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乔·拜登在竞争2020总统大位。(AP photo/ Elisea Mendola)
乔·拜登在竞争2020总统大位。(AP photo/ Elisea Mendola)

官方透露:“电话门”举报人曾与前副总统拜登一起工作过

【希望之声2019年10月11日】(本台记者仲軒综合编译)据《华盛顿审查员》于10月10日的报导,情报局官员和前白宫官员称,与中央情报局(CIA)的“电话门举报人有“工作”关系的民主党2020总统候选人就是前副总统乔·拜登

举报人的律师说,他仅在“行政部门”工作。《华盛顿审查员》已经确定这名举报人是中情局的职业分析师,向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介绍详情后,便离职了。 9月26日,《纽约时报》报道他曾是中央情报局官员。10月4日,纽时补充说,他“曾一度向国家安全委员会详细介绍过情况”。

美国情报界的总监察长迈克尔·阿特金森(Michael Atkinson)告诉国会议员,举报人与民主党2020总统候选人有“工作上的联系”。他早些时候曾写道,虽然举报人的投诉是可信的,但他也已经显示出“有某些争议性的政治偏见的迹象……是有利于政治候选人的竞争对手的。”

中央情报局(CIA)的一名退休人员对《华盛顿审查员》说:“从我们对举报人及其在行政部门工作的了解,毫无疑问的,在拜登担任副总统时,他一定是与拜登工作的。”

作为一名在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上有丰富经验的中央情报局(CIA)官员,及在他的申诉中表现出的对乌克兰的深刻了解,举报人很可能向拜登介绍了情况,并可能在前副总统拜登的六次乌克兰访问中,陪同他搭乘了空军二号,至少去了一次那个国家。

一位前川普政府官员在不愿透露姓名的情况下讨论了情报系统的事情。他说,拜登在外交事务上的工作使他与中情局的举报人在情报局或在白宫的工作上密不可分。

这位前官员说:“与拜登一起工作后,这个人可能会感觉要为拜登做出防御,因为他觉得(拜登)被错误地攻击了。也许他甚至正在和拜登的工作人员交谈。也许是无辜的,也许不是。”

上个月,举报人指控川普总统滥用职权,要求乌克兰总统弗洛迪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调查拜登和他的儿子亨特,亨特在拜登任副总统期间曾是乌克兰布瑞斯马天然气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举报人的申诉现在处于民主党领导的弹劾质询的中心,促使川普和他的团队大喊民主党犯规。

拜登曾是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与乌克兰的“接头人”,在拜登担任副总统的八年中,曾到乌克兰进行过六次访问。这些旅行涉及听取高级情报官员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的简报和情况介绍,而其中的一些人与他一起前往基辅和其他地方。

在《华盛顿审查员》揭露了举报人的“工作”关联后,川普在推文上说:“举报人的律师,是个大民主党人举报人与我的一位民主党反对者有关联。为什么情报界检察长(ICIG)允许这种骗局继续进行?”

川普周四(10月10日)表示,他不知道举报者的身份。

在情报界总监察长阿特金森向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报告了举报人的投诉后一周,这名举报人与拜登的联系就浮出水面了。

阿特金森所说的事情被报导后,举报人的律师们立即坚称其委托人并非出于政治考虑,但他们的含糊评论却引发了人们对其身份的猜测。小心翼翼的声明并不排除举报人曾在拜登开始竞选总统之前与他合作过。

举报人的律师们,安德鲁·巴卡(Andrew Bakaj)和马克·扎德(Mark Zaid)辩称:“首先,我们的客户从未为政治候选人、竞选中心或政党工作过或提供过建议。第二,我们的客户将他们的整个政府工作都花在了行政部门的政治、及公务员职务上了。”

曾任中央情报局官员的格伦·卡尔(Glenn Carle)本人也曾举报过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收集一位美国公民的情报。但是这与现在的“电话门”区别很大。他说:“事实是,举报人跟拜登的合作,应该是作为政府的一员,而不是去迎合某个党派的政治倾向的。而假设里面存在政治动机是太草率了。”

而另一位曾经的真正举报人约翰·卡瑞布(John Caribou)在《福克斯新闻》的塔克尔·卡尔森(Tucker Carlson)的评论节目上说:“真正的举报人是要出面的,他是要把浪费、作假、滥权、或对公众、及公众的健康造成危险的证据拿出来,是要站出来作证,并接受质询的。而且他们把证据拿出来,几乎全部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的。”

他说:“这个所谓的中央情报局的举报人,是以匿名来做的,但他又不是一个必须隐藏身份的情报局工作人员,那你就不能把这个人的名字及身份隐藏起来,只是为了怕他受到困窘、或是丢脸,或是被认出来时会遇到麻烦等。那是不正当的。这个举报人,他必须站出来,到公众面前来作证,在公开的场合下作证、和举报。”

主持人卡尔森回应道:“那就很有趣了,这个人一出来,就提出指控,然后白宫就发布了他说的话了。而你在2012年也举报了,而且你作的证后来证实都是真的,但你还被关了一阵子。”

卡瑞布说:“我被关了23个月,而当时攻击我的人,现在也在攻击川普。”

卡瑞布说:“我不认为这个人是个举报人,一点都不是,它是一个匿名的消息来源,或是民主党众议员的员工吧!…就从他的律师来看吧,马克·扎德(Mark Zaid)是个中情局的内部人士,他跟中情局关系很深,他为许多中情局的人打官司,他有中情局的安全网;而如果你由扎德来帮你打官司,还说你是举报人,那你不是。”

责任编辑:杨晓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