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帝尧的故事】22 帝尧宝露赐群臣 (音频/视频)

【帝尧的故事】22 帝尧宝露赐群臣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9年9月26日】* 收听点选128K,感受更好音质 *

帝尧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来到‘千古英雄人物---帝尧的故事’,我是东方,我是雪莉。

我们今天接着讲:尧的故事。

话说帝尧率领群臣到了亳邑,玄元,亳邑侯, 就是尧的长兄、禅位给尧的帝挚的儿子,玄元带着自己的群臣和百姓来迎接。帝尧先到父亲帝喾的庙谨敬跪拜,又至帝挚庙中参拜,就来到玄元所预备的行宫中休歇。

原来这座行宫,就是帝尧从前所住过的那一所房屋,十年不见,旧地重来,不胜今昔之感慨 。又想起昔日皇考和母后,都曾经在此居住,如今是物是人非,更不免引起终天之恨,只觉得人生苦短。

次日,帝尧又到帝喾住过的那个合宫里去游览,但见房屋依然,不过层层门户都是严关紧锁,除了平日有守护的仆役随时清洁外,一片寂静无声,游人绝迹。向外面一望,山色黯淡,千万株乔木,凌寒竞冷,一望无际。就是那凤凰、天翟【名】 长尾的野鸡 等,不知到何处去了。

据守护的人说,自从帝喾下世之后,那些鸟儿即便飞去,也不知是什么原故。也没人知道何年何月能否再来。帝尧一听,更是慨叹不止。在合宫之中,到处走了一遍,看那乐器等,按类搁置在架上,幸喜得保管妥善,虽则多年不用,还不至于尘封弦绝。

帝尧看到此处,心中暗想:“朕能有一日,治道告成,如皇考一样的作起乐来,这些乐器,当然都好用的,但恐怕没有这个盛德吧。”

一路走,一路想,忽然看见一处,放着一口大橱,橱外壁上,图画着一个人的容貌。帝尧看了,不能认识,便问:“这画的是何人?”

孔壬在旁, 原来那孔壬自从帝挚死后,他就一直在玄元的身旁,这时陪同帝尧游览,回答道:“这是先朝大臣咸黑,此地所有乐器,都是他一手制造的。乐成之后不久他便身死,先帝念其勋劳,特叫良工画他的容貌于此,以表彰并纪念他的。”

帝尧听了,又朝着画像细看了一会,不胜景仰。回头再看那口大橱,橱门封着,外面还加着大锁,不知里面藏放着什么东西,想来总是很贵重的。正在揣摩,

孔壬早又说道:“这里面是先帝盛宝露的玛瑙瓮。当初先帝时,丹丘国来献这瓮的时候,适值帝德动天,甘露大降,先帝就拿了这个瓮来盛甘露,据说是盛得满满的,藏在宫中。后来到先帝挚的时候,因帝躬病危,医生说能够取得一点甘露为饮,可以补虚去羸,回生延命。陪臣等想起这个瓮的甘露,就在宫中,寻了出来,哪知打开盖一看,已空空洞洞,一无所有了,不知道是年久干涸的原故呢,还是被宫人盗饮了,无从查究,只得罢了。后来先帝挚崩逝,陪臣恐怕这瓮放在宫中,玄元年幼,照顾不到,将来连这个宝瓮都要遗失,非珍重先帝遗物及国家重器的意思,所以派人送到此地,与先帝乐器,一同派人保管,现在已有好多年了。”说着,便叫人去取钥匙来。

那时司衡羿在旁,听了孔壬这番话,心里十分气忿。原来他天性刚直,嫉恶如仇,平日对于三凶,深恶痛绝。这次见帝尧仍旧是宽洪大度的对待他们,心中不由愤愤不平,所以连日虽与驩兜、孔壬同在一起,但总是板起面孔,从没有用正眼儿去看他们一看,更不肯和他们交谈了。

