌晨,法國北部,諾曼底 奧馬哈海灘德軍352步兵師上士Fredriech Schumacher從睡眼惺忪中爬起來,四點鐘輪到他執勤了。自從1943年4月份,在法國聖勞組建352步兵師開始,弗萊德就一直很沮喪。他是從東線戰場撤下來的老兵,原來以爲自己因爲小腿凍傷動過手術會光榮回到萊比錫老家,結果在當官的給自己的胸前掛上了一枚二級鐵十字勳章後,又被裝上了悶罐車,一路拉到法國,作爲骨幹組建352步兵師。這法國聖勞,離開位於德國東部的萊比錫家鄉更遠了。弗雷德沮喪的第二個原因,是這個步兵師居然有大量的蘇聯紅軍俘虜,烏克蘭人。這些烏克蘭人恨死俄羅斯的布爾什維克了,整天就不斷的嘮叨俄羅斯人怎麼樣搶了他們家的烏克蘭大白豬和糧食。也不知道德國將軍們怎麼想的,怎麼不讓這些烏克蘭人留在東線打蘇聯人呢?更稀罕的是352步兵師,還有朝鮮人,他們個頭矮小,幹活利索,唯一讓弗雷德困惑的是,德語裏面,鐵匠讀作,schimit斯密大,每次弗雷德讓他們去修工事,這些個朝鮮人他們總喜歡說鐵匠啊,鐵匠啊,不用鐵匠,就挖個坑就行了!他們還是思密達思密達,鐵匠呀鐵匠呀。當然,也有開心的事情,隆美爾建造的大西洋壁壘,幾乎每個巨大的克魯伯軌道大砲的砲塔裏面都安裝了天氣預報通報。從前天開始,一直到未來的一個星期都是低氣壓籠罩,海上巨浪滔天,烏雲黑壓壓的。這種天不可能有登陸戰,除非美國人瘋了。另外,在德軍中級軍官中流傳着,美國瘋狗巴頓坐鎮多佛港,意思是要在加來登陸,這些都讓弗雷德心裏有了幾分難得的安全感。但是過了這幾天呢?所有的德國人都知道,盟軍登陸的那一天,會到來,就是這種煎熬的等待本身,比死亡到來的那一天還要難過。因此他們盼望戰鬥。弗雷德在胡思亂想中把軍裝穿好了,按照訓練大綱的要求第一時間拿起望遠鏡,從瞭望口向遠處的英吉利海峽望去, 一片濃霧,什麼都沒有,不過,當過老兵的弗雷德,聞到了一股鐵鏽味道,和陰冷的殺氣。弗雷德聳聳肩,等著這一片瀰漫上海灘的霧氣東頭頂散過,他再次拿起瞭望遠鏡。見過多少壯觀戰爭場面的老兵弗雷德的下巴都驚掉了:哎呀,我的娘哎!!  諾曼第登陸戰是第二次世界大戰西方盟軍在歐洲西線戰場發起的一場大規模攻勢,爲霸王行動的一部份。是迄今爲止人類近代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海上登陸作戰,近300萬盟軍士兵橫渡英吉利海峽後在法國諾曼第地區登陸。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