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船舱的“龟壳”中藏有珍珠,奇光映照天际。(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船舱的“龟壳”中藏有珍珠,奇光映照天际。(示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做小本生意的小商人捡了大便宜 皆因顺其自然做,财富意外得

【希望之声2019年7月19日】(本台记者吴永健综合报导)古语云:“万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

做生意,有人愤愤不平,亦有人听天由命。

一切看来,冥冥中自有安排,人再有所不甘,亦是枉然。

有的时候,老天,就偏偏在拥有雄厚资本的巨商面前开一个玩笑,让人看见天大的福报,反倒降临在并不起眼的小商人身上。署名乙欣的作者分享了这样一个故事:

苏和小商人,偶然得一龟壳

福建、广东一代有许多狡诈的商人,习惯与外族番人通商。在出海的大船上,都会推举一位最有钱的大富,船舶中载满了贵重物品。其余的商人则各自采购货物,出海一趟,都能获取百倍多的利润。

明代文言小说〈苏和〉中,就描述一个本钱少的小商人,居然碰上天降好运,偶然间获得无价珍宝,瞬息间就胜过了一同出海通商的大富。时来运转,有的人的命途就是在这样猛然之间逆转,忽然得到巨财,生活更加平顺、称意了。

 一个本钱少的小商人,居然碰上天降好运。(示意图片:【宋】张泽端“清明上河图”局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一个本钱少的小商人,居然碰上天降好运。(示意图片:【宋】张泽端“清明上河图”局部,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苏和,一个小商人,因为资本微薄,无法购置昂贵的货品,他就选择购买许多的福建橘子,趁船只停泊在海外之地时,贩售给那些喜爱福橘的外国人。这一趟出海,苏和也赚收不少。

船只回航时,为了避风而停靠在一座岛屿旁。苏和跟随大伙儿上了岸,闲步至山坳间时,他发现草丛中有一个龟壳,像小船那么大,达丈长。苏和见了,十分心动,就请人帮忙将龟壳移至船上。众人见状,纷纷大笑,都说:“要这样的枯骨做什么呢?”苏和不理会旁人的嘲笑,整天都坐卧在龟壳内。

等到船只航行归返靠了岸,收购货物的主人即设宴招待大伙儿,被厌弃的苏和则坐在末席。到了隔天早晨,主人分发单子,要各个商人分别列出自己的货物有哪些。当苏和见到明珠翠羽、犀角象牙、珠玉珍宝等种种奇异贵物一一呈现,光彩夺目时,感到羞愧怯懦的他,自责谦让地说道:“我的货品价低物贱,不值得载录。”

胡商识得光灿真意,明眼看穿鼍龙壳

收购货物的主人按照单子仔细审视完毕后,说道:“我的店内有识宝的胡商,他在夜晚时望见船只出现奇光映照天际,他说船内一定装载了稀世珍宝。可是如今呈现的珍宝才一点点而已,难道是各位存心要自己秘密留藏吗?”

各个商人都推辞说没有这回事。主人再三盘问,众人依旧推辞如初。

主人就与胡商一起登船,逐一检验各个船舱。

走到船尾,见到那个龟壳,大吃一惊:“这是天大的宝物,怎能埋没在这里呢?”就命人将龟壳抬至店内,藏匿密室中。

主人又再度设宴款待,请苏和坐在最尊贵的席位上,并向他致谢说:“您怀藏珍宝却不对外炫耀,致使我们怠慢了您,希望您切莫见怪。”那些巨商悉数列居于苏和之下,众人都无法理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酒喝得差不多了,主人请苏和龟壳开个价。

 主人又再度设宴款待,请苏和坐在最尊贵的席位上。(示意图片:宋代画作,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主人又再度设宴款待,请苏和坐在最尊贵的席位上。(示意图片:宋代画作,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苏和见到主人如此严肃慎重,不经心地随口答说:“一万。”

主人又说道:“交易买卖是没有戏言的,希望您能据实以告。”苏和在嗫嚅吞吐间。

旁边有位聪慧狡猾的商人帮苏和开口说:“三万。”

主人看苏和没有支声,执意要苏和开价。

苏和又随意说道:“五万就够了。”

胡商得知价格已定,非常欢喜,就约定隔日交付苏和银两。众人都在畅饮欢醉后离去。

命运实难料,天降好运谁能挡

凌日凌晨,苏和与胡商彼此交货收款后,胡商真是兴奋得不得了,众人见状都万分惊愕,只好请示主人:“交易已经完成,绝无反悔之理。我们无法推敲出这个枯骨究竟有哪里特别,价值居然如此之高?”

胡商笑道:“是你们这些人不识货罢了!这是鼍龙褪留下来的壳,不是龟壳!壳背有九节,里面各藏有珍珠,小的珍珠直径也有寸长,大的更是成倍了。它的光辉可以照亮马车,每颗可卖得二十万两。如今我购入的花费还没达到一颗珠子的一半价格呢!”

胡商解答完,众人依然不相信。胡商遂请手艺精巧的工匠剖开第一节,取出珍珠。一看,果然如同胡商所言,大家这才惊讶地佩服了。

苏和带着丰硕银两返家,坐拥的财富已可比拟陶朱公范蠡,从此以后,他再也不出海做生意了。

命运真是难料啊!大伙儿的机运看似都已经稳固不可迁移了,可偏偏又出现了出乎意料的反转。在阅读〈苏和〉这篇文言文小说时,只觉得苏和是作者铺排的一名小商人,一名实实在在做生意、小笔小笔赚小钱且无法突然获得大财富之人。可是,小说后续的情节安排就偏偏让我们了解,老天爷偶尔会心血来潮,向世间人开个大玩笑,教导我们人生道理:人的一生,天数已定。财富名利看似靠自己拚搏得来,可实则是依恃累生累世积存的德福所换得来的。这其中牵涉了高深奥妙的因果宿缘之理,中国历代古籍即记述了不少这类的故事,这亦是探论中国传统文化时,绝对不可以轻忽、省略的精粹之一。

附注:〈苏和〉后来被明末文人凌濛初收入短篇小说集《初刻拍案惊奇》中,成为第一卷的〈转运汉遇巧洞庭红 波斯胡指破鼍龙壳〉。

参考资料:黄敏译注﹔章培恒审阅《明代文言短篇小说》

(本篇文章和图片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文思敏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