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土改工作人员向农民宣传《土地改革法》。(图片:维基)
土改工作人员向农民宣传《土地改革法》。(图片:维基)

土改 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流氓式屠杀

中共建政70年政治运动系列(1)

【希望之声2019年11月22日】(作者:楊述之)2019年10月1日是中共篡政七十周年的日子, 有历史学家统计,中共在建政以来,在中国发动了50多次政治运动,也有的说有70多次。但是不管怎样,在这个70年中,“政治运动”都是中国人一个惧怕的名词。因为一搞“政治运动”几乎就意味着有很多人被整肃、被屠杀、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那么中共为什么要不断的搞政治运动?通过这些政治运动它都达到了目的。在中共建政70年之际,让我们来反思、总结这些运动到底给中国、中国民众和整个中华民族都带来了什么。今天我们关注第一集:土改

  土改不用政府法令 要群众去斗、去抢

中国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农业国,农业人口在中国是多数,民以食为天,土地在中国有着特殊的意义。在中共建政前很长一段时间,除了部分自耕农外,中国农村基本沿袭的就是土地租赁制度,有地的地主将土地租赁给无地或少地的农民耕种,通过收取地租维持生计。有的地主也是富裕农民出身,也是勤劳致富的“庄稼把式”。

农业就是靠天吃饭,地主作为农村精英阶层本身除了善于经营也承担了租赁风险,灾荒年间,地主除了承担灾祸的后果,并也有荒年救灾的责任。而传统的中国农民勤劳淳朴,通过劳动所得,对地主和土地有一定的依赖性。

建政仅3个月的1950年1月,中共就着手在全国全面开展土地改革。1950年6月30日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宣称土改的目的和任务是“废除地主阶级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借以解放农村生产力,发展农业生产,为新中国的工业化开辟道路。” 许多“民主人士”主张:“只要政府颁布法令,分配土地,不要发动群众斗争。”但是中共坚决反对把土地恩赐给农民的和平土改,主张组织农民通过与地主阶级进行面对面的斗争夺回土地。前中央政治局委员胡乔木在《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一书的序言中说:“党反对不发动群众,用行政命令方法把土地‘恩赐’给农民的‘和平土改’。” 和平手段本来可以达到分田地、“均贫富”的目的。但是中共弃而不用,其原因只能是其希望借助土改达到另外的目的。

 农民正在对地主进行批斗(图片:维基)
农民正在对地主进行批斗(图片:维基)

1956 年9月,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在中共八大做政治报告时解释说:“我们党没有采取单纯依靠行政命令、‘恩赐’农民土地的办法去进行土地改革。……用彻底发动农民群众的群众路线的方法,充份地启发农民特别是贫农的阶级觉悟,经过农民自己的斗争,完成了这一任务。……由于我们采取了这样的方法,广大的农民就站立起来,组织起来,紧紧地跟了共产党和人民政府走,牢固地掌握了乡村的政权和武装。因此,土地改革不但在经济上消灭了地主阶级和大大地削弱了富农,也在政治上彻底地打倒了地主阶级和孤立了富农。” 在刘少奇的这段话里可见,土改的成就并不是分田地和均贫富,而是农民跟党走和打击地主富农。所以中共走的路就是一条血腥土改的道路。

 土改中流氓式的屠杀

中共用“耕者有其田”的口号,鼓动无田的农民斗争有田的农民,鼓励、放纵人性中自私自利、为所欲为、不讲道德的一面。同时,在农村广泛划分阶级、定设成分、给全国不下二千万人带上“地、富、反、坏”的帽子,即所谓四类分子,使他们成为在中国社会备受歧视、打击、没有公民权利的“贱民”。与此同时,随着土地改革深入到边远地区和少数民族,共产党的党组织也迅速扩大,发展到乡有党委、村有支部。党支部上呈下达,贯彻党的旨意,他们往往是冲在阶级斗争的第一线,挑动农民斗争地主,致使近十万地主丧生。当时流行的口号是:村村流血,户户斗争。在土改中杀地主几乎就是按比例,按名额来完成任务,完全不问青红皂白。中共在1978-79年以后它自己也承认,在土改中杀了85万地主,实际上杀了200多万。更有些地区对地主实行满门抄斩,以达到灭绝其阶级,连妇女儿童也不能幸免。即使侥幸活下来,在以后发生的政治运动中,生命安全也得不到任何保障。

比如某位乡干部要杀谁,甚至因私仇某位贫雇农要求杀谁,跟区委书记说一声,很少有不批准的。杀地主,没有任何标准。每个村子都要杀,不杀是不行的,上面的政策规定:村村见红”。假设那个村子里没有人够资格评上地主, 就将富农提升为地主;假设连富农都没有,就“矮子里面拔将军”,把某位倒霉的富裕中农提上去……总之,至少要杀一个,杀一儆百嘛!土改打杀地主的手段五花八门,我最怕参加斗争地主的场面,实在太野蛮,拳打、脚只踢、鞋底、棍棒、皮鞭一齐上,打得皮开肉绽、口吐鲜血、伤筋断骨,惨叫哀号之声,不绝于耳。