这会儿司衡羿听了孔壬的话,觉得他是信口雌黄,更疑心这宝露就是他们偷的,忍不住诘问他道:“孔壬,这话恐怕错了。当日丹丘国进贡来的时候,老夫身列朝班,躬逢其盛,知道这瓮内的甘露,亦是丹丘国一起进贡的,并不是先帝所收。当日丹丘国进贡之后,先帝立刻将此露颁赐群臣,老夫亦曾叨恩,尝过一勺,后来就扛到太庙中,谨敬收藏,当然有人看守,怎么可能被人偷窃?又怎么会移在宫中?你这话不知从何处说起?现在露没了,瓮也挪了地方,恐怕藏在这厨内的玛瑙瓮,也不是当年之物了。”

孔壬听了这话,知道羿有心驳斥他,甚至疑心他,却不慌不忙,笑嘻嘻的回答道:“老将所说,当然是不错的,晚辈少年新进,于先朝之事,不是亲身经历,究竟甘露从何而来,不过是听说,不免不实。至于挪在宫中,露已干涸,这是事实。老将不信,可以调查,打开橱柜一看,就会明白。 现在说也无用。 ”

老将羿听了这番辩驳,心中更是生气,然而也奈何他不得。

那赤将子舆在旁边,哈哈大笑道:“甘露的滋味,野人在轩辕氏的时候,尝过不止一次,不但滋味好,香气浓 ,还听得道高人说,它还是个灵物,盛在器皿之中,贮存起来,可以占验时世治乱。时世大治,它就大满;时世衰乱,它就干涸;时世再治起来,它又会大满。帝挚之世,不能说它是治世,或者因此而干涸了,亦未可知。现在圣天子在上,四海升平,如果真的是那个宝瓮,瓮内甘露,一定仍旧会满的,且待开了之后,再看如何吧。”

众人听了这话,都有点不甚相信,孔壬尤其着急,那时钥匙已取到了,将锁一开,打开厨门,众人一看,只见这瓮足有八尺高,举手去搬它,却是很重,费了三人之力,才将它搬到地上,揭开盖之后,但觉得清香扑鼻,原来竟是满满一瓮的甘露。

众人至此,都觉诧异,又都很是欢喜。

孔壬更是满脸得意之色,对着赤将子舆说道:“幸得你老神仙说明在前,不然我孔壬偷盗的名声,跳在海水里也洗不清了。”

众人听了他这样说,恐怕羿要惭愧,正想拿话来岔开,只听见帝尧说道:“刚才赤将先生说,甘露这东西,世治则满,世乱则涸,现在居然又满起来,朕自问薄德鲜仁,哪里敢当治世这两字,想来还是先皇考的遗泽罢了。当初皇考既然与诸大臣同尝,今日朕亦当和你们分享。”

说罢,帝尧便叫人取了杯勺来,每人一杯,帝尧自己也饮了一杯,觉得味甘气芳,竟有说不出的美处,真正是天界神物了。

众人尝过甘露,无不欢欣快意,向帝尧致谢。

帝尧道:“可惜还有许多大臣,留在平阳,没能尝到。”

孔壬道:“帝何不派人将这瓮运到平阳去呢?”

帝尧道:“这瓮是先帝遗物,非朕一人所敢私有,况且朕向来不留意奇珍异宝,这次出巡,带了这异宝归去,于心不安。”

孔壬道:“陪臣的意思,帝现在承绍大统,先帝之物,当然应该归帝所有。况且据赤将子舆老先生说,这个甘露的盈涸,可以占验世道的治乱,那么尤其应该置在京都之中,令后世子孙在位的,可以时常考察,以为修省xing3之助,岂不是好吗?”

当下众人听孔壬这番措辞,甚为巧妙合理,无不竭力怂恿,帝尧也就答应了。这时忽然有报说平阳留守大司徒契有奏章传到。帝尧忙叫人取来看。 是什么事情呢?

好,我们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那大司徒奏报的是什么事呢?请听下集:尧的故事(23  ):备蜡祭遇篯铿。 我是东方,

我是雪莉,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

更多请看:

如日如云 昭昭圣君-帝尧的故事

责任编辑:紫君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