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印第安人的故事(图片:维基)(局部)
印第安人的故事(图片:维基)(局部)

美国史话07 欧洲新移民为何与印第安人血拼

【美国史话系列】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2日】(作者:方偉)包容和认知,向来都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来自欧洲的新移民,在新大陆上发现了跟自己截然不同的人,他们就是美国的印第安土著居民,双方发生了血腥的冲突,这个后果一直延续到今天。我们就来讲讲印第安人的故事。

印第安人的故事

居住在美洲不同地区的土著居民,也就是印第安人,有自己独特的语言、文化和信仰。每个土著部落都有自己的故事,可以说都是美洲历史的一部分,但是最终没有湮灭、比较能够被后人记得的,是那些在今天美国中部的那些部落。

美国中部有个大平原(Great Plains),它的西边是落基山脉,东边是密西西比河,是横跨北美大陆的一个巨大的平原,涵盖了今天美国中部的十个州和加拿大的三个省。

大平原看上去是一望无际,即使是今天坐在时速100公里的车上,要穿越大平原也要整整两天的时间。

大平原上有河流、沙漠和山脉,但是更主要的还是草原。草原养肥了野生水牛(buffalo),水牛对印第安人是极其重要的,不仅是他们的食物,而且是他们生活和宗教的一部分。他们的生活必需品,几乎全部都来自水牛。比如,厚厚的牛皮可以拿来做帐篷,其余的皮做衣服、做毯子,牛骨头拿来做工具。历史学家估计北美大陆上当时有6000-7000万只水牛。

 印第安人(酋长服装)(图片:维基)
印第安人(酋长服装)(图片:维基)

印第安人在马上是优秀骑手,但是在西班牙人十六世纪来到今天的美国南部之前,北美大陆上其实连马都没有,那时的印第安人打猎都是用腿跑的,打到猎物之后还得长途跋涉拖回来,所以十分辛苦,捕猎水牛那时几乎是不可能的。

西班牙人在1609年的时候骑马到了今天美国西南部新墨西哥州(New Mexico)的小镇圣达菲(Santa Fe),没有人知道,圣达菲的印第安人是怎么得到第一匹马的,用东西换的?打仗抢来的?不知道。但我们知道的是,没过多久,很多印第安部落都开始买卖和捕获马匹了。

马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给他们提供了交通和运输的方便,也让追踪和捕猎水牛变成可能。有了马,印第安人就能对远方的敌人发动进攻,然后安全返回。拥有马匹的数量,常常成为衡量部落财富的标准。

大概150年后,到1750年,大平原上的所有部落都有了马,而且这些印第安人成了饲养、训练和骑马的行家。这些印第安人,五岁学骑马,长大以后,每个年轻人都有好几匹马,分别用于工作、狩猎和打仗。据说大平原上的印第安人是世界上最出色的骑手,他们把手放在马身上的一瞬间,就和马融为一体了。

欧洲新移民与印第安人在自然、土地、动物、信仰的不同认知

刚刚到北美的欧洲移民希望跟印第安人和平共处。他们需要从印第安人那里换取食物。他们同时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势单力薄,一旦发生冲突,哪里是对手?

但是很快问题就出现了,首先双方对土地的认识就存在巨大的不同。

对于欧洲定居者来说,土地的重要性非同小可。在欧洲国家,土地就意味着财富,拥有土地就意味着拥有财富和权力。很多来到美洲的人在欧洲都是穷人,几乎什么都没有。英国的公司为了吸引他们到新大陆去,于是就用土地作为奖赏。对于很多欧洲人来说,哇,这真是他们翻身的机会。

 美洲原住民(图片:Edward S. Curtis /the U.S. Library of Congress)
美洲原住民(图片:Edward S. Curtis /the U.S. Library of Congress)

但是,美洲的印第安人却认为,土地不属于任何人,是大家共同分享的东西。他们觉得,任何人都可以在一片土地上住下来,打猎或种庄稼,而且他们不论是打猎还是种田,每过几年就会换一个地方,让土地有机会休耕,让因为打猎而减少的动物数量可以恢复。印第安人生活在大自然里,他们熟悉自然,从不改变自然,他们顺应自然的结果,就是不用太辛苦就能生活得很好。

刚刚到新英格兰地区定居的第一批欧洲人数量有限。尽管他们渴望得到土地。但是因为土地实在很多,所以印第安人对此并不担心,双方还可以和睦相处。印第安人还教会了欧洲移民耕种和生存的技能。

