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美國和中國在處理周邊關係和政府理念方面都很不同 (圖片:網絡圖片)
美國和中國在處理周邊關係和政府理念方面都很不同 (圖片:網絡圖片)

美中文化差異(5): 美中對待周邊關係和政府理唸的不同

【希望之聲2019年9月18日】(根據本臺《走入美國》節目整理)目前香港的“反送中”已超過百天進入第四個月,港人反抗中共的強權統治的決心空前一致。針對這樣的形勢,有人說,如果沒有共產黨的強權統治,中國會不會亂?會不會出現諸侯割據?也有人認爲,中國這麼大、人那麼多,或許就該有一個強力的集權或政黨來領導?有的人則在質疑美國的民主是否適閤中國?

香港“反送中”的討論,折射出中國人和美國人理念和思維的不同。美國建國時所面臨的情況,與現在香港和中國的情況有某種程度的類似。中國很看重周邊城市或地區的歸屬性或叫中國的領土完整,而美國人怎麼看待周邊地區呢?美國又是如何把各種背景不同的周邊羣體最終組成爲合衆國的?

本臺記者馨恬就此專訪了來自華盛頓的資深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她是美國前外交官,現在華盛頓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研究所教書。能夠講一些中文的她,同時也是美國專門培訓外交官的學院,美國國務院外國服務研究院美中關係講員、協調人。她對時事尤其川普總統的政策方面具有獨到見解。

 華盛頓資深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
華盛頓資深外交專家勘琵博士(Dr. Alicia Campi)

(閱讀上篇:美中文化差異(4):  美國文化具有巨大同化包容力量)

美國的非中心化政府 vs 中國的集權大一統

勘琵琶博士說,在中國政府看來,周邊城市或地區的歸屬性,或者說中國的領土完整非常重要。她說她看到的是,中國在政治上對待周邊地區的態度一直就很死板(rigid):要麼你是中國的一部分、接受中國政府的統治,要麼你就是中國的敵人;而且以爲別的國家也是這麼處理的,這當然不正確。

對這個問題,美國人並不是這麼看的。她說,美國相信的是一種非中心化(de-centralized)政府。美利堅合衆國的成立就是最好的註釋。

當初建國的時候,美國是在跟一個強權的、而且權力越來越大的英國國王抗爭,他掌握着政府,沒有民主、沒有國會制衡。那時候,生活在美國的人,雖然不如中國的土地那麼廣闊,但也是從馬薩諸塞州一直到喬治亞州那麼大的地區。人們從事不同的行業,有些是商人,但更多的是農民。而農民們種的東西也不一樣,有的種棉花、有的種蔬菜,還有些人是漁夫,等等。他們在經濟、宗教、來源國等各方面的背景都不一樣,而且並不是英格蘭人佔多數,有些人來自於芬蘭、荷蘭、法國等。但是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對遠方的那個以強權統治他們的國王非常不滿。

那時候的人們走到一起去參加最初的大陸會議討論《獨立宣言》的時候,他們當中有的人擁有奴隸,有些人並不擁有奴隸,當時的美國人就是一個非常多元化的羣體,就好像現在香港和中國的狀態,或像是中國各種少數民族。美國人怎麼做呢?就像香港那樣,結合成幾箇中心對英王統治發起反抗,他們的領袖很有領導力,並通過媒體發表觀點,但是他們並沒有統一的領袖和軍隊。

美國的合衆理念:求同存異

美國從建國開始到現在就是這樣,雖然所有的人並不是完全團結的,但他們找到了一個團結合衆的方法向前發展,就是求同存異。首先,大家都認同的就是不喜歡那個英國國王;第二,大家都認同要民衆自己成立政府治理國家。什麼意思呢?誰來當新政府的頭呢?當時起草《獨立宣言》的時候並沒有總統,只是有一個委員會,後來變成了國會,因爲大家都反對像英國國王那樣一人獨統。這個委員會或國會可能在費城或紐約設立總部,那他們怎麼能瞭解其它各州的問題呢?他們就決定,不去管各州的具體問題。

因此,各個州的政府就被合衆國的委員會賦予了很大很多的權力來決定地方事務,而且他們的決定,一個州政府所定下的政策,對另一個州不適用,因爲他們認爲本州的人最瞭解該州的情況,政策也根據本州情況而定。所以,各州政府在自己的所屬州享有非常大的權力,但對別的州卻毫無決定權。少數幾個大家都有一致觀點的事情,寫進了《獨立宣言》裏。

最終,在這個大陸會議上,委員會成員達成一致:要讓這個國家順利運行下去,還需要一個“會議主席”——就是總統,由政治、經濟、族裔背景都非常不一樣的人民選舉出來。總統要起什麼樣的作用呢?

美國總統的作用不是統治國內的人民

總統將代表聯合在一起的美國民衆,主要去跟外國政府打交道,而不是統治美國這個國家裏的人民。這種模式跟中國是非常不一樣的。中國和一些歐洲國家,都是有一個權力很大的領袖,控制強有力的軍隊,然後不斷向外擴張版圖。美國從來就不是這樣,弗吉尼亞的州長或將軍不會帶領他的軍隊去征服華盛頓DC或者馬里蘭州,而是說,不同的州有不同的領袖,他們的權力是有限的,只擁有本地的決定權。而各個領袖願意一起合作,因爲他們有着共同的敵人——英國國王。

當那個共同的敵人消失了、美國可以獨立了,而統帥軍隊的華盛頓做了什麼事?他解散了軍隊,自己回到弗吉尼亞的農莊。所以他起初並沒有當美國總統,美國也沒有軍隊。因爲後來人們發現有需要一個總統的需求,比如,漁民出海打漁會被英國人抓捕,或被摩洛哥人攻擊,或在亞洲做貿易被欺負,人們需要有一個可以求助的人,代表人民去跟外國政府交涉。

人們想到的那個人,擁有領軍打仗的經驗,而且不貪戀權力,那就是華盛頓。因爲他曾經擁有那麼大的權力、還擁有軍隊,但他沒有利用這些去征服一個一個的州,而是放棄了所有權力。因此人們就說,我們把權力給他吧,因爲他沒有野心。

勘琵博士說,這跟中國的領導人完全是相反的,中國的領導人有野心、想要權力、而且想要擴張權力,即便說他有好的用意 – 要求和諧相處。美國總統或國家的目的從來就不是要求和諧相處,而是爲了能夠允許不和諧存在、允許存在着不同。

(待續,敬請關注)

點擊閱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