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奇书共享】《一滴泪》(96)——重返半步桥

【奇书共享】《一滴泪》(96)——重返半步桥

【希望之声2019年9月23日】(长篇连播)    我也不忘清河劳改农场。那位让我们借用他的小屋会面的老王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他的继承人也会让探视教养人员的家属借用他的屋子吗?来探视的家属少不了,因为清河仍然是北京市一座人满为患的劳改营。老刘,那位我亲手掩埋的青年书法家,他的浅坟现在被荒草覆盖了吗?或者,他妻子终于从湖南来把他的遗骸运回了家乡?

    最后但并非次要的,我难忘高庄,我们的好大夫不时来信增强我的记忆。人民公社解散,农民开始单干之后,鲁大夫来信说:“老螃蟹住进了新盖的房子,村子里的人说用的木料是你们的屋子拆下来的。但他还不满足,因为他现在不能靠剥削同村的农民过日子了。人家常听他咒骂新制度,梦想过去的好日子回来,让他‘用党给他的权利喝足吃饱'。村子里的人摆脱了老螃蟹的暴政,得以为自身利益而劳动,虽然生活还很贫困。”

    小黑子和小水子都“成家立业”,不顾“计划生育”的限制已经快有第二个孩子了。小基贵的命运却大不一样。“孬子出人意料地‘名利双收’,”鲁大夫写道。“有一天,他又突然冲过村口的公路,被一辆卡车压伤,随即送到和县医院诊治。三天以后由同一辆卡车送回高庄,他的左腿没了,拄着一副拐杖跳来跳去。他妈伤心死了,号啕大哭,像发了疯似的。三老爹倒挺看得开,说这是‘恶有恶报'。后来卡车司机主动提出赔偿三百元,他大喜若狂,又说这是‘善有善报',因为他三年前饶了孬子一条命。三百块钱!难以置信的天文数字!压死一条水牛赔偿一千二,压死一个好劳动力赔偿一千。屁用没有的孬子拿他的腿换来三百元!做爹的怎能不高兴得心花怒放呢!现在永远残废了,孬子再也不能到处乱跑,给他无事生非了。这笔钱正好用作给小蛋订亲的礼金。”怡楷感到又难过又气愤,但也无可奈何。

责任编辑:香梅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