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竹林七賢與榮啓期》(維基)
《竹林七賢與榮啓期》(維基)

文昭:古琴的故事-古代行爲藝術家的內心世界

【文昭漫談】

【希望之聲2019年12月9日】(文昭)悠悠五千載,華夏大地猶如一個大舞臺,幕起幕落,朝代更迭,誰能夠洞穿那一幕幕令人癡醉的情節,看見冥冥中貫穿整臺大戲的主線。歡迎收聽華夏文明五千年。

主持人:文昭先生您好。

文昭:主持人好,《希望之聲》的聽衆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一週的時間說起來過的也很快的,轉眼間又到了我們和聽衆朋友們見面的時候了,這集,我們還繼續談古琴故事。上一次,我們談到了竹林七賢的舉止,在今天的人看來,挺有點行爲藝術家的作風,而且一些言行也有明顯的很傳統的特徵。文昭先生,想問你一個問題,他們和今天的這些行爲藝術家是不是真的在性格上很相似呢?

竹林七賢(Seikō (Rikō/維基)
竹林七賢(Seikō (Rikō/維基)

文昭:其實現在有不少人,就是比較推崇於現在行爲藝術的一些人。他們都把竹林七賢作爲自己的一個歷史上的一個淵源吧。覺得歷史上有些古人和他們表現的比較類似。但是我覺得還是有本質的區別的。因爲這些魏晉名士我們前兩集提到,他們並不是真正的反傳統,甚至還可以反過來說他們內心是非常傳統的,他們外表和行爲上是佯狂不羈嘛。這是當時的嚴酷的社會環境下的一種逆反的表現。

我們上一集談這個社會倫理、社會道德。如果這個道德被當成一個工具利用了,特別是它變成一個不通人情的,就完全限制人的,而且是有目的去實行的這麼一個規範的話,他很容易激起人的逆反心理。很多人,他的心裏規範和自由這個東西實際上是一個矛盾。但是他們彼此相互保障,如果你把那個規範往極端化方向發展變成一個完全鋼性的,就跟人的那個實際的心理感受格格不入的情況下,確實會帶來一種逆反的反應。所以這些行爲藝術家,古代的,魏晉的竹林七賢,他是這樣一種逆反的反應,那麼後來的很多知識分子也都是這種評價的。

所以這種說法他也是有根據的,比如說,這個阮籍的兒子叫阮渾,史書上說他是“少慕通達,不飾小節”,就是說他也比較喜歡那種很狂放、比較大氣、不拘小節的作風,行爲上有他父親的風格,這個《世說新語》裏面記載,阮籍他看自己的兒子也是一副放浪不羈的表現,就對他說:“仲容已豫吾此流,汝不得復爾”,這個仲容就是阮籍的姪子阮咸,意思是,阮咸跟我都已經是這路貨色了。你就別再跟着我們學,就別再跟我們學裝酷了。

那也就是說,阮籍的內心並不希望他的兒子步他的後塵,他並不認爲他自己這種狂放不羈的方式是值得子孫效仿的。其實稽康的兒子稽紹,他也是走了很傳統的儒家道路。稽康並沒有用他那種很狂傲的性格去教育他的下一代。這個稽紹其實也是蠻值得一提啊,稽紹就是這個介紹的紹,他在歷史上也是大大有名的,因爲文天祥的這個《正氣歌》裏邊有一句叫做:“爲稽侍中血”。就是說的他。

《晉書》裏面也有一個《稽紹傳》,就是說這位稽紹是“十歲而孤,事母孝謹”,就是十歲的時候他失去了父親的,因爲當時稽康得罪了司馬昭被殺了。所以稽紹他很小的時候就失去了父親,但他侍奉母親十分孝順,謹慎。

稽紹成人以後他受到了朝廷的徵招,他做了黃門侍郎,後來又做散騎常侍、國子博士,做了這些官職。稽紹的行爲就非常正直。他非常堅持儒家的原則,他在任這個散騎常侍的時候。當時的太尉封爲廣陵公的陳準死了。有人就上奏,要給陳準上諡號,諡號是古代禮禮法中的一部分。也就是說他死了以後用一個字或兩個字總結他一生的功過,這個叫諡號。

曾國籓(維基)
曾國籓(維基)

