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國地方融資平臺加速發債,成中國經濟灰犀牛。(AP圖片)
中國地方融資平臺加速發債,成中國經濟灰犀牛。(AP圖片)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7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由於經濟下滑,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臺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發行債券,用以支持基建投資。據Wind數據,今明兩年,地方融資平臺到期債務高達3.8萬億人民幣,這將加劇地方融資平臺所面臨的困境。而中金首席經濟學家樑紅分析認爲,地方融資平臺是債務上升最快、投資回報最差、償債能力最差的部門,成爲中國經濟的“灰犀牛”。

中國地方融資平臺以創紀錄速度發債

《華爾街日報》10月7日報道,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加的背景下,中國各省市地方政府融資平臺正以創紀錄的速度發售債券,爲公路、鐵路、公用事業和港口建設融資,通過增加基礎設施支出刺激經濟增長。

報道說,今年以來,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發行的國內債券達到2.37萬億元人民幣(合3320億美元),較2018年同期增長38%,並有可能打破三年前創下的2.56萬億元人民幣全年發債總額;同期的海外美元債券發行額爲230億美元,同比增長56%,接近2018年創出的全年240億美元的歷史最高水平。

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駐香港分析師Laura Li表示,基礎設施投資對保持經濟繁榮至關重要,長年以來,中國都非常依賴於基礎設施建設來刺激經濟。

目前,中國經濟出現1990年代初以來最慢增速。中國出口在8月同比下降了1%,對美國出口更是急劇下降了16%;工業產出也處在2002年8月以來增長最慢的階段。2019年8月的工業生產指數同比增幅只有4.4%。而零售業的放慢顯示中國內需的疲軟。

目前,中共官方爲刺激經濟,對地方債發行採取支持的立場,中共財政部還定下了“爭取在9月底前完成全年新增債券發行”的目標。

根據wind數據,今年前9個月,地方政府新增債券發行約30367億元,完成今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券額度30541億元的(即發債進度)99.4%,目前僅剩200多億元的新增專項債券尚未發行。

2019到2021年將是中國地方融資平臺債務到期高峯

華日引述數據提供商Wind數據報道,中國地方融資平臺今年到期的債務達到2.1萬億元人民幣,明年將有1.7萬億元的債務到期,也就是說,今明兩年,地方融資平臺將有3.8萬億元債務需要償還。與此同時,地方融資平臺海外債務到期的規模也在增加,2021年將達到253億美元。

標普全球評級8月29日在關於中國地方融資平臺債務問題的報告中指出,中國基建領域陸續到期的債務加劇了地方政府融資平臺所面臨的困境。

標普全球評級信用分析師呂嵐表示,中國正處於依靠基建發展和其他財政刺激措施以保持經濟增長和社會穩定的階段,這將具有很大的破壞性。

中金樑紅:地方融資平臺是中國資產負債表中的“灰犀牛

中金公司研究部負責人、首席經濟學家樑紅3月28日撰文表示,過去五年中(2014~2018年)債務上升最快、投資回報最差、償債能力最差的部門是地方融資平臺,截至2018年底,地方融資平臺的帶息負債超過30萬億人民幣,佔GDP的比例爲34%。

樑紅認爲,地方融資平臺是債務擴張最快的部門之一,按可比增速計算,2005年以來,地方政府融資平臺負債累計增長14倍,遠高於其他非金融發債企業的9倍。其他非金融發債企業中,房地產企業負債累計增長44倍,剔除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和房地產企業後的非金融企業負債只增長了7倍。

樑紅表示,考慮到16萬億元的地方債務置換已經基本完成,而地方融資平臺債務比率卻不降反升,其實際債務比率上升的幅度可能高達19個百分點,年化的增速在過去五年達到20%以上,遠高於社融或信貸的增速。

但最令人擔憂的是,平臺公司的償債保障比率只有0.4倍,即這些企業的經營性現金流無法支付當年到期的債務和利息。如果不能借新還舊,將面臨嚴重的流動性風險,即這些企業的經營性現金流無法支付當年到期的債務和利息。

樑紅說,平臺公司主要承擔當地政府的基礎設施投資,資金回收期較長,但其融資工具目前的久期大多少於三年,久期錯配嚴重。很多項目資金成本在6%以上,甚至在8%以上。同時,地方融資平臺存貨佔資產比例遠高於其他非金融企業,其中可能包含大量土地儲備, 房地產價格和地方債務之間的正反饋機制加大了土地財政系統性風險

樑紅表示,地方融資平臺已經成爲中國資產負債表中的一隻“灰犀牛”。

責任編輯:宋月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