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黃秋生真正的好演員 (宋碧龍/大紀元)
黃秋生真正的好演員 (宋碧龍/大紀元)

配角鑄就的戲精 爛片起家的影帝---黃秋生

【希望之聲2019年9月18日】(作者:null)他是一臉怪笑精神恍惚的連環殺手“王志恆”,

他是放蕩不羈卻有情有義的野獸刑警“爛鬼東”,

他是不修邊幅,吊兒郎當的古惑仔頭目“大飛哥”

他是沉着冷靜嫉惡如仇的警司“黃志成”,

他是飛車酗酒整天迷糊不醒的“藤原文太”,

他是身懷絕技爲人平和的武術宗師“葉問”,

他是身體殘疾但是飽含人間情誼的“昌榮”

他出身與演藝學院,演出電影超過三百部,自封“爛片之王” 。他是演員,編劇,樂隊的主唱,詩人,詠春功夫高手,虔誠的佛教徒。有人稱他是“配角鑄就的戲精,爛片起家的影帝”多次登上影帝寶座,銀幕上他演過變態狂魔,黑白兩道,市井平民以至一代宗師,在網絡及現實世界中,他大膽的評論時事,毫不留情的批判藝人政客,跟五毛和網絡水軍開戰,他爲人正直剛正不阿。他三度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三度獲得臺灣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其他獎項及提名無數。也是首位集影帝,視帝,劇帝於一身的香港藝人,他就是今天的主角---黃秋生

anthonywong1_tiff08

提起黃秋生大家可能並不陌生,這個被“影帝”嘉勉的演員,骨子裏面透著“亦正亦邪”特殊男人的氣質。他出演的角色從“惡”到“善”,從”爛”到“精”,他用他的方式演藝着不一樣的人生。2003年是黃秋生踏入演藝圈的第20個年頭,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有三項提名,他最終憑藉《無間道》摘得桂冠。這對於29歲才入行的他來說屬於大器晚成。《無間道》這部電影也是香港電影史上乃至中國電影史上警匪片中無可逾越的巔峯。

其實早在1993年,黃秋生憑藉在電影《八仙飯店之人肉叉燒包》中的精彩表演,獲得第13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但是這個獎項的到來並沒有給黃秋生帶來演藝道路上的平步青雲。反而使他陷入了人生的低潮。接下來的三年中基本沒有戲可拍。在後來的採訪中黃秋生坦言自己並不喜歡《人肉叉燒包》這部電影以及自己在裏面扮演的角色。在那個演戲就得先簽“賣身契”的年代,爲了生存也只得低頭。就在香港那段爛片橫行的年代,黃秋生接拍了很多自己不喜歡的角色,這使他鬱悶至極。時常是在不拍片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在家裏喝悶酒,或者打電話給自己的好友邱禮濤(導演),談天喝酒只爲找到心靈的安慰。

並不是所有的龍套演員最終都能成爲戲精,也不是說拍爛片無數就一定能成爲影帝。 面對出演過衆多自己並不喜歡角色的黃秋生坦言:“我真的不可以改變的話,我就把你這個臺詞,把你這個動作,把你這個演出,把他推倒極點,我就給你看一下有多荒謬”。可能很多時候無可選擇本身就是一種選擇。經歷了演藝路上的重重磨練,黃秋生慢慢地找到了自己的感覺:把自己變成糞土培育出美麗的花。 這也是後來大家對他的評價:演爛片無數的好演員。

2013年從龍套演員到影帝加身,從爛片時代到迎來自己的時代。經歷的艱辛只有黃秋生自己清楚。但好景不長,對於性格直爽剛正不阿的黃秋生來說,2014年又迎來自己的多事之秋。因爲支持香港市民“雨傘運動”,而且公開表示反對警察使用暴力,而被貼上“港獨”標籤。他是香港演藝圈中少數敢於說真話的人。從而被中國政府各方面封殺。之後的五年幾乎是零收入。黃秋生之前扮演了很多他自己都不喜歡的角色,給觀衆也曾經留下了一個不太好的印象。但是後來很多人從“香港雨傘運動”後,開始喜歡上了生活中的黃秋生,這是一個敢講真話而且很有人情味的演員。因爲不能拍電影,黃秋生集中精力做舞臺劇,但是投資血本無歸。只能參加很多像“興趣小組”這樣沒有收入的活動,生活比較窘迫。

