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打坐煉功(網絡照片)

她爲何執着的還一筆“良心債”【音頻】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4日】(本台記者慧光綜合報導)

我是中國大陸湖北省人,是一位普通女性,曾在當地一家國企工作,負責車間管理,算是一箇中層幹部吧。

由於長期在大型企業的一線工作,很辛苦,導致我的身體很差,曾患有多種疾病,主要有腰椎骨質增生、頸椎骨質增生、胃潰瘍以及血管痙攣等,還有鼻竇炎等多種慢性病,經常出現頭暈、耳鳴、心悸等症狀,雖然不是什麼要命的病,但這些病怎麼治都除不了根兒,所以經常被折磨的很痛苦,真是沒有三天好日子過。

在一次偶然機會,我走進了法輪功修煉,沒想到大法師父很快就給我淨化身體,沒多久我身上的疾病就感覺不到了,各種痛苦的症狀消失了,爲此我非常激動,下決心好好修煉。十幾年來我的身體一直很健康,也深深的體會到大法修煉的難得和不易。

當我嚴格按照大法的要求不斷提高心性時,我的思想境界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不會再爲生活中的瑣事而煩惱,也不會再爲利益的得失而動心,在家庭和工作中矛盾衝突也越來越少。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十幾年前的一件事,那時我還沒有走入修煉,所以也沒覺得什麼,但是用修煉人的標準來衡量時,顯然就不對了。

當時工廠要更新設備,而正在使用的設備大都還能正常工作,因此領導決定將現有設備轉賣,我們車間的大型機牀設備轉賣就交給我辦理。因這些設備操作複雜,我還要爲購買設備的工廠培養他們所需要的技術骨幹。前來購買設備的工廠有三家,我選擇了一位出價最高的重型機牀廠廠長,將設備賣給他。爲了感謝我,該廠長塞給我幾千元現金後就急匆匆的離開了。對於這個“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我沒有拒絕,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在當今的中國社會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也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時間一長也早就把這件事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修煉以後,我知道作爲大法修煉者要去除利益之心,不該得的東西一定不能要,因爲“有所得必有所失”,師父在《轉法輪》中對“得與失”的法理講的十分清楚,於是我決定還清那筆“債”,了結這一筆良心帳。可是這件事已經過去很多年了,我與這位廠長之間沒再有任何聯繫。後來經多方打聽,總算找到了他女兒的電話,知道了他女兒也在這個廠工作。

當我撥通他女兒的電話時,沒想到對方不接,可能因爲是陌生電話吧,於是我一連換了三個不同的號碼打過去,最後她總算接了。我誠心的向她說明情況,我說:“我在十幾年前欠了你爸爸幾千元錢,現在要還給他,請幫忙給轉達一下。”她卻說:“我爸不在家,到外地開會去了,等他回來再說吧。”

由於我的老母親住院了,打完電話後我就回老家照料了十多天,回來後又給她打電話,她卻說:“我爸說他不記得了。”

我說:“我是在某國營企業工作的一位婆婆,你就跟你爸說,當年我們廠賣給他一個大型機牀設備,這樣他就能想起來了。”

他女兒說:“你當時怎麼不說呢?要是他不要就算了唄!”

我說:“我想跟你爸見一面,有些情況當面才能說清楚。”她遲疑了,說要跟她爸商量一下。

過了幾天,我又給她去了電話。她回答說:“我爸說不記得有這個事兒,如果有就算我爸送給你的吧,不用還了。”

我趕緊說:“那怎麼行!這件事情後來有了變化,我一定要還給他。”

2011年11月中旬的一天,大約是上午十一點半鐘,我拎着香蕉,兜裏裝着幾千元現金,信心滿滿的來到這家重型機牀廠的大門前。我對門衛說:“我是你們廠長的朋友,我是來還債的。”可是門衛說廠長不在,無論我怎麼說,他就是不讓我進去,搞得我無計可施。沒辦法,這一次就無功而返了。

過了幾天我又來了,到廠門口我用肯定的語氣說:“今天你們廠長在吧!”

門衛說:“今天在,那你先打電話給他吧!”可是我只有他女兒的電話,於是就叫門衛用他的電話幫忙打,門衛打了電話以後馬上改口說:“廠長不在,他女兒也外出採購去了,要很晚纔回來。”

我說:“那我就等他們回來!”此時我也有點兒着急了,沒想到送錢還會這麼難。

等了一會兒,不得已我只好再給他女兒打電話,她說:“我正忙工作呢,你先回家吧,晚上我再給你去電話。”

我一聽就知道這明顯是推拖的意思,於是有些不滿的對她說:“當初我也是幫了你爸的忙,怎麼現在連面都不肯見,是不是瞧不起人呀?”

聽我這麼說,她只好派了一個人出來接待我,並說這是值得信任的人,有什麼事兒完全可以跟他說。可這個人聽我解釋了半天,就是不肯收錢,我都有點兒氣餒了,錢還是沒送出去。

在回家的路上,我開始反思自己:爲什麼還不了這筆債,是我的心不誠嗎?還是我有些事情沒有考慮周全?我突然想到,這件事我只想到了自己,完全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去想問題,想了結自己的心理負擔,而沒有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想。儘管送錢是件好事,可在對方來看這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兒,可能也不想讓這事曝光吧。我一下子恍然大悟了。

可是該怎麼辦呢?這錢送不出去,我又不能留着自己用。最後我悟到,如果我不修煉,就不可能出現還錢的事兒,是因爲我修煉了,纔會這樣做,那我爲何不把它用到一個合適的地方,讓它發揮一些該有的作用呢!於是我用這筆錢資助了當地法輪功學員的資料點,讓他們用在揭露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弘揚大法等有益的事情上。

這件事情雖然不大,在普通人看來也許不算什麼,甚至會有人說我小題大做,但是作爲大法修煉者,我絕不能做任何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情,只有這樣才能使自己的境界得到昇華。當我這樣做之後,我也的確如釋重負,感到全身心輕鬆,我知道我做對了。

責任編輯:靳同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