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9月19日,李文足到山東臨沂監獄,第四次會見到丈夫王全璋律師。(推特圖片)
9月19日,李文足到山東臨沂監獄,第四次會見到丈夫王全璋律師。(推特圖片)

與李文足第四次會見 王全璋特別問到兒子是否上學

【希望之聲2019年9月21日】(本台記者劉瑩綜合報導)9月19日,709被捕人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到山東臨沂監獄,第四次會見到丈夫。她表示,王全璋三次問到兒子上學的事情。她還表示,王全璋的臉一次比一次消瘦,太陽穴明顯往裏面凹。

此次陪同李文足會見的還有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709家屬王峭嶺、劉二敏。

李文足表示,會見時,大約有一二十個警察圍着他們,還有一高一矮兩個便衣,一直跟着她進出。

此次會見,當局仍使用慣用撒水車,噪音,便衣打傘干擾會見和拍攝等干擾招數。

李文足說,不知爲什麼,王全璋的臉一次比一次消瘦,太陽穴明顯往裏面凹。

會見中,王全璋大約三次問及兒子上學的情況,同時還詢問江天勇律師,稱自己是從電視上看到江天勇被抓的。

前三次會見,王全璋都表現出對兒子特別地擔心,不斷地詢問上學的情況,並反覆強調不讓李文足和兒子再去看他,令李文足猜測,兒子或成了中共官方要挾他的砝碼。

而就在19日會見前幾天,泉泉升讀小學一年級,新學期開學是9月2日,開學僅4天就遇到了騷擾。北京國保特務數次去學校施壓,學校也怕公安、怕特務,終於頂不住了,因此泉泉被迫又再次失學。

此前,李文足9月6日在臉書發文說,兒子泉泉9月2日升入小學,但是纔開學4天,警察就已經連續數次去學校施壓,“我的兒子又再度失學了”。

得知泉泉不能繼續上學後,李文足渾身的力氣彷彿被一下子抽走了,渾渾噩噩走出學校大門。

她在想,爲什麼?爲什麼?她在文中表示,“難怪每次會見全璋,全璋最擔心的就是孩子能否上學?難怪他一再跟我確認孩子是否在上學。”

她批評中共官方讓一名無罪的律師與外界隔絕,將他關押4年,在無律師辯護下祕密開庭審判,又多次阻撓他和妻兒見面,“現在又拿一個6歲的孩子上學來做文章。請問,你們要做什麼?”

現年43歲的王全璋代理過很多敏感案件,包括法輪功學員案件,是709被抓律師中最後一名被判決的律師。

2015年8月3日,王全璋在中共當局對維權律師和異議人士的大抓捕行動中(709案)被帶走,2016年1月8日,天津市公安局宣佈逮捕王全璋,指控他涉嫌顛覆國家政權。

被捕後,王全璋幾乎與家人和外界失聯。期間他的妻子李文足爲了丈夫持續奔走,但也不斷遭到警方的阻撓、恐嚇和打壓。

在時隔近4年後,王全璋今年6月末才終於在獄方安排下見到家人。

責任編輯:元明清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