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涛纵横】“紧急状态法”是杀掉共产党的开始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9日】(主持人:石涛)有朋友提到说现在越来越像新版的《封神演义》,因为谈到鬼了,谈到英灵了,那习近平也这么干了,香港也这么干了。其实《封神演义》一开篇提到一个概念,当商容跟纣王说明天是3月15号,是女娲娘娘的诞辰日,要去祭拜女娲,应该去给女娲上香的。然后纣王就说了一句:女娲是何许人也?商容就答了一番。然后纣王说好,如果照老宰相这么说的话,我们明天就去。

然后《封神演义》就说了一句话:漫江撒下钩和线,从此钓出是非来。短短的一段陈述,纣王却不知在他的概念中,当他走到灭亡,就是商朝灭亡的时候,作为商朝的王却不知祖宗,却不知是女娲造了人,却不知女娲能够炼五彩石来补天与公共事之间的这种冲突。里面暗含的就是纣王的狂躁,那种自大、目中无人,用现代话可以这么说。

在他的角度里,我就是王,我无需知道女娲是谁,我也根本不知道。而当时的讨论的本身,纣王本身的状况,三宫六院72宾妃,非常的和睦,非常的风调雨顺,所以这是一个在当时的环境下出现的场面。那商容劝告纣王,在纣王第7年的时候,在劝告纣王去给女娲上香的时候,结果纣王答应之后,他的评价就是:漫江撒下钩和线,从此钓出是非来。

对应的是姜太公钓鱼: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漫江撒下钩和线是人的贪婪,人的欲望,人的肉欲,人的自我能力的表达。用现在的话,现代精英的一切都为了获得,什么意思?逆天意,彰显个人的能力,彰显个人的权力。

从此钓出是非来,任何一个人在现实的环境中,无论你自己的权利的名义,女人的美貌的名义,今天你的地位跟身份的名义,你都是一个真正的是非逆天意而为之自取灭亡的过程。对应的就是姜子牙的,我们说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不是,他没钩,愿者上什么钩?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同样是人本身的利益之求。说句难听话,下贱的理论。

它原意叫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顺天意,什么叫顺天意?顺自己的灵魂而走。说句难听话,今天的人读不懂,为什么?在利益中,他只在利益中说。在欲望中,他只在欲望中说。那在境界,还有着不同的境界。

所以林郑月娥、习近平在10月1号请来鬼之后,紧接着林郑月娥看见鬼很高兴。林郑月娥在北京非常开心,来到香港就撂脸。然后突然10月4号就颁布了“紧急状态法”。10月5号、10月6号香港人上街抗议,十几万人,几十万人。比较有名的一张照片,这是在星期日10月6号抓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14岁,因为他戴了头盔了,因为他戴了口罩了在马路上,旁边是香港警察。香港警察的伟大,香港警察的权力透过这个方式表现出来。

太多的人在转这张照片,他还有一组的照片。你看到的是这个女孩的正面照,还有一组照片女孩给怼在那个墙角上,给女孩吓坏了。三五个大老爷们,她看不着那些警察的脸,那些警察去抓她。这是今天在实施“紧急状态法”之后,我们看到的今天香港警察的邪恶,这是邪恶来的,对吧?正是这样力量的对比,你可以看到作为香港警察与鬼同行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灭绝人性的一面。另外一张照片是一个人,这是刚才我们看到的抓那个10岁的孩子,这很可能在警局了,警察抓了之后,用了铁链子跟警察拴在一起,用了锁头。我相信朋友们看到之后会有不同的表达,我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已经给放了,通常应该很可能是已经给放了。

当然警察在“紧急状态法”之下可以延长拘禁的时间,但是这件事情的出名,这件香港警察的做法,它带来的在整个社会的影响,我相信朋友们可以看到,这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作为“紧急状态法”本身,这是林郑月娥在秉承着习近平的宗旨之下走到了极端邪恶,完全与人对立的场面,绝不辜负她“三七婆”的称呼,三七婆就是三条7。所以今天的中国,今天的香港,今天的现实环境中,完全走入一个军警的社会,一个军警的环境。

同时他还抓了一个美国的记者,美国的记者戴了头套,那警察就问他你为什么戴这个,他说我是记者,我为什么不能戴,就这么抓了他。所以今天的香港社会,如果你看过韩国的电影《出租车》,基本上是讲述了当时在1987年、1988年和另外一个电影叫《维权律师》讲述了那个时代,好像是在釜山。

当时的韩国是以大学生为主体,抗争军政府从而出现的荒谬的状态。所以现在的香港就类似于当初的韩国,1987年当时的场面。《维权律师》那个电影就是一个学生被打死,他组合出维权律师,而那个维权律师就是后来的韩国总统,那是我们看到的韩国在从军政府走向一个民主社会的过程。那今天的香港就从一个正常的本来的民主社会,人性的社会走向军政府的一个过程。

香港的一个大律师就是民主党的立法会的议员对林郑月娥的评价。香港立法会的民主派的召集人毛孟静,明确讲说“紧急状态法”给予了林郑月娥极大的权力,基本上就是一个军事独裁的状况。所以《禁蒙面法》只是“紧急状态法”框架下,可以任意制定法律,等于摧毁了立法会,绕过立法会。那就变成了一个正常的政府在现实的环境中变成了一个军警的政权,香港警察可以做任何事情都是合法合理的,那香港警察如果可以这么做的话,就变成了政府是不合法的,是吧?