杀地主是用枪顶着后脑勺,从背后斜着向上开枪。一声枪响,头骨的盖便被打飞了,红色的鲜血、白色的脑浆,撒满一地……血腥、残忍、 恐怖,使目睹者吓的不自主的全身颤栗,几天吃不下饭。

斗地主富农的办法更是五花八门,惨绝人寰。除了用棍子打、锥子捅、绳索捆、石头砸、火钳烫、石灰扑眼、耳朵插捻点灯之外,还有棱角锋利、黄豆般大小的料炭和菠菜籽撒在地上,然后把要斗的人衣服脱光,推倒在地,提住他的双脚在地上面来回拖拉,拖到他半死不活为止。

闹得最大的、令人最痛心的是分地主、富农的老婆和分闺女。在分房分地结束之后,土改积极分子又忙着分起地主的老婆和闺女来做媳妇,地主都被斗死了,或逃亡失踪了。这些女人被农会干部统统招来,作为财产再分配给村里讨不起老婆的男人。有些地主没被斗死,可他的老婆还是被农会干部强行夺走,再分配给别的男人。不仅仅地主富农和斗争对象的女人被分配掉,就是富裕中农也不例外。富裕中农的闺女就分配给了贫雇农作老婆,这个现象不是仅河南有, 全国多个地区都有这种现象,说白了、全国都有这科种分女人的事情,更使人难以忍受的、更惨的是有些女子不服从分配,拒绝做他人的老婆而自杀。如张庄的小淑芳,她才16岁,上吊自杀……

 对地主进行各种土改酷刑(图片:网络)
对地主进行各种土改酷刑(图片:网络)

在这期间,共产党在全国农村掀起了第一轮“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宣传。

根据大陆官方公布的数字,从1950年冬季土改运动开始,到1953年结束,将近3亿无地农民获得了7亿亩土地,近300万头耕畜,近4000万件农具,以及3800万间房屋和105亿斤粮食。

耕者有其田”  好景不长  农民再次失去田地

对于分得土地的农民来讲,“耕者有其田”的好景并不长久。

自从1949年以来,推行“土地改革” 之后各种恶习政治兴起,将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等成了、拐骗妇女儿童、奸杀案件不盛其数, “正义事业”之后,中国人心涣散了,传统道德观念崩溃了,代之而起的是自私自利,相互争斗,尔虞我诈,道德沦丧。今日之中国,物欲横流,追本溯源,“土地改革”难辞其咎。

许多贫下中农习惯在别人的指挥下从事简单的农业劳动,缺乏独立门户、掌握全盘生产的能力。把土地分给这样的人,他们一缺资金、二缺农具、三缺种子、四缺经验……明明分给他们是最肥腴的良田,就是种不出粮食。所以,土改后的第一年,生产总值就开始下降了。

而暂时获得土地的农民除了不善于经营外,家中壮劳力因为参军等大量流失,导致土地荒芜,不到两年,共产党就开始把一系列剥夺农民土地的合作化运动强加在农民身上: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以这些形式中共逐步将土地收回,农民又一次被剥夺了土地的所有权。在短短几年里,共产党就把田地从地主转到农民手中,从农民再转到共党手中。农民再次一无所有。

此外,中共在全国实行粮、棉、油统购统销,把全国主要农业产品排斥在市场交流之外。更增加了户籍制度,不许农民进城工作居住。有农村户口的人不能去国家粮店买粮,子女也不能进城上学。农民的子女只能再做农民。从此,中国三亿六千万农村户口持有者成为中国社会的二等公民。

 《血红的土地-中共土改采访录》讲述了中共为了掠夺地主的土地,血腥迫害被中共划分为地主的那些乡村绅士阶层。(图片:维基)
《血红的土地-中共土改采访录》讲述了中共为了掠夺地主的土地,血腥迫害被中共划分为地主的那些乡村绅士阶层。(图片:维基)

  中共为什么要通过暴力来进行土改

中共为什么要发动流氓式暴力土改土改对中国社会有什么深远的影响?

其实前面已经说,土改是完全可以通过“行政命令来完成的”。按照当时的情景,中共一纸令下,将土地进行重新分配,并不复杂。那为什么中共不做呢,是因为中共就是要彻底摧毁中国的几千年以来形成的农村社会状态。彻底摧毁中国农村的乡绅精英阶层。因为这些人是中国传统道德、中国传统文化的维护者,在历史上,无论是蒙古人建立的元朝和满族人建立的清朝,最后还是被中华文化所同化,这其中中国广袤的农村的最基层的乡绅、地主起着很重要的作用。而中共鼓动那些所谓的无产者,用流氓掠夺、杀人的方式几乎把这个阶层杀了个精光。其实是摧毁了中国的社会根本。

有历史学者认为,这种屠杀是因为这个专政体制造成的。其实这并不准确。纵观中国5000年文明历史。有那么多专制的政权,哪个政权会在已经夺取政权后的和平时期大规模的授权无产者用流氓手段屠杀社会精英阶层?整个社会的平衡被完全打乱了。杀人、抢夺财产居然成了正义的行为。而这种屠杀的最终结果是让一群流氓的掠夺者成为中国农村的“主流”,这是非常可怕的。

中共通过土改和之后的公私合营掠夺了大量财富,巩固了政权,为后来继续发动新一轮政治运动做好了准备。

(本篇文章和图片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吴永健/李军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