比如說,曾文正公,曾國籓,“文正”二字就是他的諡號,范仲淹是范文正公,歐陽修是歐陽文忠公,這個文正、文忠這都是好的諡號,那麼陳準死後呢,有人也想要給他上這種過於溢美的諡號,就是超出了他實際一生的功過應該符合的那個評價,稽紹就出來義正詞嚴的反對。

主持人:那看起來,中國古代的人也是這樣啊,非常看重子女的教育。他希望子女成爲什麼樣的人、走什麼樣的路,基本上還是代表了父母真正的價值觀。阮籍稽康的兒子都是非常傳統的儒家人格,可以從另一個側面說明這兩位做父親他們內心的真正的想法。

文昭:對,是這樣的。阮籍一生是借酒佯狂,求的是全身免禍,這方面他是接受的道家思想,但他的兒子最後呢還是聽從父親的勸告,就是沒有再繼續跟着他竹林七賢裝酷。他兒子走的是很傳統的文人的道路。到晉武帝太康年間,阮渾,阮籍的兒子出任太子庶子,雖然做了官,他文學上也有一定的成就,在歷史上留下了文集三卷。但是他沒有太大的名聲,而這個稽紹可以說他品行節操上跟他父親的性格是比較相似的,是剛正不阿,寧折不彎。

稽紹,他是後來做到了侍中的官職,侍中是皇帝身邊的官員,就是比較接近於權力的中樞,在八王之亂的期間,當時朝廷的軍隊在蕩陰戰敗,百官和侍衛人員就紛紛潰逃了,就丟下皇帝跑了,這時只有稽紹,莊重的端正衣冠,挺身保衛天子,當時軍隊接近皇帝的鑾駕的時候飛箭如雨,稽紹就擋在皇帝的前面,被射死在皇帝的身旁,鮮血就濺染了皇帝的龍袍,所以天子就爲他的死感到很沉痛悲哀,等到這個戰事平定以後,皇帝從危難之中逃脫出來,戰事平定以後,侍從要幫皇帝洗他的衣服,皇帝說:“此,稽侍中血也,勿去”。就是說這是稽紹侍中的血,不要洗去。

這個皇帝就是歷史上非常有名的白癡、弱智皇帝晉惠帝,關於這個晉惠帝有一個故事是很有名了。說這個天下饑荒百姓餓死,有人向他彙報這個事情。他說了一句:何不食肉糜?這個肉糜就是碎肉,經常剁碎了包餃子那東西。所以他就相當於說這老百姓沒米飯吃,幹嘛不吃這個韭菜豬肉餡餃子呢?就這意思,就是說他這個人完全沒有生活常識,至少是一個半白癡吧,但稽紹爲了保護這個白癡皇帝而死。當時的情況很緊急,所以稽紹的一身鮮血是灑滿了晉惠帝的衣服。後來晉惠帝逃出險境,那有人要換下他待洗的衣服去洗。晉惠帝還說這是稽侍中的血啊。他爲了保護我而死啊,不要洗去。所以他心中還非常感念稽紹的,那麼稽紹實際上是作爲一個儒家的一個忠臣的,很傳統的這樣一個忠臣的形象出現的,所以文天祥在《正氣歌》裏面說:“爲稽侍中血”。就是來自於這個典故。

主持人:看起來這個傻皇帝其實也知道好壞的,知道誰是真正對他好的人。稽紹也真是一個很傳統的儒家忠臣,不知道在藝術上,他是不是也繼承了他父親稽康的才華呢?

文昭:在《晉書稽紹傳》裏面是提到了稽紹的音樂才能,但是是比較間接地提到的。西晉時候的齊王司馬冏輔政期間曾經就召稽紹、董艾這些人共同討論時政。那個時候,董艾就向司馬冏推薦稽紹,就提到了他的音樂才能。說“稽侍中善於絲竹”,是音樂造詣很高,彈琴也彈得很好,你可以讓他來表演來聽一聽。

