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央媽“放水”超一萬億元仍難解民企焦渴。(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 File)
央媽“放水”超一萬億元仍難解民企焦渴。(AP Photo/Mark Schiefelbein, File)

央媽“補放水”超一萬億元 民企依然焦渴

【希望之聲2019年9月23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近期,中共央行通過降準公開市場操作,釋放超過一萬億人民幣的流動性,以維穩資金面的偏緊。然而,在中國經濟結構性難題依然凸出的情況下,民企在流動性緊張中艱難求生,央媽放的水再多,民企依然焦渴。

央媽放水超一萬億元維穩資金面

《中國證券報》報道,9月23日,中共央行連續第3個交易日開展14天逆回購操作,當日淨投放1000億元。

報道說,這是央行連續第3個交易日開展14天逆回購操作。14天逆回購操作平時較爲少見,近幾日再度出現,顯示目前資金面偏緊,需要投放跨季跨節資金,維穩季末資金面。

自9月16日以來,算上降準逆回購操作和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央行已釋放1.42萬億元流動性,扣除到期的5350億元逆回購和MLF,淨釋放流動性8850億元。

本週內,25日、26日、27日分別有300億元、1200億元、400億元7天逆回購到期,此外,27日還有1000億元國庫現金定存到期。

放水主要是助力發行地方債

本輪放水,始於9月6日中共央行宣佈下調準備金率,預期釋放9000億元。當時,央行決定於9月16日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再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於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兩次實施到位,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

儘管官方的說法是“爲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降低社會融資實際成本”,但是分析人士認爲,主要目的是通過降準釋放的資金提升金融機構參與專項債發行,達到穩投資、穩增長的目的。9月4日,中共國務院召開常委會,稱按規定提前下達明年部分地方政府專項債額度,確保明年初即可使用見效。

據路透社9月6日報道稱,一國有大行高管指出,結合國務院常務會議專項債的內容,說明在民間投資需求難以提振的情況下,穩增長的重點又轉向政府拉動的基建投資。

華泰證券固收團隊亦點評認爲,從近期的地方債限額提前下發和國常會的表述來看,專項債穩增長的角色較爲重要,降準釋放的資金可以配合地方專項債的發行,保障金融機構的配套融資。

中共人大2019年批准發行地方債3.08萬億元,將在9月底全部發行完畢。而9月6日國常會部署的提前發行的地方債規模,據吉林省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張依羣9月16日對《證券時報網》估計,“可提前下達1.2萬億元以上”,西南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楊業偉則認爲,今年能夠提前下發的2020年額度在1.86萬億元以內。

央媽“大放水民企仍焦渴

路透9月22日報道,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近日強調“把製造業和實體經濟搞上去”,中共官媒人民日報也連發評論,凸顯中共在經濟轉型、脫虛向實遭遇的困難。

儘管今年無論是財政還是貨幣政策,都對佔據製造業主體的小微企業、民營企業有所支持,但由於中國面臨的是經濟結構性矛盾,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依然突出,這不是央媽“大放水”能夠解決的問題。

長江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戈指出,佔據製造業八成左右的民企、中小企業尚未從之前的去槓桿中恢復,民企相對國企,融資難融資貴的程度、以及信用利差目前依然處於十餘年來相當高的位置。

分析人士表示,內部需求不足、中美貿易摩擦帶來的外部不確定性,導致工業增長下行的壓力只增不減,企業投資預期也較弱。

中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王軍表示,近期製造業表現低迷,是由於成本高企、價格走低、創新不足、市場萎靡,大背景是全球經濟放緩和中國經濟內需不足。

從數據來看,也很不樂觀。中共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已連續四個月處於50的榮枯線下方,而最新公佈的固定資產投資數據中,前8個月製造業投資增速降至2.6%,遠低於整體的5.5%,單月增速降至負值。

路透報道說,中國8月出口和工業增速均與市場預期大相徑庭,製造業投資出現惡化,或許意味着中美貿易摩擦升級以及相關不確定性,對製造業生產和投資的衝擊正在加大。

責任編輯:宋月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