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9月26日川普总统从纽约联大回到白宫。(AP Photo/Pablo Martinez Monsivais)
9月26日川普总统从纽约联大回到白宫。(AP Photo/Pablo Martinez Monsivais)

华日:如果用道听途说可以举报川普 以后民主党总统也在劫难逃

【希望之声2019年9月27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华尔街日报》周四(9月26日)就川普总统与乌克兰总统的“电话门”事件发表社论,认为川普总统没有违法,民主党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弹劾川普总统,但证据严重不足。华日社论还指出,如果一个官员不喜欢总统川普,就能够根据道听途说而提出投诉,那么以后的民主党总统也在劫难逃。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说,周三(9月25日)白宫公布了川普总统今年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弗拉迪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通话记录。记录显示,川普说的是实话。那通电话主要是例行外交,即使提到拜登,也不是像媒体渲染的那样。那些美国人如果认为这够得上弹劾的罪名,那就祝你们好运吧!

五页的通话记录显示,川普总统致电泽伦斯基,祝贺他的党在议会选举中获胜。然后就像川普经常做的一样,他说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花了很多精力和时间”,并抱怨欧州国家没有尽到他们的责任。从头至尾,川普没有威胁乌克兰要取消美国的援助。

川普的确请求“帮忙”,那就是乌克兰调查有关干预美国2016年大选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够调查在乌克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在说CrowdStrike”。川普这里指的是一家叫CrowdStrike的公司,负责调查2016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被网络骇客的事件。

川普也嘲讽了前特别检察官穆勒,“他们说很多事情是从乌克兰开始的。”看得出来,川普仍然对希拉里阵营试图从国外挖掘他的丑事耿耿于怀。但要求一位外国元首调查干预美国选举没有错。

仅仅在这之后,泽伦斯基才提到川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朱利安尼一直在公开敦促乌克兰调查拜登和他的儿子亨特在乌克兰的所作所为。泽伦斯基说他“非常希望” 朱利安尼能够来乌克兰,并保证所有“调查都将透明和公正”。

川普回答说:“很好。我听说你有一个很棒的检察官,但被撤职了,这真是不公平。” 在赞扬了朱利安尼一番后,川普补充说,“有很多关于拜登儿子的议论,说拜登阻止了(对乌克兰贪腐的)调查。”川普还说,他有意让朱利安尼和司法部长巴尔给泽伦斯基打电话,并希望泽伦斯基与他们俩合作。

这些就是谈话内容,没有提到交换条件。在谈话中提到拜登的时候是有关反贪腐的事情,而不是美国援助乌克兰的前提。川普提起拜登是不太明智,但谈话的气氛是融洽的。非常讽刺的是,那些天天骂川普是笨蛋、暴徒的人,现在却说这是川普“非常细腻地进行敲诈勒索的杰作”。请问,川普什么时候“细腻”过?

民主党人正在拿川普提到司法部长巴尔一事来大做文章,这与拜登的事联系起来也很牵强附会。司法部说川普从来没有要求巴尔打那个电话,巴尔从来没有与乌克兰有过联系,巴尔也没有与朱利安尼讨论过乌克兰的事情。

如果川普让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作他的反腐特使,或做其它事情,都是冒险。朱利安尼在电视上是大嘴巴,在私下里也好不到哪去。司法部和国务院有的是人才,能够处理乌克兰贪腐一事。

记住,所有这些事情之所以闹得沸沸扬扬,是因为一个举报人的举报从情报部门被泄露出来。举报指责说川普多多少少试图进行掩盖。但从周三公布的证据来看,川普政府是在照章办事。

举报上呈到了情报总监那里,他认为可信,值得呈交国会。国家情报局法律总顾问依程序寻求了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OLC)的法律指导,后者对行政部门的法律事务有主导权。

白宫周三(9月25日)公布了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的法律意见,认为情报总监的判断不正确,因为川普并不是情报部门的人,这是一个“例行的外交电话”,而不是“情报活动”。

同时,司法部说,司法部刑事处审查了情报总监今年8月的提议,川普的那通电话可能违反了联邦竞选财务法。司法部的声明说,刑事处的审查结果是没有违法,并且“司法部所有相关机构都同意这个法律结论”。换句话说,没有违法。

《华尔街日报》的社论最后说,如果民主党想以这点小事就弹劾总统,那么美国人也应该反省导致这次全国政治危机的过程。首先,一个至今还没有公开的举报者,根据他听说的有关总统的电话就提出投诉。顺便说一下,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的备忘录说,情报总监承认“举报人在某种程度上有支持(川普)政治竞争对手的政治偏见”。

其次,情报总监作了一个错误的法律判断,认为国会必须要看那个投诉。当他的判断被反驳后,事情就泄露给了媒体,国会就大声嚷嚷有人掩盖真相,然后我们的国家突然就坠入了另一个弹劾的动荡中。

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弹劾川普总统,不知其他人是否会为此而烦恼?如果一个官员不喜欢一位总统,就能够根据道听途说而提出投诉,并进一步逼迫公开总统的外交文件,这将严重损害我们的外交政策。当共和党搞清楚了这是怎么运作的时候,以后的民主党总统也在劫难逃。

《华尔街日报》说,弹劾总统就是在投票废除一个选举的结果,这要求要比“乌克兰电话门”远远更多的证据。

民主党现在可能无法止步了,因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已经加入到了弹劾的行列。但是,选民们应该问问,以这些理由弹劾总统,这对美国民主的危害是否远大于总统的错误判断?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