於是這司馬冏就讓人拿琴給稽紹,但稽紹就不彈,他這個原則感很強,司馬冏就不高興了,就責備他說,今天大家難得在一起很高興啊,你幹麻這麼吝嗇呢?你有才藝就表演一下。

稽紹就說:您是輔政,匡復社稷,應當遵循典章,確立規範,垂範後人。我稽紹雖然不才,但是也是身居侍中的職位,也是穿戴着朝廷的官服,身配鳴玉處於宮府,就是處於朝堂之上,我怎麼能操琴奏曲做這個伶人戲子的事情呢?若釋公服而從私宴,所不敢辭也。就是說如果去掉朝廷的官服,參加私人的宴會,那我也肯定不會推辭。這一番義正嚴詞,當時司馬冏感到非常的慚愧。

主持人:這個稽紹阿,看起來真是原則性很強,一絲不苟啊。

文昭:對。

主持人:既然稽紹的琴藝也很出色。那稽康的《廣陵散》,他有沒有學到一點半點呢?

文昭:這個應該沒有,因爲稽康死的時候,稽紹年僅十歲,可能還沒來的及學,也可能稽康根本沒打算把這首曲教給自己的兒子。那麼按照《神奇祕譜》當中《廣陵散》題解的說法,只有稽康的外甥袁孝己偷聽到了一部分,學了一部分,但並沒有提到稽紹。但這個《晉書》當中啊,他是間接地提到了,說稽紹音樂上的造詣,但是主要稽紹還是做爲一個忠臣留名後世,而不是一個藝術家。當然我們也可以說稽紹主要是他母親扶養長大的,他受他的母親影響更大,這也可能是事實。

但是中國古代的所謂士族,就是士大夫的家族,他是非常講究家學淵源的傳承的,說稽紹的人格沒有受到父親的影響,我想這也是很難想像的。

所以我們回到最初的問題,稽康阮籍這些竹林七賢,這些是古代的行爲藝術家,他經常有些驚世駭俗的表現,說這些人是不是從心裏反傳統呢?歷史上大部分知識分子都不是這麼認爲的。所以在這一點上他和當今的一些現代派的藝術家還是有很大的不同。

當然他們有一個共同之處。他們都嘲弄權威,差別在於現代的這些藝術家們,就是某些藝術家們,認爲權威背後那種傳統的價值觀念,他們認爲是要拋棄的。他們認爲那個是抑制人性的,就是抑制人的慾望的自由發揮的,所以他說要拋棄。而阮籍稽康他們這些人,是反對把這些價值觀當成謀取私利的工具。

他們很反感把道德虛僞化,他們強調的是“越名教而任自然”。他們強調真性情,但是他們自己的家庭教育呢?反而是用很傳統的方式進行,他們的後人都是很循規蹈矩的,儒雅人物。而且他們的一些行爲藝術作法其實也是心中苦悶的抒發吧,所以半瘋半癲,在那樣一個社會環境下也可以理解。

阮籍有一次聽說一位才貌非常出色的女子未出嫁就死了。所以他跟人家的家人也沒有任何的來往,他也不認識這個女孩的父親兄長,他就跑去弔唁。人家也不知道是誰,怎麼就跑來這麼一個人來弔唁。他去了以後就大哭一場,然後就哭得很真誠、很傷心,感嘆那個女孩生不逢時,紅顏薄命。所有人都很奇怪。所以你很難說他做這些事情,他到底是在哭這個女孩呢還是哭他自己。

主持人:誒?也許是哭他自己,一生這項才華在亂世中無從施展,最後也將隨着生命的消失而逝去,就像這個女孩一樣空有美貌和才華,卻默默的凋零了。說不定是做這樣一番感嘆,悲從中來。

文昭:嗯,其實我們真正看歷史,阮籍這個酒瘋子他的內心是相當痛苦的。我們上次不是講了阮籍醉寫《勸進表》的故事嘛,大家都把這個事情當成一個比較有意思的故事來聽,其實就是在寫了這篇《勸進表》之後,阮籍就一病不起了,那年冬天他就去世了,所以他才活了五十四歲。

稽康就刑而死,稽康是被殺的,年僅四十歲,阮籍一生是靠喝酒裝瘋賣傻以求免禍,其實他也就活到五十四歲,他活的也不是很長,但我的推測是,你說他們越名教而任自然,他們這個竹林七賢有個人還不要,還不服氣,就是那種道家的那個養生之術,你看他的壽命也不長。我的推測是一個是酒精嚴重損害他的健康,你說要一輩子喝酒,特別像阮籍推辭司馬昭的求婚,連醉了六十天,這要一個正常人連醉六十天,對他健康損害多大呀。

