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在北京商場,一個女子拿着美國品牌購物袋 (AP Photo/Andy Wong, File)
在北京商場,一個女子拿着美國品牌購物袋 (AP Photo/Andy Wong, File)

迎閤中共還是堅持價值觀?外企在中國大陸面臨抉擇

【希望之聲2019年10月8日】(本台記者臻婷綜合編譯)

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達里爾·莫雷(Daryl Morey)爲支持香港抗議者而發的一條推文引起中共的憤怒,因之引發的一系列事件警示着想在中國大陸做生意的外國公司,願不願意冒着隨時可能冒犯中共的風險進入中國市場,並且在關鍵時刻,願不願意放棄其價值觀來迎閤中共。

七字推特觸動中共敏感神經

莫雷在推特發了一幅圖片,上面寫着“爲自由而戰,支持香港”(Fight for Freedom. Stand with Hong Kong)。莫雷的個人舉動卻大大觸怒了中共政府,引發了對火箭隊的全面封殺。中國籃協宣佈將暫停與火箭隊的交流合作,與火箭隊有合作關係的中國企業也紛紛聲明停止合作。淘寶現在搜不到任何與“火箭隊”有關的產品。

因爲姚明此前是火箭隊球員,火箭隊在中國大陸擁有超高人氣。休斯頓火箭隊老闆蒂尓曼·費提塔(Tilman Fertitta)當天就發表聲明稱莫雷言論並不代表休斯頓火箭隊立場,並聲稱火箭隊“不是一個政治組織”。莫雷也很快刪除了這條推文,並在後續的聲明中表示,他已經重新考慮自己的立場,並強調“我的推文是我自己的,它絕不代表火箭隊或者NBA。”

NBA也在着手處理這種微妙的關係。事件發生後,NBA發言人麥克·巴斯(Mike Bass)發表英文聲明說:“我們承認,休斯頓火箭隊總經理莫雷所表達的觀點嚴重冒犯了我們在中國的許多朋友和球迷,這令人遺憾” 。而在NBA官方微博上,則出現了對莫雷發表的“不當言論”感到“極其失望”,莫雷“嚴重地傷害了中國球迷的感情”等字眼。對於中文和英文兩個版本的聲明呈現出的不同語氣,引發了美國很多議員的抨擊。

在中美壓力之下,週二,NBA總裁蕭華(Adam Silver)在東京明確表示,他認識到這條推特造成了嚴重的“經濟影響”,但是他堅持認爲莫雷享有言論自由。蕭華說,”我想作爲一個有價值觀的組織,我想清楚地表明……莫雷行使意見表達自由的權利是受到支持的。”

中共黨媒央視和騰訊隨即宣佈立即停止轉播NBA賽事。李易峯、範丞丞等衆多藝人也宣佈不參加NBA中國賽活動。

寒蟬效應

美聯社稱,中國擁有14億人口,中產階級迅速增長,經濟限制不斷放鬆,這對於尋求海外增長的美國公司極具吸引力。但是,與一個對其批評者趕盡殺絕的國家打交道,美國公司必須平衡其發展潛力和潛在隱患。

達特茅斯大學塔克商學院企業傳播學教授保羅·阿根蒂(Paul Argenti)告誡說,當公司與即將進入共產主義統治70年的國家建立關係時,公司應該知道自己正在參與什麼。阿根蒂說:“這個政權與美國不同。我們可以假裝它是一個民主國家,但事實並非如此。”

香港科技大學的政治專家戴維·茨威格(David Zweig)表示,西方政府不喜歡中國(中共)對公司的攻擊,但不太可能參與其中。因此,取決於公司自己確定處理這些情況的方向。

諾丁漢大學亞洲研究所中國項目主任喬納森·沙利文(Jonathan Sullivan)說,多數時候,這意味着面臨麻煩的公司會迅速默認北京(的說法),向他們道歉並試圖“架起橋樑”,而不是勇敢對抗。

2018年,蓋普(Gap)出了一件印着中國地圖的襯衫,但是沒有印臺灣,蓋普道了歉。達美航空,萬豪酒店和時尚品牌Zara因爲他們在網站或宣傳材料上將臺灣、香港或西藏稱爲國家,道了歉。梅賽德斯·奔馳(Mercedes-Benz)爲在社交媒體上引用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而道歉。

沙利文表示,國家和公司都因爲怕冒犯中國(中共)並受到懲罰,接受了在中國必須如履薄冰的狀態,而他們必須扭曲自己才能做到這一點。

作爲極少數能與中共抗衡的公司,谷歌在2010年關閉了在中國大陸的搜索引擎,因爲不再願意中共過濾其搜索結果中的外國網站。然而,數年後,媒體爆出了谷歌在開發符閤中共審查制度的搜索引擎的報道。這個代號爲“蜻蜓”的計劃,遭到了數百名谷歌員工的抗議。

布蘭代斯國際商學院(Brandeis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國際金融學教授彼得·佩特里(Peter Petri)表示,儘管與中國打交道有風險,但美國企業很難避開這個國家。他認爲,兩個國家“彼此之間相互的營銷和授權太多,很難長期處於孤立狀態。”

中共充分意識到自己的力量和影響。都柏林大學專攻亞洲政治與人權的教授亞歷山大·杜卡斯基斯(Alexander Dukalskis)表示,儘管只是一條微不足道的推文,但中共政府隨後的憤怒對任何想這樣做的人都產生了寒蟬效應。他說,“在這些事件中,中國(中共)政府向其他公司發出了明確的信號,即如果你或你的一位高管批評某些政策,你的公司就有可能損失鉅額資金。”

旅美中國異議人士、美國人權組織“人道中國”主席周鋒鎖告訴自由亞洲:“在這件事上,中共劫持了中國人和中國人所謂的 ‘購買力’,然後脅迫西方公司,而西方公司在這種脅迫面前沒有任何反抗能力,因爲它們是利益驅使。莫雷這件事會引發很大的寒蟬效應。中共極權對於中國人的奴役,通過商業公司開始奴役到美國人。”

美聯社稱,這麼做的後果就是,隨着時間的推移,想要與中國開展業務的公司學會了審查自己,甚至可能審查自己的員工。

最終,一些公司會發現,無論交易多麼有利可圖,可能都不值得冒着疏遠美國客戶或是激怒中共的風險,在中國開展業務。阿根蒂表示,他們必須考慮在中國的業務是否符合自己的價值觀和責任感,然後決定“願意據理力爭,還是口是心非?”

阿根蒂承認,大多數公司會選擇口是心非。

責任編輯:季雲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