印第安人没有想到的是,欧洲定居者开始修建栅栏,把土地据为己有,对他们来说,这是难以想象的,就好像要占有空气和云彩一样不可思议。

年复一年,踏上北美大陆的欧洲定居者不断增加,他们占据的土地也越来越多。他们不仅砍伐树木,搭起围栏,而且要求印第安人不要侵犯他们的土地。

同时,定居者不希望美洲大陆的水牛破坏他们的庄稼,于是开始大量宰杀水牛,水牛被滥杀,数量不断减少,而且也不可能恢复。

于是,美洲印第安人逐水草而居的生活,就被彻底破坏了。

除了对土地的认知不同造成的冲突外,另外一个冲突点是宗教,在新大陆的欧洲人都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们认为基督教为唯一的信仰,所有人都应该信基督。但是他们发现,印第安人对基督教并不感兴趣,于是这些欧洲人觉得,既然如此,印第安人就是异教徒。

但是这些欧洲定居者不知道的是,美洲土著居民其实是非常虔诚的,他们相信无形的神灵。他们生活在大自然中,相信宇宙万物互相依存,所有部落都有向大自然的创造者祈福的仪式,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到处可以看到敬拜造物主的痕迹。

另外一个冲突点是欧洲人带来的疾病,象天花。这些病毒美洲土著居民从来没有得过,他们也没有免疫能力,很多部落被传染后,死得一个不剩。

冲突改变了北美大陆的主人以及保留地的产生

由于这些土地、信仰和疾病方面的冲突,印第安人和欧洲移民本来的友谊逐渐被互相之间的恐惧所代替,于是他们互相攻杀,双方都死了很多人。当然因为欧洲的先进火器,印第安人死掉的常常是好几倍。而且,有些和平并不好斗的印第安部落,因为欧洲人对印第安人的普遍恐惧,也被攻击和剿灭了。剩下的印第安人,被赶到保留地内居住。到1885年,大平原上的印第安人,几乎全数被赶进了保留地

说起保留地,这里补充介绍一下。从欧洲人登陆弗吉尼亚后,为了避免和印第安人不断出现流血冲突,就开始划定专门为印第安人居住的地段。但是,系统的全国性的保留地制度是1830年美国通过的“印第安人移除法案”开始的,这些保留地印第安人不得随意离开,非印第安人也不允许擅自进入。印第安人搬进保留地的方式各不同:有好言相劝的、有订立条约商量出来的、也有用武力驱赶的,过程中发生了多次的流血冲突,甚至包括战争。所以,美国管理印第安人的政府单位,印第安人事务部最早是属于战争部的。并不是所有划出来的保留地都是印第安人原先游牧或居住的地方,有的部落被迫长途迁徙,搬进这些划定的地段,其中充满了很多屈辱和饱经磨难的故事。

到今天,在美国境内,幸存下来的印第安人部落有536个,居住在326块保留地上。所有这些地加起来的面积约23万平方公里,等于是爱达荷州面积,或者是和中国的湖南省那么大。

这300多块地中,最大的一块有6万5千公里,接近于两个台湾,最小的1.3英亩地,就是50米乘以100米这么大一块土地。人口也不等,最大的将近20万人,最少的100多人。而且分布不均,星罗棋布,多数在密西西比河西边,因为通过保留地制度前,就把河东边所有的印第安人都赶过河去了。今天美国的印第安人有250万,居住在保留地上的有100万人。

 北美洲中部印第安人(苏族)服饰(图片:维基)
北美洲中部印第安人(苏族)服饰(图片:维基)

每一块地都是有某种主权的,你可以把他们叫做国中之国,准确地说是不算完全独立的国家。每块保留地都有自己的法律,和美国政府的法律和结构不一定有任何关联,而且贫富不均,有的同化美国比较好,有的今天还和发展中国家状况差不多。很多保留地开始了赌场,因为他们需要赚钱、需要游客,同时自己又可以说了算,所以不少保留地开赌场。

在美国,除了内华达州(State of Nevada)和路易斯安那州(State of Louisiana)允许自由开办赌场外,其他州都有很多限制。对于印地安保留地,他们利用自己独特的权利,开赌场吸引游客,各个州都没有什么办法管,所以,印第安保留地开赌场成了一种风气。

讲完了美国北部的移民故事和印地安人的辛酸史,请看下一集,我们讲一讲南部殖民地的故事。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