第二個就是他違心寫《勸進表》,這樣對他打擊是很大的,就是他當時是想把這個事能推就推了,結果人家抓着他非得要他寫不可,他就在半醉半醒的那麼一個樣子用手在桌子上寫字,來的人把這記下來,就是按理說這篇文章他可以推掉說不是他寫的嘛,是那個記錄的人寫的,但是,這畢竟還是有違他自己的這個人格的信念,對他打擊很大,他內心有羞愧、有悔恨、有哀怨,多重煎熬,他最終還是不得已做了一件違心的事情,他無法原諒自己嘛,所以我推測是這樣,然後就一病不起。所以,像阮籍稽康啊,他們並不是真的狂,是揣着明白裝糊塗,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主持人:說起來魏晉這些聽起來很浪漫很有趣的故事,其實背後真的是悲劇啊。文昭先生,那讓我們再回到古琴藝術這條主線上來,西晉後期又發生了嚴重的戰亂、動盪,那音樂藝術的流傳,是不是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呢?

文昭:應該說是這樣的。因爲西晉的後期就是八王之亂,就是從元康元年到光熙元年一共十六年的時間。他是先從西晉皇室內部的爭權奪利開始,就是晉武帝司馬炎死了之後,就關於再任命顧命大臣輔佐他的兒子晉惠帝這個事情上,那幾個權利大臣之間就產生了衝突,先從皇室內部開始的,這個血腥鬥爭後來就不斷蔓延發展成爲戰爭。反正這段歷史我們以後還可以更詳細的談到,這個八王之亂從內部摧毀了西晉帝國,實際上,西晉三分歸一統吧,他把魏、蜀、吳三國統一以後,他也只是經歷了一個短暫的統一的時間,馬上又陷入戰亂,因爲西晉的中央皇權被削弱了以後,直接結果是北方有多個遊牧民族大舉南下進入中原。

中國就進入了十六國時期,這個十六國時期就被一些人稱之爲五胡亂華,這五胡就是五個主要的少數民族,匈奴、鮮卑、羯、氐、羌,這五個主要的少數民族。現在除了羌族在四川的西部還存在以少數的人口之外,那幾個民族已經從歷史上消失了。

就是從匈奴人所建立的後漢。後漢主劉衝殺了晉愍帝司馬鄴以後,在之後的西晉滅亡的一百三十五年的時間裏面,在北魏統一中國的北方之前在北起陰山南到淮河西到蔥嶺東到東海,東北到鴨綠江下游,西南至瀾滄江以東這一個地理範圍,在這一百三十五年的時間裏前後建立了十六個國家,這就叫十六國時期。

這是中國曆史上一個大動盪、大混亂的時期,這個時期中國在文化史上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事件,叫做衣冠南渡。衣就是衣服的衣,冠就是帽子,衣冠南渡,也就是說中原地區的這個士大夫,他們爲了躲避戰亂紛紛逃亡到長江以南,在建康,也就是今天的南京那一帶又形成一個文化中心。

晉元帝司馬睿(王圻 王思義輯 /三才圖會)
晉元帝司馬睿(王圻 王思義輯 /三才圖會)

西晉滅亡以後晉朝的遠房宗室司馬睿也是以健康爲都城,又重新建立的政權,就是東晉王朝,就是晉元帝司馬睿,他和北方對峙。也因爲這個衣冠南渡使得傳統的華夏文明得以保存。十六國時期延續了一共一百三十五年,其後的南北朝延續了一百六十九年,直到隋朝呢,才又重新統一。

當然,這個所謂十六國時期、南北朝時期大約有十九年是重疊的。因爲南北朝是從公元四百二十年劉宋,當時的劉裕建立了一個劉宋政權取代東晉開始算的。而十六國時期是到四百三十九年,北魏統一華北結束,所以中間有十九年的重疊時期。