警察做任何事情都不会被检讨。如果警察做任何事情都不会被检讨,不会被监督的话,那这个政权就是一个邪恶的,它绝对不是一个民选的政权,它绝对是一个军警的政权,一个害人的政权。这是香港演化过程中走到今天,在“紧急状态法”的背景之下,林郑月娥就是一个独裁者,而她的独裁的本身却是个傀儡,真正的独裁是习近平来的。那习近平的做法是他的无能的表达。无能的表达的基础就是在于一个权力者展现权力时。展现权力,那强奸所有人的意志以法律的名义,所以法律本身就变成了邪恶,是助纣为虐的。

《苹果日报》讲:滥用紧急法使得香港沦为警察国家,这是《苹果日报》的一篇评论。“紧急状态法”可以封掉《苹果日报》,可以封掉香港的网络,封掉人们的手机的使用的所有app。社会不但没有舒展一口气,反而人心惶惶,市民在辗转营业的超级市场抢购食物。这是星期六出现的。

大的连锁超市整天关门,很多地区的柜员机排出了长长的人龙,在星期一,星期一它是假期,星期一很多人去排队提现金,而在柜员机出现了限制,美元一个人一次只能提300美元,港币大概900还是700,那在这个状况下有人在连续排队,就是取一回再取一回再取一回。因为香港的金融系统明天开市时会出现什么状况,不知道,可是在8月份大概有1000亿的港币还是1000亿美金流出了香港。

虽然算不上挤提,但是心里不踏实,多拿一点现金已经成为事实,地铁几乎全部停止,大型商场关闭,戏院停开,那整个香港进入了戒严状态。所以这是“紧急状态法”颁布之后,所以在香港几乎处于一种准战争状态。抗争的气氛不是因为黑衣者抗争暴力冲击,不是因为车站跟部分商场受损,而是因为林郑动用了“紧急状态法”,大幅度扩大政府的权力,改变游戏规则,破坏了市民对制度的信心跟信任。那她搞的蒙面法是第一个,那未来会有更多的直接伤害市民的权利、自由、资产的恶法会依序登场的。那是没错的。

在这个背景之下,以“紧急状态法”的背景之下,她可以冻结部分乃至所有人的在香港的流动资产。冻结你的账户里面的钱,她会颁布一些相应的银行法,颁布相关的法规,禁止你在金融市场任意转换自己的货币。为了香港的稳定,就这一句话就行,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禁止《苹果日报》再次出版,因为它破坏了香港的问题。真相就是打击和破坏统治者的权力,那统治者的权力遭受威胁,在统治者角度来讲就是破坏了社会的稳定,因为他是统治者。市民们无可安心,怎么可能不采取各种方法保护自己和家人,甚至像80年代初中英谈判不顺时那样囤积食物、现金跟日用品。

林郑没有任何咨询,没有任何立法会的审议,强行推出,但真正的祸心在于肆意引用紧急状态法扩大自己的权力,把立法会仅剩余的一点点监察的作用完全废掉,香港市民的自由受到巨大威胁,甚至足以摧毁一国两制中香港独特的社会制度与价值。是。我自己以为是习近平与鬼同行之后,请出英灵就是与鬼同行,与鬼同行之后鬼出现的某种角度来协助今天中共体制,在香港表现出它邪恶的本质。

可是它维护的一切却是有钱人的和权势者的利益,而这一点又跟那些鬼相对立。鬼的生命的本身,鬼灵生命的本身是对立的,那些鬼灵都是穷鬼,共产党的话是穷鬼。那些穷鬼是真正的无产阶级,那些穷鬼是共产党欺骗他们而战死的人。而这些鬼的本身,上亿的鬼的本身是穷鬼,要跟今天共产党讨账。那鬼的思维方式和做事的方式跟人肯定不一样,要不然它就是人,它就不是鬼,对吧?可是它的生命成为鬼的过程却是无产阶级,完全应对着今天习近平所说的“方得始终”,他原来讲过他会死在这句话上。

文章阐述了,早在政府酝酿动用紧急状态法条例时,已有法律界人士指出这条恶法容许特首会同行政会议在他们认为有需要时做出各种重大事务的规例,扩大政府权力,甚至可以包括限制个人的各项自由,延长警察的拘捕时间,查封传媒,宣布整个香港戒严,那充公被指违法人士、企业、团体的财产等。比如说谁的被充公,李嘉诚家里面的钱可以被充公的,所以它已经不是一个一国两制的概念,它完全是一个共产党的社会。

简而言之,特首会同行政会议几乎为所欲为,短期内可迅速改变香港的政治、经济。谁都会害怕,这是一个它阐述了“紧急状态法”的背景之下人们要承担的。被问到下一步会怎么样?很可能会加入严控,比如像telegram这种网上的联络平台。那林郑只说政府不会做任何不符合公众利益及安全的决定,而她做的本身就是打击公众利益。抓了一个10岁的孩子,那是不是公众利益?你们家儿子多大?你们家孙子多大?如果你从这个角度来讲,那些警察是不是装孙子?其实连孙子都不配。

在我眼睛里,这是鬼魔的做法。这是他请来鬼魔之后的做法。财政司长说绝不会实施什么外汇管制或者资金进出管制,而金融市场也会如常自由运作。那是你一个人说的,对吧?这是你的惧怕,而实际本身,你已经赌进去了。当你颁布“紧急状态法”的时候,“紧急状态法”下可以任意抓捕任何人,把任何资产充公的时候,这个东西已经就是这么回事。

所以这是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在10月4号宣布,10月5号实施的背景之下,“紧急状态法”不仅仅摧毁今天的香港政府,“紧急状态法”是杀掉习近平、共产党、整个利益集团的开始,是他们的死穴,这是相生相克的。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