對於黃秋生的這些經歷,前香港中文大學學者陳健民在接受採訪時講:“我覺得他是非常勇敢的,因爲在香港大部分的演藝人員都是注重大陸市場。他們知道得罪共產黨的話對他們的影響會很大。黃秋生講的這些話在當時是非常勇敢的,都是非常夠膽的真話,可是現在在香港會遭到很大的打擊,特別是經濟方面”。

黃秋生爲了提攜新晉導演,,即使在自己生活非常窘迫的情況下,零片酬出演電影《淪落人》。在劇中飾演坐輪椅的老伯“粱昌榮”。2019年香港第38屆電影金像獎上,黃秋生憑藉《淪落人》的溫情演出,第三次獲得“影帝”稱號。在獲獎感言中說:”原來這個世界真有奇蹟。我雖然走過死亡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爲神與我同在~!“在金像獎舉行之前的港大影片分享會上他說:“我認爲故事很有意思,答應(導演)之後就認爲很值得拍,認爲這部電影不是主流電影,不會太賣座,發行也不知有沒有人願意做,想不到現在這樣子,我認爲是一個奇蹟,是一個很大的奇蹟,領取了這麼多獎”

《淪落人》這部片子投資規模並不大,只有政府投資的300萬港幣,卻幾次獲獎,已經成爲業界的良心之作。《淪落人》在第一次拿獎的時候黃秋生覺得自己非常聰明;在第二次拿獎的時候他覺得大家都在同情他;第三次拿獎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太走運了;第四次拿獎的時候黃秋生認爲:這不是我的東西,是上天的安排,不是我個人的能力能達得到的。

《淪落人》的年輕導演陳小娟指出:黃秋生的動人演技是得益於他的親生經歷。黃秋生一直在照顧坐輪椅的母親整整十年之久,這個經歷就讓他很理解殘疾人的狀態。就是這些經驗幫助了他的表演,讓他演起來特別傳神。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爲:黃秋生摘得桂冠即是在情理之中,又是在意料之外。說在情理之中因爲黃秋生有高超的演技,出道三十年獲得各種獎項無數,他是一個實力派的演員。可是因爲他在中共的封殺之下,在這種情況下得獎,這個的確出人意料。唐靖遠指出:這件事上可以證明兩點:一個就是中共在香港是不得人心的,這是人心所向。人民在用支持黃秋生的方式向中共表達抗議。另一個就是:黃秋生的善良舉動給他自己帶來了好運,中國人有句話:人虧天補。幾年中生活艱辛的黃秋生一拍戲就得了那麼多的獎項,這就是好人有好報。

就在最近發生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中,黃秋生痛批香港政府猶如納粹。他在臉書貼出一張香港警察在香港地鐵盤查民衆搜索私人物品的照片。再附上一張1933年德國納粹迫害猶太人的歷史照。性格耿直的他面對人性善惡的考驗面前,他敢說敢做!

演員是什麼?這個問題不好回答。對於演員本身來說,不出名充其量算是一份工作;出了名更像是一座照路的明燈。在名利和喧囂中有幾人能憑著良心不畏壓力的前行?我們再次閃回到2003年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在典禮上黃秋生說:⋯⋯我們大家一起走向天堂 我們大家一起走向地獄,在天堂和地獄中間應該是人間,我覺得無論我們將來是走向天堂還是地獄,最重要的是現在我們的選擇!我們的方向!我們的勇氣!

責任編輯:簫辰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