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船艙的“龜殼”中藏有珍珠,奇光映照天際。(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船艙的“龜殼”中藏有珍珠,奇光映照天際。(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做小本生意的小商人撿了大便宜 皆因順其自然做,財富意外得

【希望之聲2019年7月18日】(本台記者吳永健綜合報導)古語云:“萬事分已定,浮生空自忙。”

做生意,有人憤憤不平,亦有人聽天由命。

一切看來,冥冥中自有安排,人再有所不甘,亦是枉然。

有的時候,老天,就偏偏在擁有雄厚資本的鉅商面前開一個玩笑,讓人看見天大的福報,反倒降臨在並不起眼的小商人身上。署名乙欣的作者分享了這樣一個故事:

蘇和小商人,偶然得一龜殼

福建、廣東一代有許多狡詐的商人,習慣與外族番人通商。在出海的大船上,都會推舉一位最有錢的大富,船舶中載滿了貴重物品。其餘的商人則各自採購貨物,出海一趟,都能獲取百倍多的利潤。

明代文言小說〈蘇和〉中,就描述一個本錢少的小商人,居然碰上天降好運,偶然間獲得無價珍寶,瞬息間就勝過了一同出海通商的大富。時來運轉,有的人的命途就是在這樣猛然之間逆轉,忽然得到巨財,生活更加平順、稱意了。

 一個本錢少的小商人,居然碰上天降好運。(示意圖片:【宋】張澤端“清明上河圖”局部,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一個本錢少的小商人,居然碰上天降好運。(示意圖片:【宋】張澤端“清明上河圖”局部,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蘇和,一個小商人,因爲資本微薄,無法購置昂貴的貨品,他就選擇購買許多的福建橘子,趁船隻停泊在海外之地時,販售給那些喜愛福橘的外國人。這一趟出海,蘇和也賺收不少。

船隻回航時,爲了避風而停靠在一座島嶼旁。蘇和跟隨大夥兒上了岸,閒步至山坳間時,他發現草叢中有一個龜殼,像小船那麼大,達丈長。蘇和見了,十分心動,就請人幫忙將龜殼移至船上。衆人見狀,紛紛大笑,都說:“要這樣的枯骨做什麼呢?”蘇和不理會旁人的嘲笑,整天都坐臥在龜殼內。

等到船隻航行歸返靠了岸,收購貨物的主人即設宴招待大夥兒,被厭棄的蘇和則坐在末席。到了隔天早晨,主人分發單子,要各個商人分別列出自己的貨物有哪些。當蘇和見到明珠翠羽、犀角象牙、珠玉珍寶等種種奇異貴物一一呈現,光彩奪目時,感到羞愧怯懦的他,自責謙讓地說道:“我的貨品價低物賤,不值得載錄。”

胡商識得光燦真意,明眼看穿鼉龍殼

收購貨物的主人按照單子仔細審視完畢後,說道:“我的店內有識寶的胡商,他在夜晚時望見船隻出現奇光映照天際,他說船內一定裝載了稀世珍寶。可是如今呈現的珍寶才一點點而已,難道是各位存心要自己祕密留藏嗎?”

各個商人都推辭說沒有這回事。主人再三盤問,衆人依舊推辭如初。

主人就與胡商一起登船,逐一檢驗各個船艙。

走到船尾,見到那個龜殼,大吃一驚:“這是天大的寶物,怎能埋沒在這裏呢?”就命人將龜殼擡至店內,藏匿密室中。

主人又再度設宴款待,請蘇和坐在最尊貴的席位上,並向他致謝說:“您懷藏珍寶卻不對外炫耀,致使我們怠慢了您,希望您切莫見怪。”那些鉅商悉數列居於蘇和之下,衆人都無法理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酒喝得差不多了,主人請蘇和龜殼開個價。

 主人又再度設宴款待,請蘇和坐在最尊貴的席位上。(示意圖片:宋代畫作,臺灣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主人又再度設宴款待,請蘇和坐在最尊貴的席位上。(示意圖片:宋代畫作,臺灣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蘇和見到主人如此嚴肅慎重,不經心地隨口答說:“一萬。”

主人又說道:“交易買賣是沒有戲言的,希望您能據實以告。”蘇和在囁嚅吞吐間。

旁邊有位聰慧狡猾的商人幫蘇和開口說:“三萬。”

主人看蘇和沒有支聲,執意要蘇和開價。

蘇和又隨意說道:“五萬就夠了。”

胡商得知價格已定,非常歡喜,就約定隔日交付蘇和銀兩。衆人都在暢飲歡醉後離去。

命運實難料,天降好運誰能擋

凌日凌晨,蘇和與胡商彼此交貨收款後,胡商真是興奮得不得了,衆人見狀都萬分驚愕,只好請示主人:“交易已經完成,絕無反悔之理。我們無法推敲出這個枯骨究竟有哪裏特別,價值居然如此之高?”

胡商笑道:“是你們這些人不識貨罷了!這是鼉龍褪留下來的殼,不是龜殼!殼背有九節,裏面各藏有珍珠,小的珍珠直徑也有寸長,大的更是成倍了。它的光輝可以照亮馬車,每顆可賣得二十萬兩。如今我購入的花費還沒達到一顆珠子的一半價格呢!”

胡商解答完,衆人依然不相信。胡商遂請手藝精巧的工匠剖開第一節,取出珍珠。一看,果然如同胡商所言,大家這才驚訝地佩服了。

蘇和帶着豐碩銀兩返家,坐擁的財富已可比擬陶朱公范蠡,從此以後,他再也不出海做生意了。

命運真是難料啊!大夥兒的機運看似都已經穩固不可遷移了,可偏偏又出現了出乎意料的反轉。在閱讀〈蘇和〉這篇文言文小說時,只覺得蘇和是作者鋪排的一名小商人,一名實實在在做生意、小筆小筆賺小錢且無法突然獲得大財富之人。可是,小說後續的情節安排就偏偏讓我們瞭解,老天爺偶爾會心血來潮,向世間人開個大玩笑,教導我們人生道理:人的一生,天數已定。財富名利看似靠自己拚搏得來,可實則是依恃累生累世積存的德福所換得來的。這其中牽涉了高深奧妙的因果宿緣之理,中國曆代古籍即記述了不少這類的故事,這亦是探論中國傳統文化時,絕對不可以輕忽、省略的精粹之一。

附註:〈蘇和〉後來被明末文人凌濛初收入短篇小說集《初刻拍案驚奇》中,成爲第一卷的〈轉運漢遇巧洞庭紅 波斯胡指破鼉龍殼〉。

參考資料:黃敏譯註﹔章培恆審閱《明代文言短篇小說》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責任編輯:文思敏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