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雄安新区让人捏把汗(视频截图)
雄安新区让人捏把汗(视频截图)

雄安译成Male Safety 习近平亲定的 “政治工程”爆出笑话

【希望之声2019年9月23日】(本台记者刘莹综合报导)近日,有网友发现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绿色金融与绿色雄安建设》一书封面上,将雄安翻译成“Male Safety”(字面意思是“雄性安全”),这一翻译让人啼笑皆非。习近平两年多前提出的所谓“千年大计”河北雄安新区“政治工程”,因为迟迟未有动静被质疑要烂尾。有水利专家则从风水地理角度分析,认为雄安新区的选址就是一个错误的决策。

综合媒体报导,近日有网友发现中国经济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绿色金融与绿色雄安建设》一书封面上,将雄安翻译成“Male Safety”(字面意思是“雄性安全”),这个奇葩英译,也令习近平两年多前提出的河北雄安新区“政治工程”再被笑话。

涉事的中国经济学出版社为中国一级出版社。目前,这本“学术著作”已经从销售平台下架。

连官媒《中青报》也看不下去,9月20日发文说:雄安译成Male Safety,学术翻译不该这么“雷”。文章说,姑且不论该论著的学术价值有多高,至少就出版规范而言,翻译无疑是重大的硬伤。人们尚不清楚该差错的原因是如何造成的,谁该为这个明显的错误承担责任。文章质疑,将雄安翻译成Male Safety,很可能是源于生硬的机器翻译,而这还不是最荒诞的结果。其实,使用拼音翻译成Xiongan New Area就可以了。

有推特网友评论说:“只能说明一群笨蛋在管理中国。”

“这种翻译确实太让人难堪了。”

“没有翻译成绿帽就不错了”

“从下到上都在捞钱,意味着一切以多快省为准则,自然不存在什么质量”。

2017年4月1日,中共当局提出设立河北雄安新区,被官方宣传为所谓“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被官方定性为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

这个中共领导个人决策的样本工程选在“愚人节”公布似乎颇有喻义。在其后近两年时间,雄安迟迟未破土动工,直至2019年1月习近平再度携中共政治局常委至雄安视察。但依然难改从一开始就显现的“烂尾命运”。

1月16日,习近平在河北雄安新区考察调研时说,雄安“这两年,几乎没有动一砖一瓦”。这句话暗含的不满意味不言而喻。

该地区建设两年多未见起色,且腐败丑闻不断,人事频换,日前更是成批调整负责核心运作的官员,涉及12人。包括中国雄安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刘春成、河北容城原县委书记商少璞、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委会改革发展局原局长吴海军等。

今年9月初,中共人大副委员长艾力更•依明巴海、中共副总理孙春兰、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接连南下雄安之后,中秋节期间,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再赴雄安新区,看似紧急,内情引发外界关注。

此前,《新浪财经》2018年8月20日报导,雄安新区规划设计专家、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尹稚表示,雄安新区建设慢的政治原因是,近十年来,比较压抑,雄安新区建设并不是处在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最好时间。

另据报导,雄安新区的规划迟迟不能如期进行是因为它面临多方面的挑战,其中之一的就是选址问题。有不少大陆学者包括一些专业人士、规划者对雄安新区选址一直都存在着争议。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些争议的呢?

旅居德国的著名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5月在接受本台采访时,指出雄安新区的选址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王维洛表示,选一块地方做首都或者做一个经济特区,首先照中国人说有个风水,外国人也看地势地理。

王维洛指出,雄安新区的选址就选在了白洋淀旁边,认为是华北的一颗明珠,华北平原上最大的一个淡水湖泊。

王维洛说:“白洋淀是在华北平原最低洼的地区,地质上我们称华北平原这一块地方叫华北凹陷,它是个塌下去的地方,有很多断裂。它的上面是覆盖着是黄河的冲击层,因为黄河有一段时间,不是按照现在的河道走的,黄河是从天津这里入海的,所以它上面盖的是一层黄河淤积的泥沙,是整个华北平原最低的地方,就是说洪水一来的时候,现在他们所规划的这些雄安新区都在长年洪水位以下,我们就不要说最大洪水,如果要把雄安新区的土地填高,不在洪水位以下,起码要填高3米到4米的土。

王维洛说,中国领导人做决策违反常识的就很多。只要一个制度它不是公开的,不是一个透明的,不是大家都可以批判的,他就很容易犯这样的最简单的错误。

王维洛说,雄安新区的选址就是一个错误的决策,是一个没有常识的决策。这就是为什么雄安新区发展不起来。正好做雄安新区规划的都是我的一些师弟和学生们,他们没办法,怎么做呢?你说要在一个洪水区里头里做个东西,你画上去容易,将来被水淹的时候,这个钱投下去就是血本无归了。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