主持人:你說這個,我想起來了我以前學歷史的時候,最搞不明白的就是這一段,反正就是這差不多三百年的時間裏吧,是夠亂了。

文昭:對。是很混亂的一個時期,但是這個衣冠南渡這件事情,可以說整個改變了中國的文化生態,從此以後江南也就成了人文薈萃之地,也可以說是開啓了江南才子的時代,因爲以前就沒有江南才子這一說的,之前最主要的文化中心還是像長安、洛陽這些大都市。那金陵,張藝謀剛拍了一個片子叫《金陵十三釵》,意思就是說它那兒出美女嘛,但除了這個脂粉氣之外,在文化上它的地位隨着歷史他也漸漸重要起來,當然這是一個過程。

應該說直到唐朝的時候,江南在文化上的重要性,它還是沒辦法和長安、洛陽這些中原的地方相比,但它的重要性是在不斷的增加,在東晉之前,華夏文明北至燕山長城一線,南邊,只到江漢平原這一線,因爲江漢這一線就是楚國了,對中原文明來講,楚國就已經算是是比較蠻荒的地方了,再往南到湖南的湘江流域這一帶,就算是苗蠻了,就屬於未開化地區了。

但隨着衣冠南渡,不僅很多士大夫移居到江南,還有很多民間的藝術家、手工匠人等也逃亡到了南方,所以帶來了大量的文化成果。華夏文明的影響力也迅速向南延伸,後面還有唐朝末年的五代十國時間的戰亂,五代十國相對來說南方比較穩定一些,比中原要穩定一些,所以又有很多北方的貴族大姓又逐漸繼續往南遷移,又過了嶺南,現在看臺灣、福建方言保留了很多古代的音韻,中華文化就是這樣不斷向南延伸。

主持人:那是不是到東晉時期,江南也出了古琴名家了呢?

文昭:當然藝術的創作和流傳都會受到影響,但是也會有非常傑出的藝術代表,比如說戴魁,戴安道,這個是我們要講的一個人,他是非常傑出的美術家和古琴音樂家。這個戴安道非常值得一提,因爲東晉是中國的繪畫和書法藝術開始形成的一個時代。

顧愷之(維基)
顧愷之(維基)

戴安道和顧愷之是那個時代大師級的畫家,書法藝術形成王羲之也是東晉的。從漢代到魏晉,繪畫的技法總的來說還是比較粗糙,比起之前沒有太本質的提高,唐代的張彥遠就是寫《歷代名畫記》的作者,他是說,從漢到魏晉時代,畫像還是形制古樸,未足瞻敬。就是說他的技法、形象還是比較古樸的,還不是讓人一看到就覺得很欣賞,很值得去敬仰,但是到了戴魁出現以後,就有了很大的發展。

戴魁是開啓了後來的造像人物的畫風。他不僅擅於繪畫爾且還擅於雕刻,他親手製造過一仗六尺高的無量壽佛的木像和菩薩像。當然他音樂上的修養,琴藝也非常高,所以這個戴魁是個很特殊的人。因爲中國曆史上,你說能在繪畫、雕塑和音樂上,也就是說在造型藝術和音樂藝術上兼備的人不多,兩樣都突出的人就更少,也許宋徽宗可以算一個,但是宋徽宗還是比不上戴魁在這個藝術史上的成就。

主持人:其實仔細想一想,西方歷史上這樣的人也不多,像著名的音樂家史特勞斯、莫扎特、貝多芬,很少聽說他們搞油畫雕塑什麼的。著名的畫家像拉菲爾、米開朗基羅、達芬奇,好像在音樂方面也不是很突出嘛,倒是聽說達芬奇音樂造詣不錯,可是音樂上的成就呢,肯定達不到在繪畫方面那樣的高度。

文昭:我想因爲大概像繪畫、雕塑這些造型藝術和音樂相比,鍛鍊的是大腦的不同部分,你要讓這兩部分大腦同樣發達好像是挺難的一件事,所以戴魁就是屬於這兩部分都很發達的一位鳳毛麟角的人物。

主持人:那看來戴魁這位大才子一定有很多的故事。可今天因爲時間關係我們只能留到下次再講了,節目的最後呢,讓我們大家一起欣賞一曲《歸去來辭》,這首曲是根據東晉大詩人陶淵明的《歸去來兮辭》所譜寫的,讓我們一起來欣賞一下。

主持人:謝謝文昭先生。

文昭:謝謝主持人,謝謝《希望之聲》的聽衆朋友。

主持人: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裏,感謝各位聽衆朋友,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會。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