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巴頓將軍《三十三》:突出部——納粹最後瘋狂反撲

圖爲第一輛突入巴斯通的第4裝甲師的M4坦克.jpg

【希望之聲2018年6月2日】(主持人:江峯)1944年的聖誕節就快到了,雨雪讓道路變得更加泥濘。德國大本營向希特勒彙報,從十二月初到聖誕節都將是雨雪天氣,這對於德國人來說是個好消息,因爲這種天氣,會讓盟軍的制空權無法發揮優勢。而只要超過兩個星期的壞天氣,就可以讓德國人有充足的時間進行 大規模的軍事集結,進行反撲。

德國士兵不再像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期,躲在陰冷的戰壕裏跟敵人一樣,唱着聖歌,等待聖誕禮物盒好事情的降臨。納粹黨上臺時,基督教在德國已大大衰落了,這也是納粹黨能上臺執政的原因。到1931年,有240萬德國新教徒正式放棄了他們的信仰,同時有50萬天主教徒也放棄了他們的信仰。在普魯士,只有21%的人領過聖餐,而在漢堡則只有5%。

在沒有信仰的獨裁極權統治下,任何一個族羣、團體都可能遭到羣體迫害甚至滅絕。德國的國家社會主義和蘇聯的布爾什維克共產主義者在摧毀基督和正信方面有着很多握手的可能,但是也正因爲對哪怕是自己的同志都殘酷無情,所以,蘇德兩個對手彼此認識的非常清楚,那就是把自己的國家打爛了,也不會交給對方。

1944年的冬天,非常清楚自己已經來日不多了的希特勒,就是這個想法,他準備在西線,用全部的力量,組織一次致命的巨大的會戰,造成敵人無法忍受的傷亡和失敗,讓盟軍接受德國人坐下來談判的可能性,這樣,希特勒用可以忍受的屈辱,跟盟軍實現西線的停戰,騰出手來去跟東線的蘇聯作戰。

12月15日夜間,根據德國人的通訊可以發現,在特里爾北面集結的德軍部隊已開始散開,正向某個神祕的目的地移動。

不會是對着我們,他們在往北方去!巴頓正在沉思呢,通訊情報處又送來了一份情報,說德軍電臺已經開始沉默。

把蓋伊將軍叫進來,參謀們準備開會。

“先生們,我要你們開始制定一個計劃,讓第3集團軍放棄東進,來個九十度的轉彎,向盧森堡推進,向北進攻。”

巴頓將軍這個嚴厲的老頭子把他的下屬打造的訓練有素,三天內,作戰處把全軍分成兩個戰線;後勤準備了接近十三萬機動車輛,幾十個兵站倉庫爲新的戰區重新搭建起來;兩萬英里的通訊線路被架設起來。一場龐大的戰爭準備在第三集團軍完成得有條不紊,很關鍵在於最高指揮官神奇的預見能力,第三集團軍這部戰爭機器開始轉向,目標,比利時境內的一個小鎮,巴斯托尼

當德國人的鋼鐵洪流從這裏穿過時,發現,美國人的抵抗使得這裏成了德國戰爭巨人身上的一個血栓。 當約德爾將軍把手砸在軍事地形圖上喊着給我把它拿下來的時候。 盟軍已經迅速的把這裏變成了一個堡壘,美軍101空降師加入第十裝甲師,還有一隻全是黑人的軍需部隊,成了巴斯托尼,德國鋼鐵海洋中一個孤島的守衛者。101空降師的師長缺席了這場歷史大戲,有原來的炮兵指揮官麥考利夫擔任代理師長。

他的對手是希特勒手下兩名最勇猛的將軍的圍攻。一位是著名的非洲軍團的弗里茲·拜爾林,另一位是巴頓在阿爾讓當的老對手,赫赫有名的騎兵出身的馮·盧特維茲將軍。這兩位將軍的任務是迅速排除巴斯托尼這個障礙,不得遲誤。拜爾林認爲麥考利夫已是甕中之鱉,溜不掉了,便決定採取一個戲劇性的行動。他派了一個四人代表團,手執要求停火的白旗,進入了要塞,要守軍投降。當翻譯把他們那番滔滔不絕的勸降信,麥考利夫只說了一個英文字,nuts!

101空降師師長麥考利夫對於勸降的回答是“Nuts”》

巴頓的援軍艱難而堅決的想巴斯托尼靠攏。12月23日,德國人總算搞懂了麥考利夫的美國俚語nuts的意思。惱羞成怒的準備了坦克營,準備碾碎這個城市。拂曉時,天已轉晴,正是可以飛行的好天氣。晴朗的天空中頓時佈滿了盟國的飛機——七個戰鬥轟炸機羣、十一箇中型轟炸機羣、第8航空隊的一個師以及一些英國皇家空軍的飛機。德國人已經徹底沒有希望了。

凸出部戰役的勝利是巴頓軍事生涯的光輝頂點。他成了美國國內報紙的超級英雄。突出部戰役,美軍和德軍的傷亡人數都在十萬人上下,希特勒再也沒有能力在西線組織任何成規模的抵抗,而巴頓,將率領他的鐵軍,向德國腹地席捲而去。

巴頓將軍在歐洲的精彩回放:

只管衝鋒,巴頓無意中拯救了德國工兵佈滿炸藥的巴黎

http://www.soundofhope.org/gb/2018/05/05/n1750788.html

巴頓突飛猛進打亂了政治家們的思路,“把這個牛仔將軍的汽油停了!”

http://www.soundofhope.org/gb/2018/05/11/n1771920.html

我一直有個老關係沒有用上,他就是“上帝!”

http://www.soundofhope.org/gb/2018/05/26/n1815051.html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