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9月21日拜登在爱荷华州参加竞选造势。(Charlie Neibergall/AP)
9月21日拜登在爱荷华州参加竞选造势。(Charlie Neibergall/AP)

数百份文件证实 拜登逼乌克兰解雇检察官是为儿子脱罪

【希望之声2019年9月27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报导)位于华盛顿的媒体The Hill近日报导,有数百份从未公开过的备忘录和文件显示,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胁迫乌克兰总统解雇最高检察官肖金(Viktor Shokin)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帮他的儿子亨特(Hunter Biden)脱罪,并不是他声称的因为肖金的腐败和无能。

备忘录显示肖金被解雇疑点重重

该报导是由记者所罗门(John Solomon)撰写,他表示,乌克兰政府的备忘录中疑点重重,诸多纪录显示肖金被解雇并非因他被指控腐败,主要是因为他正在积极调查由拜登儿子担任董事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里斯玛(Burisma)控股公司。

所罗门说,就在肖金被解雇后不久,布里斯玛公司向乌克兰政府道歉,请他们原谅该公司的“美国代表和公众人物近日的不实言行”。另外,布里斯玛公司的美国法律团队内部备忘录显示,该团队曾向乌克兰新任检察官们主动提供帮助,说他们可以帮乌克兰政府向奥巴马政府官员寻求补偿。

所罗门认为,这些备忘录为大家提出两个令人困扰的问题:

1、如果乌克兰政府解雇肖金是因为其“腐败和无能”,布里斯玛的美国法律团队为什么承认该指控是“虚假信息”,为什么道歉,为什么还要主动帮助乌克兰政府寻求补偿?

2、如果如拜登所说,解雇肖金与布里斯玛案毫无关联,那为什么布里斯玛的法律团队在肖金刚被解雇就急着约新任检察官就该案在乌克兰开会讨论该案?

所罗门说,根据肖金2016年3月在法庭提供的证词,他被乌克兰政府告知,“真实的原因是拜登对他开展的布里斯玛调查很不高兴。”

肖金说:“真相是,我当时正在领导一个对布里斯玛控股公司贪腐案的广泛调查。而拜登的儿子亨特是该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他还说,“时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Poroshenko)多次要求我再看看布里斯玛的案子,看看能否有可能撤销调查。但我拒绝这样做。”

司法观察:已通过司法手段索要相关文件

9月26日(周五),非营利政府监督机构司法观察(Judicial Watch)宣布,已经向联邦法院递交诉状,要强迫国务院交出涉及在拜登的要求下,乌克兰最高检察官肖金被解雇的所有相关文件。

今年5月7日,司法观察就已经根据“自由信息法案”向政府索要相关资料,其中包括所有关注、质疑肖金被调查及卸任乌克兰最高检察官的文件,以及所有与肖金有过交流的国务院及副总统办公室的政府官员、雇员和代表的相关通话纪录。

但是,邮局纪录显示,虽然国务院收到了司法观察的要求,但并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根据联邦法律提供这些材料。

美媒5年前就曾爆光拜登丑闻

2014年5月14日,《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报导,披露亨特在乌克兰天然气公司的新工作对美国软实力构成风险。报导说,当时拜登为使自己的儿子及其所在的布里斯玛控股公司能逃避乌克兰发起的腐败调查,出面进行干预,他的傲慢自大令人惊讶。

拜登干扰该调查,施压乌克兰政府的行为完全可以得到证实。2018年1月23日,拜登对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说:“我本应宣布(对乌克兰)还有另外十亿美元的贷款担保。我得到了波罗申科和耶森尤科(Arseniy Yatsenyuk,乌克兰前总理)的承诺。他们将对其检察官采取行动,但他们没有(这样做)。”

拜登还绘声绘色地描绘了当时他与乌克兰方面的对话场景:

拜登:“我不会,或者说我们不会给你十亿美元。”

乌克兰方面:“你没有权限,你不是(美国)总统。”

拜登:“总统说了(不给钱),你们可以打电话给他。我告诉你们,你们将得不到这十亿美元。我将会在6小时内离开这里。如果该检察官没被解雇,你们将得不到钱。”

拜登得意地表示,他的威胁成功了,乌克兰政府很快就解雇最高检察官,并且安排了很“稳定的”一个人。

对于拜登自己吹嘘的这段对话,伦敦政策研究中心高级成员默多克(Deroy Murdock)在福克斯新闻评论说,“拜登的行径完全是勒索和妨碍司法公正。”

拜登想掩盖真相因此撒谎

 2010年乔·拜登和亨特·拜登在华盛顿一起看球赛。(Nick Wass/AP)
2010年乔·拜登和亨特·拜登在华盛顿一起看球赛。(Nick Wass/AP)

拜登声称自己从未与儿子亨特谈论过亨特在海外的生意。《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蒂森(Marc Thiessen)在《华盛顿邮报》和《福克斯新闻》发表文章说,这一声称完全不真实。亨特自己曾告诉过《纽约客》(The New Yorker),父亲和他讨论过乌克兰的生意。亨特当时说:“爸爸说,’我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然后我说:‘我知道’。”

川普总统近日也发推文表示,拜登否认曾和儿子交谈过并了解他与乌克兰能源公司之间的生意关系。但是,亨特自己却对CNN承认,他曾经和父亲讨论过一次该问题。

川普总统谴责拜登在这个问题上并不诚实,他在推文中说:“他(拜登)说从未和儿子谈过此事,他撒谎,他当然和儿子说过这个。”

川普律师:小拜登从乌克兰一次性收入3百万美元

川普总统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9月23日发推说,当时的乌克兰政府还涉嫌通过小拜登替该公司洗钱,而时任总统奥巴马装作不知,于是该丑闻将越滚越大。

朱利安尼说,小拜登从乌克兰收到一次性付款3百万美元,这笔钱通过拉脱维亚、塞浦路斯辗转进入美国。 “如果民主党不呼吁调查拜登家族来自乌克兰的数百万元和来自中国的十亿元,他们将承担责任。拜登靠权钱交易挣了大钱,奥巴马怎么能让这发生?民主党会继续纵容、促成这类权钱交易吗?”

朱利安尼谈到,奥巴马指定他的副总统负责为乌克兰提供数十亿资金。但这个副总统有个儿子,“奥巴马知道他在乌克兰最腐败的公司任董事,并因此挣了几百万吗?亨特的老板偷了50亿美元,已经成了逃犯,这个奥巴马知道吗?他认可吗?”

据媒体报道,在肖金对布里斯玛公司进行腐败调查期间,该公司每月向小拜登支付5万美元的咨询费。

共和党籍联邦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首席委员努内斯(Devin Nunes)因此推断,该丑闻恐断送拜登的选举。

责任编辑:楊暁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