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院教授孙悟湖(微博图片)
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院教授孙悟湖(微博图片)

高校学生告密成风 教授声明:不给这类学生发奖学金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9日】(本台记者刘莹综合报导)近年来,大陆高校学生举报老师的现象时有发生。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院教授孙悟湖,近日在微信群的言论,被一名叫雷振宇的学生举报及移出微信群。该事件引发热议。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院退休教授赵士林发表声明指,有学生对老师进行政治诽谤和政治告密。这是教育界奇耻大辱,如果有学生有这样的表现,不尊重老师,就绝对不能享受他出资设立的奖学金。

综合媒体报导,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孙悟湖,上周五在微信圈发表了被群主认为政治不正确的言论,遭到学生政治审查及告密事件,近日引发热议。

微信公号“晖思不可”的作者小晖本10月8日发文称,“看来现在大学老师是越来越难做了,也越来越向工具化方向发展,只能说规定好的话,不能发表自己的个人观点了,不然就要被封号,甚至有可能被停止教学。如你们所见,昨天的两篇关于阿拉善沙漠的文章都删了,既然阿拉善不让提了,那我就不提了,继续聊别的。我想跟你们大家聊一个新鲜事,中央民族大学的老师被学生给举报了,这成为中央民族大学这两天的一个热门话题。”

在微信截图中,有学生问孙悟湖教授,“怎么对政治如此感兴趣了?”希望他“不要在不合时宜的地方说不合时宜的话,不要给群主和群带来麻烦。”

孙悟湖当时在群组里表示,自己就是在担当道义、发挥正能量,对于学生的反应感到吃惊。随后,孙悟湖因上述言论,遭到学生政治审查及检举,最终被踢出学院的群组。

中央民族大学退休教授、士林奖学金出资人赵士林,10月7日发表声明称,最近学院发生了学生训斥老师、攻击老师的恶性事件。联想到很长时间以来,有学生对老师进行政治诽谤和政治告密,这是教育的奇耻大辱,是教育的最大失败。

他因此特别郑重声明,希望校方和院方能够监督,凡是不尊重老师、甚至对老师进行政治诽谤和政治告密的学生,或是攻击改革开放、宣扬极左主义的学生,都不能享受“士林奖学金”。

对于该事件,南昌学者吴巧英对自由亚洲说,一党执政的话,永远都是这样轮回,症结永远都解不开。所以路线斗争、阶级斗争永远没完没了的,就像胡适说的,民主不是多少的问题,是有和没有的问题。

呼和浩特前政治教师、蒙古族新娜对自由亚洲电台透露,她当年也曾目睹类似学生告发老师的事件,“我以前教政治时,你说话稍微‘过头’,马上就有人打小报告,这几年更是这样。”

她指,由于中国整个社会道德滑坡,以及官方鼓励学生告密,因此学校的学生根本不尊重老师,“很多老师都因此下岗,这就是中国在教育战线收紧的表现形式。”

支持赵教授的网民“跑2019”表示,现在大学老师尤其是政治历史都不敢讲什么,只能读课本,不知道是谁的悲哀。

据报,这些举报老师的学生领有报酬,“官方名称”叫做“学生教学信息员”,是中共在各校的耳目。自由亚洲报导则说,在中国高校,存在指定一些学生担任信息员,这些人是学校党政部门的耳目,充当中共的特务

前重庆师大副教授谭松曾刊文说,中国各大学的信息员让人“望而生畏”,因为他们就像是埋伏在学校里的特务,不仅监视教师,还针对性地告密

文章说,中国大学教师已到了无路可逃的地步,因为头顶上是监视他们一举一动的摄像头,讲台下则是受到被称为学生信息员的“地下工作者”监视。

近年来,大陆频频发生高校教授因言论遭受打压的事件。

今年2月,重庆师范大学副教授唐云因为课堂言论遭学生举报而被撤销了教师资格;6月,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郑文锋在课程QQ群发表一些言论,遭校方以“师德失范”行为为由,停止教学工作2年。

2018年6月,福建厦门大学经济学教授尤盛东,因在课堂上发表“偏激”言论而遭解聘。

2018年5月,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因在课堂上批评人大修宪被撤职。

2018年4月,北京建筑大学副教授许传青因被学生举报在授课中,发表“精日言论”遭行政记过处分。

浙江师范大学教授李建华表示,“一个社会如果告密者泛滥,表明这个社会已经腐烂透顶。一个时代如果怂恿告密者,表明这个时代已经黑暗至极。一个民族如果以告密为荣,形成了告密制度,表明这个民族已经万劫不复。”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