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孔子教学反复给学生讲做人的道理(图:希望之声合成)
孔子教学反复给学生讲做人的道理(图:希望之声合成)

做官应有官德 孔子注重学生人格品德培养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5日】在善恶、好坏、长期与短期利益面前,每个人都在选择。两千年前孔子办学重视学生人格道德的培养,触动了在朝官员的利益。孔子认为,学生应提高辨别能力,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志向、思辨选择老师。

一、孔子办学触动在朝官员利益

公元前522年夏,孔子的私学正办得热火朝天,几十名学生热情地学习“六艺”。杏坛的声望在鲁国也越来越高。这一切,无形之中对季武子形成了强烈的冲击和挑战。

一天,季武子对身边的亲信少正卯说:“国君和孟僖子都支持仲尼办私学,我担心有一天,一旦孔门弟子形成了政治势力,会有损于我的前程。”

听了季武子的一番话,少正卯心领神会,也开始设坛讲学。这个消息传开后,孔子明知道少正卯有意与自己竞争,却泰然处之。他一如既往的给学生讲授“六艺”的知识,同时不忘经常强调做学问的态度。

 孔子认为,学习与做人是一回事,发现过错及时改正,才是真学问、真道德。(图:希望之声合成)
孔子认为,学习与做人是一回事,发现过错及时改正,才是真学问、真道德。(图:希望之声合成)

他认为:学习要从人生的经验中去体会,不能死读书或者读死书;学习,要经常实习;学习与做人是一回事,人不可能没有毛病,发现过错及时改正,才是真学问、真道德;我把学生叫做弟子,敬称为弟,爱称为子,咱们互相尊重,教学相长。

二、鲁国官员用免费教育诱惑学生

少正卯故意在杏坛南边不太远的地方开建学堂设教坛,工程完毕,取名为卯坛。少正卯对这杏坛,大声宣称:“我少正卯是鲁国大夫,办的是官学,所有的学生一律免交学费。”

少正卯的规定一宣布,卯坛里很快就涌进了不少学生,孔门弟子中也有一些转移到卯坛去学习。

然而,这些事情的发生,对孔子没有造成任何心理影响。他并不因为自己学生数量的减少而失望,继续按部就班的教学。同时,他反复的给学生做人的道理。

 台南孔子庙明伦堂《大学》书法(图片:Wikimedia Commons/M. Weitzel,CC BY-SA 2.5)
台南孔子庙明伦堂《大学》书法(图片:Wikimedia Commons/M. Weitzel,CC BY-SA 2.5)

他曾经这样对学生说:“作为学生,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做事。要把事做好,必须认识到做人的关键是培养君子之德,重视现实人生中的为人处世;能安贫乐道,生活不奢侈,不贪图安逸;培养高尚的道德,追求人格、精神纯正;敏于事,讷于言,慎于行;时刻注意向修养高的人请教。这样做,就可以说是从主要方面学会了做人,也是学习好学业的重要方面。”

孔子的教导,使弟子们更加安心的读书了。而卯坛的弟子们则互争高低、攀比家境,乱哄哄一团糟。

后来,杏坛离去的学生陆续返回来继续学习,不仅如此,也有一些卯坛的学生被陆续吸引过来。

三、用利益关系诱惑学生

少正卯看到此种情形,气愤至极,便利用自己是季武子手下的地位和影响,施展开游说的能力,居然亲自登门去拉拢孟懿子。

他对孟懿子说:“恭请您到我学堂就读并担当第一弟子,这有利于密切你与季孙相国的关系。您投在一个布衣门下,有何好处?”

孟懿子答道:“我们孟氏兄弟做孔门弟子是父亲的心愿。少正大夫虽然文才冠国,我兄弟也不能做你的弟子了,还请您多多见谅!”

吃了闭门羹的少正卯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他又派了几个得力的弟子到孔门弟子的住处去游说拉拢。结果,第二天开课的时候,杏坛又少了一些学生

对于此事,孔子的情绪并没有波动,反而坦然的说:“人各有志,择师随意,来去自便。思辨自主,去返不责。”

 孔子认为:“人各有志,择师随意,来去自便。思辨自主,去返不责。”(希望之声合成)
孔子认为:“人各有志,择师随意,来去自便。思辨自主,去返不责。”(希望之声合成)

孔子仍然按照既定计划传授“六艺”。

孔子一边教学一边针对期间发现的问题,给学生以及时的指点。有一次,他针对某些学生存在的做官的念头,加强了官德教育。

他说:“学习好的可以做官,做官很重要的一条,是必须要具备官德,用良好的官德来处理政治,就像天上的北极星一样有吸引力,满天星星都会围绕它来运行。”

“做官,必须思想不走邪路,温柔敦厚、轻松愉快的为政,首先自己公正,才能政令畅通,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

弟子们赞扬道:“老师讲的为政之道真是透彻,以后如果步入仕途,弟子一定按照老师的教导去做。”

四、用官职诱惑学生

少正卯在难以稳定卯坛的情况下,又去找季武子的另一个重要家臣阳货商议对策。

少正卯忧心忡忡的说:“如今杏坛日渐兴盛,而我卯坛却日渐衰微。长此下去,该怎么办啊?不知阳货兄你有没有好办法?”

阳货说:“孔丘早就是我的眼中钉肉中刺了,我一定帮助少正大夫挤垮杏坛。”

“那可太好了,我真是感激涕零啊!”少正卯说完,辞别了阳货,高高兴兴的回到了卯坛等候消息。

第二天,傲慢粗鲁的阳货径直来到了杏坛,对着杏坛里面正在学习的学生们高声喊叫:“杏坛上的弟子们听着,我阳货现在正式做了少正大夫的第一弟子!少正大夫的文才在鲁国当数第一,他既做官又做老师,他办的是官学,隶属季孙相国。

“你们要知道,这样的官学培训的学生做官容易!想入仕途的,都来做少正大夫的学生吧!季孙相国能赐给你们官做!我也会推荐你们做官!”

由于阳货的鼓动非常具有诱惑力,一些动机不纯的学生听到阳货此番说辞,就又回到卯坛去了。

 孔子培养学生“六艺”,也主张学生能够提高自己的辨别能力。(图:Pixabay)
孔子培养学生“六艺”,也主张学生能够提高自己的辨别能力。(图:Pixabay)

孔门的弟子们开始愤怒的议论开来。

孔子示意学生不要生气,他心平气和的对学生说:“学生跟谁学习都一样,我不在乎弟子多少。但是,我主张学生自觉提高辨别能力,端正治学态度,就能成为国家的有用人才。”

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后来,孔子的杏坛得到了巩固发展,卯坛以散伙而告终。

(本栏目文章选自刘明山编著《孔子》,内容仅代表作者的观点或立场。)

文章来源:《世界名人非常之路-孔子》刘明山

责任编辑:勇舒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